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W 與角木肇(下)

A+A-
「新機動戰記高達 W 外傳 G-Unit」中的雙子座高達;圖為 Gundam G-Generation Cross Rays 遊戲畫面。

承接上週,雖然著名機械設計師角木肇(KA)在「新機動戰記高達 W」留下一個不完整的星座系列,不過,往後 W 系列的眾多外傳派生作品,卻以不同形式對此作出補完。譬如說,緊隨 W 電視動畫版,於 1997 年開始連載、由時田洸一(ときた洸一)執筆的外傳漫畫「新機動戰記高達 W 外傳 G-Unit」,其主角機就是 OZ 軍團秘密開發(但沒有在正傳登場)的另一星座系列,「一式兩份」的雙子座高達(Gundam Geminass)。

設定於同一時空、但劇情關連不大的外傳故事 G-Unit,坦白說,整個故事其實都是左抄右抄,似同人作品居多,純粹挾著 W 電視動畫的極高人氣而受到注目。故事平庸,唯一可取應該是其機設,它與 W 正傳動畫風格截然不同,撇除時空設定,基本上是另一套全新的高達作品。皆因負責 G-Unit 機設的人並非 KA,翻查資料應該是阿久津潤一,即是後來替「機動戰士高達 SEED」及衍生作品「機動戰士高達 SEED Astray」等系列負責機設的設計師。

延伸自大河原邦男的「F90 構想」,於 SEED 和 SEED Astray 系列大行其道的更換模組設計,其實早在 G-Unit 時期,雙子座高達已有過一次先行試驗。可惜此系列的幕後生產財團 Bandai 一直棄置這條 W 支線,除了連載期間出過廉價版模型(分色問題嚴重,而且根本企不穩),近廿年來都再沒有推出後續產品。直到近半年,G-Unit 系列才得以重光,最主要是因為(創意見底的)時田洸一重新執筆連載名為 G-Unit OG 的番外篇漫畫,完全是出於商業考慮,雙子座以外原來還有三號機、四號機。值得期待的倒未必是狗尾續貂的新故事,但當年 G-Unit 的同系機體則有可能受惠,推出更為精細的復刻模型,相信老粉絲們涕淚縱橫。

言歸正傳,就在 G-Unit 開始連載的 1997 年,其實 KA 亦正忙於替 W 的劇場版後傳「無盡的華爾茲」進行機設,包括重新設計五部高達主角機。而巧合地,後傳跟外傳某程度上鬧出了雙胞胎問題。G-Unit 故事提到,雙子座二號機被擊毀之後,殘骸被 OZ 軍方回收,繼而改造成可變形機體蛇夫座高達(Gundam Aesculapius)。然而,由 KA 擔任總設計的「無盡的華爾茲」,同樣亦出現一部新的雜魚機 Serpent(官方解作蛇夫座,實為與蛇夫座相連的巨蛇座),是巴頓財團為實行第二次「流星作戰」而開發的次世代量產機體。如果兩者有關,那還解得通,但很明顯只是兩部創作年份相近的作品,同時延伸發展 OZ 星座系列的概念,結果撞了機設,亦可見這個系列的設定向來都雜亂無章,不太嚴謹。

W 外傳漫畫 Battlefield of Pacifists 的天蠍座機體;圖為 Gundam G-Generation Cross Rays 遊戲畫面。

同樣在外傳作品中登場的,還有來自 W 外傳漫畫 Battlefield of Pacifists(同為時田洸一執筆)的天蠍座(Scorpio)。根據故事設定,名為天蠍實則門口狗的巨型機體,是 OZ 為了保護 MD 生產工場而製造的特別規格守衛機,但這部設計意念來自處女座(Virgo)和高達艾比安(Gundam Epyon)的後繼機。雖然填補了星座系列的缺塊,卻並非出自 KA 手筆,而是石垣純哉的追加設計。

其實 KA 的星座系列構想頗為精彩,本身應打算遍佈 OZ 組織的各個軍事領域,由地面到宇宙、水陸兩用,甚至無人操作,後勤支援,而且不只機動兵器。在電視動畫版末段登場的天秤座(Libra),是一艘由四個菱形結構組成的宇宙戰艦。

不過,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關於 OZ 的人馬座設計圖。有傳是在 2010 年開始連載的後傳小說「冰結的淚滴」裡面,成為了月面戰艦的名宇,另外還有名為半人馬座的同系戰艦。可能要找個時間好好拜讀。

系譜殘缺、雜亂,而又經過不同單位補筆的 OZ 星座系列,或許都是 KA 今日盛名背後一段可圈可點的小插曲。無論是作品中負責機體設定,還是作為模型商品有如「點石成金」的著名監修者,KA 無可否認是高達系列中最為重要的設計師之一。「無盡的華爾茲」被公認是 KA 最重要的代表作,說他「點石成金」並無誇大,甚至是有點諷刺意味的。由他為這部 OVA 及電影重新設計的五部高達主角機,其實只是在大河原邦男的原版之上作出少許修改,加重機體的視覺風格。然而,論華麗指數、受歡迎程度,「無盡的華爾茲」的 KA 版都遠遠超越大河原邦男在電視版的舊機設,尤其是有「天使高達」之稱的主角機,難以否認它是高達 40 年歷史以來,繼元組高達 Rx78-2 之後最成功的單一機體。

但同時,「無盡的華爾茲」的成功亦暴露了 KA 擔任機設工作的一些缺陷。太過擅長經營商業風格的反面,是一個被商業市場誤了才華的設計師。為「無盡的華爾茲」重設的五部主角機雖然極盡華麗唯美,個性鮮明,但在偏向「真實系」的高達作品中,天使翼、小丑面具和死神鐮刀,其實都太過誇張奇幻,時日一久便覺得媚俗,後來重看幾遍已覺得不耐看了。尤其於科幻和軍事之間的平衡,反而不及電視動畫裡面,由他和大河原邦男分工設計的舊版機體。

OZ 零號機多魯基斯;圖為「新機動戰記高達 W」動畫劇照。

廿多年後,回顧這部作品,KA 設計得最好的機體,肯定不是「無盡的華爾茲」重新設計的五部主角機,更不是畫蛇添足為新版漫畫「敗者的榮耀」推出的改版,反而都在最初的電視動畫版。正宗出自 KA 之手的星座系列,簡潔美觀,而且恰到好處地貼合星座元素,其實比「無盡的華爾茲」的商品化誇飾耐看。在此之上,更精彩應該是一紅一藍、靈感來自日本風神和雷神的 Vayeate 和 Mercurius。這個最強之矛和最強之盾的組合,才是真正集合實用與設計概念於一身的軍事機械設定。而細數 KA 為這部作品留下的美麗之最,若然在「天使高達」以外另有選擇,個人認為正是五部高達機體和星座系列的原型,OZ 的零號機,仿中世紀騎士為設計靈感的多魯基斯(Tallgeese)。背著一對巨型推進器,左手圓盾,右手一把激光劍、一把杜賓長槍。乾淨俐落,優雅的極致,更符合 OZ 統帥所迷戀的貴族風尚。十多年後,在「敗者的榮耀」裡面為了讓多魯基斯能夠在宇宙作戰,特意修正設計,加了一對華麗的飛翼和其他裝飾,完全就是 KA 於商業主導下自毁經典的最佳例子。

殿堂級的 KA 並不是無法勝任踏實而顯露創意的設計,但偏偏因為太輕易就能做到一些贏到掌聲和名氣的商品化設計,捨難取易,未必會花費心力再度投入吃力不討好的新設計,例如 OZ 星座系列這個欠缺商業價值的雜魚機軍團。受商品市場影響,從來都是設計師的悲哀,按照星圖設計得再獨特,都不及在高達後背插上一對翅膀,或者在胸口繡一個骷髏頭。

到底有生之年會否等到 KA 重新光復這個並不完整而又不太有商業價值的星座系列呢?還是這個亂七八糟、由無數人各自填補的系譜,反而更有歷史意義呢?生於 80 後,廿多年來等待不果的事情很多,想來也不差在這一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