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

|共29篇|

太監攝政與專橫女王:托勒密埃及如何走向滅亡

某些古王國有攝政(Regent)之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君王無法履行職務時,會代為處理國政。在埃及托勒密王朝末段,就曾有一位宦官位居攝政,敗壞朝綱,誘發內戰,捲入羅馬的權力鬥爭,最終托勒密埃及在克麗奧佩特拉七世自盡後被羅馬吞併。那位宦官名為波提紐斯(Pothinus)。

埃及手信,埃及製造

旅行購買紀念品時,總希望購得當地製造的高質產品。有見及此,埃及的紀念品製造商正密鑼緊鼓準備「埃及製造」的精緻金字塔、圖坦卡門面具、娜芙蒂蒂(Nefertiti)胸像複製品,寄望在當地旅遊業復甦後售予有要求的旅客,並能靠著品質贏得口碑。

航運業黑幕:長賜號船員仍然被埃及扣押

長賜號擱淺蘇彝士運河事隔近 3 個月,早就不受國際傳媒關注,但原來埃及仍然扣押貨輪與船員。有智庫機構研究員提醒,如此有違人權的待遇絕不罕有,每當船東與當地政府無法化解分歧,貨輪與船員往往淪為人質,扣押時間可長達數年,為航運業鮮有人關注的黑幕。

埃及考古新發現成旅遊業新曙光

埃及古代歷史遺蹟引人入勝,但當地多年前受政局不穩及恐怖主義影響,旅客一直卻步,旅遊業直到近年才有起色,但去年又適逢疫症大流行再受打擊。不過,疫情並沒有令當地停下考古及翻新工作,考古人員更在這段時間挖掘出更多重要古蹟及文物,為埃及學(Egyptology)提供具價值的歷史資料外,當局及旅遊業人員更希望未來會因此吸引更多遊客前來。

因戰爭被堵塞的蘇彝士運河,曾是各國船員同樂之地

台灣長榮海運大型貨輪「長賜號」在埃及蘇彝士運河擱淺,堵塞了這條連接地中海及紅海的交通要道,現時其南北兩邊共有過百艘船大排長龍。在 50 多年前,運河亦曾因埃及與以色列的「六日戰爭」(Six-Day War,又稱「第三次中東戰爭」)而遭堵塞,當時 15 艘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船被困河上 8 年,它們因承受埃及風沙吹襲而被稱為「黃色艦隊」(The Yellow Fleet),船員更在此期間自成一國。

曲髮無罪:埃及青年的「自然捲」革命

長久以來,埃及社會崇尚傳統西方美學,認定只有直髮才是整潔好看,自然捲則被貶為「老土」兼「邋遢」。不甘順服的年青男女,近年開始搞起「髮型革命」,特別在城市地區,曲髮者陸續湧現。在這個自由備受打壓的國家,擁有一頭忠於自我的「亂毛」,被視為對保守常規的無聲反抗。

檢測不周、景點放題:埃及「積極」抗疫

埃及返港旅行團再新增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與此同時,有來自美國、德國、加拿大、法國、希臘遊客,同在埃及受感染,德國 60 歲遊客更成為當地首宗死亡個案。隨著埃及確診病例不斷增加,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倍受關注。就旅客親身所見,官方的病毒檢測未有涵蓋所有人,或有漏網危機。埃及人則對政府處理疫情缺乏透明度表示擔憂。

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當人民對政權不滿,走上街頭抗爭,獨裁政府很多時會訴諸暴力,血腥鎮壓人民反抗的聲音。2019 年,香港人便飽受了超過半年的警察暴力,而世界多國也烽煙四起。獨裁政權的法寶,除了槍炮,還有文宣機器和媒體審查,用以作思想箝制。由於單憑血腥鎮壓,很快便會民心背離,獨裁政權會以各種措辭,美化暴行,凝聚民心。過去不少社會科學學者,便剖析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埃及截查市民手機,打壓網上異見抗爭

埃及演員穆罕默德.阿里(Mohamed Ali)早前於網上告密,指控總統西西及其親信貪污歛財,引發大批埃及人上街示威,要求西西下台。當局為打壓異見,至今拘捕逾 3,000 人,近日更加強箝制網絡言論,隨機截查市民的手機等電子產品,甚至要求查看社交媒體帳戶,被指侵犯私隱,激起民憤。

埃及罕見示威,由前演員開始

上週五起連續兩晚,數百名埃及人走上街頭,要求總統西西下台。小規模示威在全國多市爆發,屬近年大力鎮壓異見人士後,難得一見之景。尤其是當人民湧至開羅解放廣場,彷如「阿拉伯之春」重現。但這次運動並無「大台」,群眾僅是響應一男子的網上號召。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埃及雕像爛鼻的文化淵源

一件古老之物在歷經千百年後變得磨損,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大多數古埃及藝術作品,在它們被發現之前,都已經有所損毀,而背後顯然有著前人束意破壞的企圖。爛鼻的源頭,想當然連結到千百年間無數政治、宗教和個人動機。但最大的疑問莫過於,為甚麼偏偏是鼻子?

尼羅河之水:一瓢風靡歐洲的淡綠色

19 世紀歐洲曾經對東方文化心蕩神馳,藝術家與建築師紛紛依據想像創作理想的東方,一種名叫「尼羅河之水(Eau de Nil)」的淡綠色,此時乘著歐洲的埃及熱潮風靡上流社會,主導設計潮流。美國作家 Katy Kelleher 指出,這種淡綠色並非源自尼羅河,又與埃及沒有實際關連,它究竟是從何而來?

任何一代「埃及妖后」都是經典,除了史實那一位

回顧過去數十年的西方影史,在璀璨的荷里活黃金時代,誕下了歌羅德高露拔、慧雲李和伊莉莎伯泰萊這樣的絕代影后,她們都有一個共通點:扮演過埃及妖后 —— 充滿謎團的埃及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王克麗奧佩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然而,真正的克麗奧佩特拉或完全不像電影幾十年來所描繪的尼羅河美艷女神,而是一個「大鼻子、薄嘴唇和尖下巴」的女王。

異見記者失蹤:伊斯坦堡還是中東流亡者天堂嗎?

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日前於伊斯坦堡人間蒸發,懷疑已遭殺害,視他為眼中釘的沙特王儲,則被指為幕後黑手。雖然 Khashoggi「自我流放」的定居地為美國,但像他這樣來自中東的異見人士和流亡分子,多年來湧至這座土耳其最大城市。如今 Khashoggi 失蹤,對於這些「有國歸不得」的人,此事構成多大威脅?

拉鋸多時,尼羅河「水戰」危機順利解決?

埃及一直對埃塞俄比亞計劃興建的巨型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感擔憂,擔心大壩會減少其國境內的尼羅河水資源。由此一條貫穿多國的河流可能會引起戰爭,但若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所以在開羅的雙邊會議上,兩國都試圖消除這種對「水戰」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