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

|共21篇|

被高估的黑騎士:中共與亞洲的獨裁們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訪台,獲得歐盟多國力撐,德國外相馬斯更揚言歐洲不受中國威脅。有分析指,歐洲各國已調整外交政策,對華態度由過往利益導向,改為價值觀外交。另一方面,中共近年大力籠絡亞洲的專制政府們,務求建立一套能與西方陣營分庭抗禮的國際體系。可是,有研究就指,中共對這些專制國家的影響力,可能被大大高估。

【*CUPodcast】屠殺 200 萬人 興建一個共產烏托邦

歷史上的大屠殺事件多不勝數,如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盧旺達大屠殺等等。在不遠的七十年代,被左派勢力控制的柬埔寨也發過一場「紅色高棉大屠殺」。自紅色高棉在 1975 年 4 月執政起,柬埔寨在 1975 至 79 年間所經歷的「三年零八個月」,是每個柬埔寨人的歷史包袱。

乾旱加疫情,等於湄公河糧食危機

較早前的科學研究表明,過去一年,中國在湄公河上游的堤壩限制了河流流量,導致湄公河下游經歷嚴重乾旱。禍不單行,湄公河下游國家及漁農業人口,還要承受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下,受破壞的糧食供應鏈。在大米及其他主要食品價格波動之下,當地農村社區能否負擔糧食價格,漸成疑問。

東南亞抗疫之路:鞏固權力打壓異己

疫症當前,抗疫實屬必須。但當政權以抗疫為藉口,一面擴充、濫用手上的緊急權力,一面打壓公民社會,則「抗疫」可能只是幌子,建立或鞏固威權才是目的。曾任菲律賓德拉薩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的 Richard Heydarian,特別關注東南亞地區不同領導人的「抗疫」大計。

無視疫情乃獨裁者本質?

柬埔寨政府於本月 13 日同意郵輪「威士特丹」號停靠施漢諾市(Sihanouk)港口,翌日首相洪森再親自登船歡迎所有乘客,但其中一名乘客後來驗出對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有衛生官員擔心,柬埔寨已敞開家門迎來疫情。更有學者批評,洪森對疫情所作的輕率決定,反映獨裁者本質。

【武漢肺炎】東南亞佛系抗疫原因:中國

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宣佈武漢肺炎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既然疫情值得國際關注,加上鄰近中國,東南亞國家理應以積極態度處理。然而,「紐約時報」報道指,印尼、泰國及柬埔寨等依賴中國經濟及旅遊業務的國家,似乎未有特別提高警剔。

【Soul Monday】用籃球找回尊嚴

世界銀行將柬埔寨列為世界上最貧窮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該國百分之十人口有不同程度殘疾,也是全世界人均截肢人數最多的國家。即使赤柬垮台 40 年,血腥政權依然影響人民,當年埋下的數百萬枚地雷持續摧毀邊境地區,包括馬德望。不過,據國家地理雜誌報道,人道組織在當地推廣輪椅籃球,令曾絕望的殘疾婦女找回生存意義。

柬埔寨度假勝地,或是中國軍事基地?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道,柬埔寨與中國已簽訂秘密協議,允許中國軍隊於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駐紮。對此,柬埔寨首相洪森矢口否認,中國外交部則呼籲勿過分解讀。中國海軍進駐柬埔寨的說法,是否如洪森所言「憑空捏造」?或許可參考另一個中柬合作開發的「旅遊項目」。

尋找吳哥城的真正死因,關鍵在沉積物?

座落於柬埔寨西北方暹粒市的吳哥,曾是吳哥帝國首都,更是 11 世紀規模最大的城市。至 16 世紀,吳哥卻成變為一座荒廢城市。曾有考古學家認為,由於戰爭失敗導致城市突然被遺棄。但近日「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報告提出,吳哥並非一夜之間成為空城。研究分析沉積物後,發現從 13 世紀起,人們便因當地不穩的氣候、排水系統失修等原因,逐漸放棄城市。

越南原是柬埔寨的救國恩人,何以現在因中國而反目?

1979 年 1 月 7 日,越南軍隊開進赤柬首都金邊,成功從紅色高棉的屠刀下解放柬埔寨人。柬埔寨全國上下均會在當天慶祝「勝利日」,而越柬兩國多年一直在「特殊關係」中共處。但東南亞專欄作家 David Hutt 認為,中國作為柬埔寨的主要援助及投資者,已令柬埔寨倒向中國,偏離越南的趨勢日益明顯。

柬埔寨的 1,000 萬個地雷,何時拆完?

上世紀中葉起,不少國家爆發與共產主義有關的內戰,韓戰、越戰都是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相比兩地的戰事,越南鄰國柬埔寨的內戰,及其後的「柬越戰爭」相對較少被提及。然而,兩國戰爭即使已在 90 年代初告終,但對柬埔寨人來說,戰時的危害仍然存在。因為國內現時仍有數以百萬計枚地雷,在地下埋伏,仍未清除。有非牟利組織,便直接招聘並培訓當地人從事拆彈工作,即拆彈又扶貧。

當「一帶一路」進入柬埔寨:無好帶挈,只有分裂

作為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吸引中國企業投資,柬埔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合作夥伴,期望發展成東南亞商貿路線的核心地域。其中,柬埔寨唯一的深水港口都市施漢諾(Sihanoukville),短短 2 年時間,市內已隨處可見正在施工的中資建設項目,而且,施漢諾正逐漸成為下一個澳門,在「一帶一路」的背後,中國賭業或已移師到鞭長莫及的施漢諾,進行著當地無從制止的洗黑錢活動。而這股日益熾熱的黑金風氣,亦累積了當地柬埔寨人對中國企業的不滿。

護瞳行動:吳哥有微笑嗎?

柬埔寨暹粒機場,面積不很大,裝修倒十分現代化。木製的樑柱,精緻的手工藝品店,加上連鎖咖啡店,讓來訪吳哥窟的西方遊客賓至如歸。晚上在夜巿閒逛,瞥見遊客把雙腳浸進魚缸讓魚兒「吃死皮」,街角小販捧著一大盤炸蜘蛛販賣,的確有幾許東方風情。蓬勃的旅遊業讓暹粒滾燙著,但「紅色高棉」留下的陰影,只有當地人才能體會。

李明熙、Kimberlogic:霸氣遊吳哥窟

五至十月是暹粒的雨季,大雨連場,屬旅遊淡季。不少酒店為減低成本,會在淡季辭退員工,旺季再聘。要知道在柬埔寨,有工作才有生活。Park Hyatt 愛護員工,在淡季也不會辭退他們。員工對酒店有了歸屬感,對客人自然熱誠,服務水準亦得以保持。Park Hyatt 能在淡季滿客,不無道理。

李明熙、Kimberlogic:不一樣的東南亞背包遊!

柬埔寨邊境像無掩雞籠,無數的騙子希望帶你過境。因為蓋過離境印後,還要步行三百米才到泰國入境處,這路上有不少賭場會所,屬三不管地帶,騙子們會絞盡腦汁地說你的簽証不行,又會擺出接駁交通取消等理由,希望你在賭場會所留宿,撈點油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