行為

|共14篇|

投選不文明行為背後的社會控制

在北京街頭,不難看見將上衣扯上胸部、露出肚皮乘涼的大叔。「北京比堅尼」究竟是一道城市風景線,抑或是不文明之舉,每個當地人可能都有不同意見。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在內的京津冀,最近決定讓居民就「文明」與「不文明」作「投票」調查。澳洲廣播公司報道指,其實在中國式調查背後,自有一套專制社會的控制。

暴力:一種情境互動的結果

「暴力就是暴力」,在過去個多月,由 6 月 12 日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 月 7 日的旺角黑夜,甚至出現九龍灣大漢連揮 13 拳,香港充斥所謂「暴動」、「暴徒」。港人對暴力的意思似乎了然於胸,只是在現實中,暴力的出現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美國社會學家 Randall Collins 的「暴力(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以微觀、社會學的方法,研究暴力如何在社會發生,啟發讀者去了解各種暴力的性質。

人禽之辨在於何處?

人以萬物之靈自居,認為自身的行為及能力,皆在其他物種之上。但當我們發現,動物也會使用工具,有自己的潮流,甚至會享受性愛,人又憑甚麼與眾不同,凌駕於自然萬物?英國遺傳學家 Adam Rutherford 嘗試在其著作中解答。

由日式美德漸成自毀的「我慢」

即使日本的上班族如何急欲擠上車廂,也總會先讓其他乘客下車。即使是 8 年前的福島核事故,日本災民亦安靜有序地等候分配救援及物資。小至日常生活,大至生死變故,外界對日本人的印象,始終是有禮、安靜、守秩序;其背後,即為日本社群一大特徵 ——「我慢」。

最怕人逼人?科學家或許幫到你

對群眾厭惡症患者而言,長假結束可謂一種解脫,終於毋須像條沙甸魚,走到哪裡擠到哪裡。擁擠問題困擾人類甚久,但科學家如今才算稍為了解,你我在這人山人海之中,如何試圖超越對方,並從混亂裡找出方向。美國費米國家加速器實驗室高級科學家 Don Lincoln 在 CNN 撰文,指荷蘭一項最新研究有望把我們從人群中「拯救」出來。

孩子自慰是問題嗎?

假如覺得你年紀尚幼的子女在家中鬼鬼祟祟,或不時潛入房間,久久閉門不出,在某方面,也許他開始「生性」了。不過,身處大廳的父母看在眼中,卻未必倍感安慰,因為擔心孩子會否因這種秘密小勾當,有損身心健康。想跟子女討論自慰的話題,又怕尷尬,不懂如何啟齒?美國兒科醫生兼紐約大學兒科教授 Perri Klass 於「紐約時報」專欄撰文,指父母其實無需過於擔心。

to-do list:讓人本末倒置的生產力假象

精於規劃的人,可能會不斷更新他們的行程表,或每天都為自己準備一張「待辦事項清單」(to-do list),直覺認為會更有條理,提高工作效率,完滿解決日常工作。不過,有人認為 to-do list 是一個華而不實,錯誤並無法增加效率的做法,而且,更糟糕的情況下,甚至讓人們本末倒置,拖延了最需要緊急處理的工作,並提出另一套能幫助人們完成工作的思維:Hunter Method(狩獵法則)。

人的愚蠢,5 條定律便說得完

人類滅亡的原因是核爆?氣候變化?還是隕石襲地球?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史教授 Carlo M. Cipolla 卻深信,對人類生存構成最大威脅的力量,只有一個字 —— 蠢。他指蠢人有些共同特徵,譬如他們數目龐大,行事毫無理性,為他人製造問題,卻對自己沒有明顯好處,從而降低社會的整體福祉。1976 年他還發表論文,概述愚昧的 5 大基本定律。文章距今 40 多年,但內容絕不過時。

尼爾:你不乖,你不聽話

「不乖」,究竟是甚麼呢?我們有沒有帶著一點耐心,從規條、僵化的對錯標準中暫時抽離出來,以更寬廣的理性和情感,去了解孩童的內心世界之中,正在發生甚麼事情?人性中從來都有愛的存在,只是我們有多少耐性,探究孩子的想法、情緒、行為?而不是簡化為僵化了的應該或不應該?

鄭立:鐵甲威龍 2 —— 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會錯,最後會變成怎樣?

這故事裡,有一段是很有意思的,鐵甲威龍因為手段太過直接,不夠和平,惹人非議,引發一些公關風波,被電影裡的角色稱之為「公關災難」。所以公司修理鐵甲威龍的時候,為了順應社會的道德要求,在他的程式裡加了一大堆規條。要守住所有規條的結果是,為防公關災難,明明對方已經開宗明義施加暴力,不斷開槍射他時,他還試圖友善地和對方講道理,照足程序做事。

你敢關掉手機提示一整天嗎?

科技先是為我們帶來手機,然後是手機提示,將資訊和短訊不分時候地送上門。震動提示總是令我們不自覺分心,放下手上的工作查看手機,日復一日地培養慣性,結果,90% 人罹患幻覺震動症候群,平白無事都錯覺手機震動。有研究就請受驗者關掉手機提示一整天,且看 24 小時拒絕手機提示打擾有何效果。

殘酷研究:樣子如何 命運也必如何

世人經常笑中有淚的道:「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命運也必如何。」暗中諷刺大眾庸俗膚淺,單純以貌取人。近日,瑞士巴塞爾大學在「實驗社會心理學期刊」(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發表的研究,赤裸裸的指出了殘酷的現實: Your face 的確會影響 Your fate。若果你不幸被排斥、杯葛或霸凌,你的相貌,將會決定旁觀者如何對待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