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

|共14篇|

貝魯特大爆炸後遺:幾何增長的疫情

一場震撼世人的大爆炸,令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變成頹垣敗瓦,造成至少 178 人死亡、約 6,000 人受傷。他們承受痛失親友及家園的悲痛,留下沉重心理陰影,很多人的眼睛、動脈、筋腱和神經,還遭受不同程度的割傷。在這身心受創之時,當地更面臨武漢肺炎全面擴散的危機。三重打擊下,貝魯特人要如何挺過去?

黎巴嫩問題,根源是真主黨?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大爆炸,觸發反政府示威活動,今年初才接過總理一職的迪亞布本週一率內閣總辭。然而,總理辭職是否足以平民憤?有學者認為,黎巴嫩人最渴望或最需要的改變,並不是換個政府了事。只要真主黨(Hezbollah)的精英階層繼續掌握其他機構的權力,一切制度都不會改變。

為免積蓄變廢紙,黎巴嫩人買樓買車買雕塑

「港版國安法」殺到,不少人怕港元隨時淪為廢紙。想要保住身家,除了兌換美元,或許還可向黎巴嫩人取經。眼見國家深陷金融危機,黎巴嫩鎊插水式貶值,物價直線飆升,他們為免畢生積蓄化為烏有,紛紛拿錢去買跑車、滑雪小屋甚至貴價藝術品,以投資作保值,意外帶動奢侈品及房地產市場。

吶喊

“My fiery protest is simply the cry of my very soul.”
— Émile Zola, French novelist and political activist

我激烈的抗議,只源於內心深處的吶喊。
— 埃米爾.左拉(法國作家及政治運動參與者)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黎巴嫩財困,種大麻救國?

在黎巴嫩東部敍利亞邊境,有一片肥沃土地名為貝卡谷地(Bekaa Valley),當地人一直在此公然種植大麻,換取富足生活。他們甚至擁有龐大的私人軍火,使貝卡儼然法外之地,縱使政府嘗試打擊當地的大麻產業,往往亦只是徒然。不過,在國家財政緊拙下,黎巴嫩政府正準備考慮允許種植藥用大麻,創造經濟成果。

Live Norish:人權的珍貴

瑞典電影 Zozo 講述 1975-1990 年間黎巴嫩內戰演變成民族和宗教的屠殺。一個 10 歲的小男孩 Zozo,家鄉戰火不斷,Zozo 一家為了躲避戰火,準備去瑞典和爺爺共聚天倫,遠離防空洞的生活。作為 2006 年北歐理事會電影獎得獎作品,並無矯情造作的情節,如此寫實也許因為是導演的自身經歴。

宣明會:孩子,別哭!

自 2011 年衝突爆發至今,已有 480 萬敍利亞人成為難民,1,350 萬人急需救援,是「當今全球最大人道危機」。今天(9 月 21 日)是「國際和平日」,縱然我們無法終止一場場無情的衝突與戰爭,卻可以為戰火中的兒童盡一分力。願我們一同記念每個仍然身陷戰火、歸家無期孩子。

宣明會:誰可理解的人道救援工作

1996 年我首次接受宣明會的委派進入盧旺達,旅程中我看到更多恐怖不公的事情,但我也看到一絲曙光。宣明會在應對人們的即時需求的同時,將重點放在和平與復和上。點滴匯川,寬恕和悔改在盧旺達全國伸展。

伊拉克人:請獨裁時代重來

英國調查伊拉克戰爭的 Chilcot Report 終於面世,報告指下令出兵的時任首相貝理雅,對此戰有「無可推卸的責任」。貝氏表示對出兵造成的錯誤「難過、後悔和抱歉」,但強調只想解放伊拉克人民,更指若沒推翻薩達姆政權,伊拉克會比現在的敍利亞更差。但當地人 Kadhim al-Jabbouri 直罵貝:「你就是騙子﹗」更寧願獨裁再來,也不想活在當下,雖然他就是當年推倒薩達姆銅像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