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W 與角木肇(上)

A+A-
LINE 遊戲「高達大亂鬥」中,主畫面除了著名的高達外,還有人氣略低、於「新機動戰記高達 W」出現過的水陸兩用敵機,紅白配色的 Cancer;圖為遊戲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LINE Game

疫症肆虐,尤其醫療口罩存量不多的,還是躲在家裡吃喝、工作和打機好了。當年風靡一時的轉珠熱潮過後,本已甚少接觸手機遊戲,直至近期,家裡寫作顯然特別不上心,終於有個藉口找些手機遊戲來打發時間。其中一個是不需要動腦筋,而且推出多時,已不用課金就能暢玩的「高達大亂鬥」。要說的當然不是遊戲好不好玩,而是在遊戲的主選單畫面,明明是高達系列作品,擺在封面的除了有幾部著名的高達,有「龜霸」的吉祥物版「熊霸」,怎會還有一隻紅白配色,好像「妖怪手錶」跑出來的生物呢?

實在才疏學淺,霎時間想不起是哪一部高達作品的「角色」。玩過遊戲,才恍然大悟,是在「新機動戰記高達 W」出現過的水陸兩用敵機(「水產」機體全部似生物,應該是高達系列 40 年歷史的傳統?),正如機體附上的兩隻巨鉗,機名就叫 Cancer(巨蟹座)。

在「新機動戰記高達 W」中,高達五子最為人熟悉;圖為動畫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AQUA/Twitter

在 W 的世界裡,五個來自不同殖民地的少年,各自駕駛高達來到地球,初衷一致,就是消滅地球聯邦的特務機關 OZ,扭轉各個殖民地遭武力管治的局面。相對高達五子的「流星行動」,敵對勢力 OZ(Organization of Zodiac),即「黃道十三星座組織」(以 W 的設定應該計及蛇夫座)。提起 W 的機體設定,通常會聯想到為人津津樂道的高達五子,而且更有兩個「平行時空」。在 1995 年開播的電視版,五大主角機最初由高達系列的「親生父親」大河原邦男(Okawara Kunio)設計,至於 OZ 的機設,則由後輩角木肇(Katoki Hajime,簡稱 KA)負責。不過,其後於 1997 年發售的 OVA 版、翌年公映的後傳作品「無盡的華爾茲」,以及相隔多時於 2012 年重新連載的漫畫「敗者們的榮耀」(直到去年才完結),便改由 KA 擔任總設計,重設(實際上只是重新包裝)五大主角機。因此,故事雖有連貫性,機設卻是兩個「平行時空」。歷年以來,五台高達最多人談論,亦有過大河原邦男和 KA 版本之分,雙倍的主角光環下,斯人獨憔悴的反而是最初由 KA 負責的 OZ 機體。

既以 Zodiac 為組織之名,OZ 的機體確實是以眾多星座或古代天神來命名,按道理應該有齊黃道十三星座的機體,但當年 KA 實際上並未交出完整的機設名單(有人認為是他起貨太慢,追不到電視動畫的進度)。總之,OZ 的星座系列,沒有像「聖鬥士星矢」那麼齊整有序,然而沒有完成的星圖任務,在 W 的電視動畫和電影極受歡迎,連帶的商品效應下,往後的 W 系列外傳漫畫、派生小說、電玩等等,叨光之餘,亦有嘗試作出補完。當然,那只是按照原初設定的續筆,非出自原設計者 KA 之手,以一個機設系列來說,設計風格既不統一,連機體規格亦很混亂,不過又因此令 OZ 這個不完整的星圖系譜變得相當有趣。

OZ 體系的機體「力傲」;圖為「新機動戰記高達 W」劇照。

作為 OZ 最形象鮮明的代表,是故事早期已登場的量產型機體力傲,即是獅子座(Leo)。這可謂 W 世界的「渣古」,亦是 OZ 經典雜魚機之一,最初為地上戰機體(配合獅子的形象),後來再衍生出重炮版、宇宙戰、偵察專用機不等。在力傲身上,明顯看到 KA 為 W 敵機系譜獨創的一大設計,就是將過去一眾高達作品的「單眼」敵機傳統慣例,改成俗稱「電視機」的「四方眼」設計,亦以此作為整個 OZ 軍團的標記。

與獅子座一同在故事初期登場的,還有空戰版本的雜魚機航空力士,即白羊座(Aries)。另外還有一款後方支援專用半坦克機體,取名山羊座(Tragos),那很明顯,因為山羊座是來自希臘神話中,上身是羊、下身是魚的牧羊之神。至於剛才提到的巨蟹座和雙魚座(Pisces),顧名思義是兩款水陸兩用的機體,不過本身對此無太大印象,參考網上資料才知道的。

到故事中後期,為配合戰場移師宇宙,可無人駕駛的變形機種特拉士,即金牛座(Taurus),就代替了力傲成為 OZ 軍團的主力。其變形結構令人摸不著頭腦,純粹正面朝下就是戰機模式,戰鬥力雖然有限,但可以由駕駛員或電腦操控,是 OZ 演變成後期以機動人偶(Mobile Doll)無人駕駛為戰場主導前的過渡性機體,跟力傲一樣,隸屬不同組織就有不同配色,而最出名應該是 OZ 和山克王國的一黑一白版本。

高達五子的剋星,開發中的機動人偶 AI 驅動機體「處女座」比歌;圖為「新機動戰記高達 W」劇照。

特拉士之後,變態程度連高達五子都應付不來的機動人偶 AI 驅動機體,名為比歌,即處女座(Virgo)。原版故事已有初代比歌和進階機體比歌 2 型兩種,其後在外傳和延伸小說作品相繼出現 3 型和 4 型,亦是 OZ 的終極雜魚機。比歌配備了稱為「反射磁鼓」(Reflector Drum)的磁浮圓盤,可以組成自動抵消遠距離鐳射攻擊的「行星防禦系統」( Planate Defencer),相信 KA 心底裡很討厭處女座,故事中比歌正扮演著剋制一眾主角、最難纏而且最無人性(因為是 AI 程式)的敵方機體。

於電玩遊戲初次亮相,處女座比歌的「剋星」水瓶座高達;圖為 Gundam G-Generation Overworld 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Danikk04/YouTube

處女座是高達五子的剋星,但處女座都有剋星。因應比歌而來的,是正傳故事沒有出場,卻在電玩遊戲 G Generation F 初次亮相的水瓶座高達(Gundam Aquarius)。水瓶座高達於往後的同系遊戲中,都不時以原創機體出現,這完全是針對比歌,應該說是「行星防禦系統」而開發的高達。按照設定,它是 OZ 統帥杜魯斯被軟禁期間,秘密製造高達艾比安(Gundam Epyon,舊譯惡魔高達)之際一併開發的姊妹機,所以出廠編號相連,外型同樣凶惡。當然,於電玩遊戲登場的水瓶座,並非 KA 出品,而是另一設計師石垣純哉(Junya Ishigaki)所作(事實上,高達艾比安本身亦是大河原邦男的設計,到「敗者們的榮耀」才交由 KA 重設),跟其他 OZ 星座機體甚至五大主角高達的外型都相差頗遠。當年水瓶座在遊戲中以特殊原創機體的身份亮相,可謂出盡風頭,事關比歌的「行星防禦系統」忠實呈現於電玩遊戲,同樣極難應付,以雷射槍為主要兵器的主角機體,幾乎武功全廢。有見及此,水瓶座設定為內置病毒程式,能夠入侵人工智能,令機體附近的比歌無法啟動「行星防禦系統」,是過關必備。這個設定,直到去年推出的 G Generation Cross Rays 都繼續保留。其貌不揚的水瓶座,無疑是 W 世界周邊的一部經典設計,也是 OZ 星座系列之中少數的高達機體,也意味著這個 KA 遺留下來的殘缺星圖,有不同衍生作品來摻一腳,各自各精彩。

比水瓶座高達出名得多的另一部星座系列高達機,其血統也相對純正一些,是來自 W 外傳漫畫作品的主角機,雙子座高達(Gundam Geminass)。下週再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