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

|共15篇|

綠色和平:政府小修小補空氣質素指標 罔顧公眾健康

香港的空氣看似不俗,惟一切其實只屬假象。「香港空氣質素指標」是法定標準,政府有責任確保各種空氣污染物的濃度達標。但原來即使達標,也不等於香港人正呼吸清新的空氣。因為政府退而求其次,現時最嚴謹的準則乃世衞指引,而香港政府對於部分空氣污染物卻採取較低水平的標準。本地法例規定政府須每隔 5 年檢討空氣質素指標,今年正值檢討年,政府應把握機會為著市民健康,提升香港空氣質素至國際水平。

只顧活在當下,正是對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

人口老化、環境污染、核武危機…… 這些問題均足以禍延後代。但說到為未來著想,從今起採取行動,很多人總會推諉說「而家都未顧得掂」,甚至揚言「話唔定到時地球已經毀滅」。但英國廣播公司網站中 BBC Future 的總編輯 Richard Fisher 引述多方專家及研究警告,這種只顧活在當下的短期主義,正是對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

包大人:土地大辯論的公關

特首林鄭月娥兩周前推出土地新政策「娥六招」,即當全城焦點,眼球都放在特别折扣的居屋和大規模填海身上;反之那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諮詢,被公眾不聞不問,做了大配角。這場諮詢,罵聲四起,不但無法凝聚主流意見,更處處撩起火頭,使土地發展政策走上了歪路。

包大人:說故事的軟硬兼施

做公關,其實是說故事,當中最難說的故事,是複雜沉悶但又非常重要的社會政策倡議。最好的故事,猶如夾心餅,外脆內軟;政策倡議,也要做到這點,對記者大眾來說才是可口美味,容易入囗。要推動倡議一個社會政策,必須先勾勒出要說的故事,然後循著故事細節慢慢帶到政策的中心訊息。

包大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

倡議式公關是一門學問,壓力團體要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同時,態度可不能過分強硬,不然就會被標籤為反對派,到時候想跟政府好好的對話可難了。包大人一向認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力度要恰到好處。太用力的話,對方會痛;相反,太溫柔的話,大概連搔癢也談不上。適當的按到對方有感覺,那就足夠了。

政治勢力:大自然

“Whether we and our politicians know it or not, Nature is party to all our deals and decisions, and she has more votes, a longer memory, and a sterner sense of justice than we do.”
– Wendell Berry, American writer
不論我們和政客知不知道,大自然都有參與我們的政策與決定,她擁有比我們更多的投票權、更長遠的記憶以及更嚴格的正義。
– 溫德爾貝瑞(美國作家)

Chester Ho:科技發展追落後需要甚麼?

政策到底是離地還是高瞻遠矚,並不難分。政府有沒有花心思去理解社會的定位,評估政策是否可行,大家很容易就可以知道。相比房屋、交通、醫療等牽涉民生和大量既得利益者的範疇,科技政策的爭議性一向較低,亦因此有較大的空間多做嘗試。但在科技發展方面,香港絕對是在追落後。

只講清規,孕育無知及無情

「經濟學人」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關於越南及埃及的報道,也是關於人之大欲。越南政府生育及教育政策落後,政策愈定愈錯;埃及則因為政治原因,力推宗教道德運動,更落力消滅本來就稀少的人性,尤其是女性的,快樂……要這些地方的人不狂燥,又真的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