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蔚澄

|共11篇|

【KODW】善用科技與數據 構思人性化設計 成為品牌新力量

為蘋果公司專賣店設計零售體驗的體驗設計公司 Eight Inc.,香港首席總監 Chris Dobson(戴革思)將於 KODW 的論壇,分享其對體驗設計及實體零售的看法。他表示,如要在此把是次演講的重點扼要地說出來,科技並非唯一的答案。其實一切要回歸至客戶,確切了解用家的需要,從而設計出人性化的體驗,運用科技或數據只是為了提升用家體驗而已。他笑言,這聽起來很像很簡單,但現今不少大企業正缺乏這樣的觀點。

【KODW】冥想應用程式 Headspace 學正念紓壓提升身心健康

手機應用程式如何助人進入冥想狀態,尋找自身平靜,達至身心健康?Headspace 首席產品設計師 Vicki Tan,致力設計一個與冥想和正念有關的產品,希望以行為科學及設計研究的方法,設計出一個能幫助用戶提升健康和幸福的嶄新體驗。

【法國五月】紀實攝影師 Willy Ronis 以心捕捉巴黎的每個瞬間

羅尼的作品紀錄了巴黎浪漫與平實的一面。這次的「法國五月」藝術節其中一個節目,便是由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及香港法國文化協會聯合主辦的「維利.羅尼的攝影之旅 —— 從巴黎走到威尼斯」攝影展,讓香港市民一睹大師以黑白照所紀錄、每個不期而遇的瞬間。

【專訪】平面照片現浮雕美 Fotomo 紀錄香港點滴故事

我們以照片記住美妙、珍貴的剎那。若要更具體,可以怎樣呈現,才能讓人震撼,甚至有親歷其境的感覺?葉家偉(Alexis Ip)於 2004 年開始以 Fotomo 創作,砌過藍屋、西洋菜街、香港小店、攤檔等,作品「藍屋」及「舊記憶」入選 2005 香港藝術雙年展;攝影浮雕「香港影像:花園街」獲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 2009。由平面照片到立體影像,賦予照片新的生命力。他說:「慢慢我發現這(Fotomo)與香港的歷史或社區有關係…… 真的好唏噓,一切變化得很快。」

【專訪】由繪本到大型畫作「失眠系列」 香港藝術家 Oldflower Ali 的理性與感性世界

Oldflower Ali 繪本內的角色頭大大,眼睛細細的,小巧玲瓏,予人可愛的感覺,不用「可愛少女風」來形容,也不知該用何種詞彙。可是,2017 年於 Adffordable Art Fair 內 Kubrick Artpick 展廳內展出的作品,內容與畫風卻與繪本迥異。他笑言:「這個畫作系列我自稱為『失眠系列。』」為何會由繪本的「可愛少女風」轉而創作大型畫作的「失眠系列」?

色彩背後的縮影:俄國油畫中的「斯國斯民」

想了解俄國油畫的魅力與歷史,不一定要千里迢迢到彼岸。澳門藝術博物館現正舉行「斯國斯民 —— 俄羅斯國立特列季亞科夫畫廊精品展」,展出特列季亞科夫畫廊由 18 世紀末到 20 世紀中葉的珍藏,合共 70 件油畫和雕塑作品;展覽分為 3 個時期,從而了解俄羅斯的主要藝術風格及箇中演變。

富商後代的他們,何以把逾 10 萬件藏品的藝術館獻給政府?

18 世紀前,藝術收藏及展示主要限於貴族、統治者等私人享受及作消遣娛樂。18 世紀後半葉才開始有貴族把私人收藏開放參觀。然而,俄國卻有一個由商人之力而成的畫廊,他們更希望讓公眾共同欣賞,最後畫廊漸變為國家美術館,成為了俄羅斯國立特列季亞科夫畫廊(The State Tretyakov Gallery)。

【DFA 設計獎】The Textile Atlas:連結民間布藝與世界的地圖

各國與民族也有其獨特的紡織技藝,怎樣才可有效地保存及讓更多人理解當中價值?The Textile Atlas 是一個紀錄民間布藝的資料庫,這個地圖反映各地民間布藝及工匠的故事,計劃創始人 Sharon Tsang-de Lyster 希望以此為商界、學術界,甚至大眾提供免費的網上資源,把各持份者與工匠連結起來,從而提倡「可持續時尚」及「道德採購」。

【華語紀錄片節】倒數 3 年的「再會馬德里」:直視最真實的自己

在忠於舞者及自己的創作為原則下,吳靜怡累積逾五年時間的影像,並剪輯成紀錄片「再會馬德里」,呈現的不只是舞者的理想與現實、喜悅與失落,更多的是父母的愛與掙扎,將一段段真誠的對話赤裸地呈現於觀眾面前。影片獲得 2017 南方影展、2018 台灣女性影展的肯定,這次亦將在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長片組」中放映,為香港觀眾帶來一個堅毅女性的故事及最原始的感動。

【華語紀錄片節】「燈亮時」:把光射進香港舞台的角落

燈亮一刻,無分障礙與健全人士,專業或業餘,舞台上的演員瞬間成為眾人焦點;然而紀錄片「燈亮時」的導演羅展凰,則凝視着舞台背後的故事。她說:「紀錄片就像光照射黑暗處,我們就是紀錄平時看不到的東西,就像用 spotlight 照射,讓人看見。」

在芬蘭不能錯過的一片綠:教堂旁的小公園

香港立法會秘書處曾發表「香港的公共遊樂場」的研究報告,當中指出不少遊樂場「設計過於單調,場內的遊樂設施亦欠缺趣味及刺激性,難以吸引兒童玩樂。」芬蘭在 2018 年「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登上第一位,不少報道亦曾提及芬蘭教育著重孩子的玩樂時間,那裡的公共遊樂場又是怎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