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翔鐘:自由主義、威權主義還是蛋糕主義?

A+A-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接受採訪時斷言自由主義已經過時。 圖片來源:President of Russia/Twitter

今年 G20 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俄羅斯「新沙皇」普京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斷言,自由主義已經過時。他認為,當前反移民、反全球化和反多元文化主義浪潮的興起,以及民粹主義政黨在許多地方得勢,表明「威權民族主義(authoritarian nationalism)」正在贏得 21 世紀的意識形態戰爭。

自由主義是過去兩個世紀來西方世界知性、物質財富和政治制度進步的前提;西方倡導的普世價值給人類帶來了前所未見的物質和文化成就。自由民主制度下的公民不但擁有選票,不許當權者任意胡來,而且,更重要的是,享有自由和法治,擁有尊嚴,促進了社會的和諧,維持了社會的公正。二戰以來,佔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是自由民主主義,與之對抗的先有共產主義;共產主義隨著蘇聯東歐帝國煙消雲散之後,代之而起的是威權主義,尤其是威權式民族主義。

目前,這種意識形態不論在東方或西方,在發達國家和地區,甚至在發展中國家和地區,都獲得相當支持。最為引人矚目的是蘇維埃帝國解體後走上威權主義道路。土耳其亦正在由一個相對開明的國家,邁向埃爾多安的專制統治。走投無路的共產國家也轉而拿起這套意識,作為維持統治的利器。習近平無疑支持這一主張,不過,他「只做不說」,不像普京那樣誇誇其談。在國際上,普京受到西方輿論的譏笑嘲諷,批評反擊。

冷戰時期的蘇聯被人稱為「擁有火箭的上沃爾塔(Upper Volta with rockets)」(上沃爾塔是非洲一個發展中國家,現名為布基納法索)。這次普京挑起爭執,西方輿論再次用這一比喻,告訴普京,你的國家其實與冷戰時期一樣,只是擁有火箭的上沃爾塔。略有變化的是,它除了繼續擁有火箭,現在還有了網絡。而且,它的網絡不是拿來玩的,而是拿來用於攻擊對手的。這是普京敢於在國際上不時口出狂言、耀武揚威的理由。就經濟形態而言,現在的俄羅斯與蘇聯時期差不多,主要靠出口石油和天然氣過日子,總體經濟實力是全球第 12 位,只能與大韓民國比肩,而俄羅斯總人口幾乎是韓國的 3 倍。

英國保守黨政府在脫歐談判時「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姿態,被媒體諷刺為「蛋糕主義(cakeism)」。所謂蛋糕主義,類似中國人說的「魚與熊掌都想兼得(having cake and eating it)」。普京自己承認,「冷戰糟糕,但它至少有規可循;如今則是無規可循。」泰晤士報說,這是普京的蛋糕主義。你不能一方面宣告自由主義壽終正寢,另一方面,又渴望有規可循。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資深新聞評論家,曾任職 BBC,前「香港信報」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