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

|共9篇|

Moyashi:我不是說你歧視,而是說在座各位都是歧視

文化表象可以涉及歧視,但不能忽略語境,更不能無窮無盡的追溯式審判。無視結構性因素,完全抽空社會與歷史語境解讀符號,就會成為「飲管代表父權壓迫」之流,也會將所有人歸類成「潛意識」的歧視者。更荒謬的,是用今天的標準「禁言」過去的人,有如穿越式故事中,用當代道德價值批判中世紀文明異世界的情節。

紅眼:W 與角木肇(上)

在 1995 年開播的電視版,五大主角機最初由高達系列的「親生父親」大河原邦男(Okawara Kunio)設計,至於 OZ 的機設,則由後輩角木肇(Katoki Hajime,簡稱 KA)負責。歷年以來,五台高達最多人談論,亦有過大河原邦男和 KA 版本之分,雙倍的主角光環下,斯人獨憔悴的反而是最初由 KA 負責的 OZ 機體。

Moyashi:如何進化成新人類

富野描寫舊人類透過進化成新人類而克服自私與誤解的戰爭;長谷川則描寫多元社會的發展,淡化了新舊人類意識形態與種族間的衝突。這對「新人類」理解的分別,造成富野與長谷川故事間的鴻溝,也是製作動畫時難以統一的價值觀,或者這種分歧就是富野命題的最佳體現。

鄭立:點解我支持黃潤發領導香港統治地球?

黃潤發在故事裡雖然是反派,為了勝利和保存自己繼續統治地球的權力,而不擇手段,不惜啟動惡魔高達。但看設定的話,他是唯一一個在衰敗的地球中,恢復了香港繁榮的人,也因為香港是唯一一個根植地球、而不是宇宙的政權,所以地球在香港的統治下,才沒有被宇宙剝削得那麼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