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

|共11篇|

紅隊:當「忠誠反對派」太過受歡迎

李家超宣佈,政府會在處理大事時引入「紅隊」概念,由客觀及經驗豐富的人士扮演「對手」,檢視、評估及批評方案。政府的「紅隊」,頗有儒家士大夫向統治者進諫,助其成為更理想統治者的影子。1930 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有曾有類似甚至更徹底的「扮演對手」計劃 —— 找來好友奧克亞爾成立反對黨「自由共和黨」。不過反對黨的角色扮演實在太受歡迎,不足一年即告解散。

【斯里蘭卡破產】總統辭職,然後呢?

斯里蘭卡繼上週二宣佈破產後,週六有大批民眾包圍並湧入總統官邸。總理辦公室昨日終於確認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將辭職;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則已於上週六在 Twitter 宣佈將會請辭,於官邸短暫苦中作樂一番後,國民馬上又要面對現實 —— 無論誰掌權,國家經濟都已崩潰,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1911 年的六四:憲友會成立與晚清君主立憲夢

晚清時期,封建朝廷的腐敗無能,激起很多有志之士投身革命行列,其中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就希望以武力推翻滿清帝制,建立民主共和政府,而滿清政府最終亦於 1911 年的辛亥革命中倒台。不過,晚清末期,中國亦有另一股民主勢力,希望以憲制改革的方式,把滿清改造成類似英國、日本的君主立憲體制。1911 年 6 月 4 日,梁啓超等人就推動成立憲友會,是中國初代政黨。

陶傑:西方民主水土不服

議會民主是否要視乎每一個國家的民族性?百分之百要。印度的宗教就是窒礙,但印度沒有國家洗腦機器;中國人無信仰,卻有洗腦工程培養出來的大面積腦殘。兩皆出了幾代力竭聲嘶的知識分子,但西方的民主與中印本國的國情,均各有無法配合而難以成功之處。

選舉式威權政體:近年有甚麼國家押後了選舉?

反送中運動一日比一日激烈,親北京陣營就曾放風可能延遲原定 11 月 24 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而一班和理非政黨和市民則希望力保如期選舉,並稱之為「官方公投」;亦有人認為,DQ 過後,區選已無認受性可言,可有可無。其實過去數年,國際社會也有不少延續選舉例子,媒體間也有很多文章討論押後選舉的影響。

民粹威權主義:威權政府正在鼓動群眾

反送中運動至今,政府一籌莫展,工聯會於是要求政府推行「全城止暴大行動」,親北京陣營開始以止暴制亂為名,試圖鼓動支持者,以群眾鬥群眾的方式解決今次政治危機。其實,這種可稱為「民粹威權主義」(Populist Authoritarianism)的管治模式,已經成為一些威權政體或者混合政體的拿手好戲,透過鼓動群眾達成其政治目的。

民主化後:尼泊爾酷刑生還者的索償路

今年 10 月,習近平到訪尼泊爾,一直有傳親中的尼泊爾政府會跟中國簽訂尼國版「送中條約」,把尼國的藏族流亡者送中。可是,最後一刻,尼國民選政府拒絕簽訂。習近平訪問尼泊爾,令到這個南亞小國一度成為國際傳媒的焦點。尼泊爾曾經是南亞最後一個君主專制國家,異見者長期面對酷刑對待,在民主化後,極權下的生還者在體制中尋找空間,踏上漫長的索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