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

|共43篇|

美景加退稅,荷里活電影移師希臘拍攝

愈來愈多荷里活製片商選擇到希臘拍攝電影,因當地擁有優美的自然風光,場景不落俗套,政府更會為電影拍攝項目提供退稅優惠,有助片商降低拍攝成本,又能為希臘帶來巨大收入。根據希臘國家視聽媒體及傳播中心(EKOME)的數據,自 2018 年以來,希臘批准 140 套電影到當地拍攝,投資額約為 1.7 億歐元。

江皓昕:「天能」 —— 老蘭的不浪漫罪名

故事以迴文的對稱結構作時空對倒也不太難懂,這些理科硬資料其實經過多看一點懸疑片和多讀幾本推理小說的洗禮,或是看完電影之後上 Reddit 找時序詮釋圖,你總能夠明白背後的數理邏輯,因為這些都不是 feel,而是 calculation —— 真正需要 feel 的,真正難懂的,其實是人情。

【工會抗爭】荷里活幕後血淚史

在影視界,荷里活的名字無人不知,「陣容鼎盛、天價製作」每每是其特色之一,但近日一眾幕後工作人員發起 PayUpHollywood 運動,就揭露了業內鮮為人知的苦況和薪酬過低的問題,所謂的「天價」與他們一概無關。荷里活影視業,恐怕是「表面光鮮,內裡辛酸」。

電影偽術:正牌經營的「假鈔集團」

總部位於美國亞特蘭大,專門製作道具鈔票的電影道具公司 RJR Props,是一家正牌經營的「假鈔集團」,創始人 Rappaport 形容,製作道具鈔票,是一門需要非常小心處理的生意,跟犯法確實是一線之隔。偽鈔的成功關鍵就是,讓它在鏡頭前變得跟真的一樣,但如果有人想拿著它到商店使用,它又馬上變成假的。

任何一代「埃及妖后」都是經典,除了史實那一位

回顧過去數十年的西方影史,在璀璨的荷里活黃金時代,誕下了歌羅德高露拔、慧雲李和伊莉莎伯泰萊這樣的絕代影后,她們都有一個共通點:扮演過埃及妖后 —— 充滿謎團的埃及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王克麗奧佩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然而,真正的克麗奧佩特拉或完全不像電影幾十年來所描繪的尼羅河美艷女神,而是一個「大鼻子、薄嘴唇和尖下巴」的女王。

李安的創作哲學:興奮與危機共生,求生與求死並存

綜觀李安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的作品風格相當多變,從早期「父親三部曲」的中國傳統家庭倫理劇,逐漸探討西方社會文明,從非主流的藝術電影,到後來執導大成本的荷里活科幻巨片,橫跨的範圍之大,與他溫吞和緩的外表頗不相符。他也坦承:「我是跳躍比較大,整個片型都要給他換過來。」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下)

上回講到日式英雄在特攝的框架中充滿掣肘,世界觀建立和角色塑造的局限,衍生出如故事單薄或設定矛盾的問題。角色互動流於純屬入鏡而欠系統性描寫,出現「在地球快完蛋時,之前那群傢伙跑到哪裡」,或者「故事終盤已經通神成仙的舊角色,在新劇場版中打拳頭交」的荒謬情況。然而,在前文提及的財政硬傷與軟件不足外,觀眾期待與市場策略也是一大問題。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中)

上篇提到荷里活的資金財力與分配播映方式,非其他電影產業能及。但講錢傷感情,任何話題牽涉到財力都只能沈默,不盡是日本英雄片獨有的問題。就讓我們退一百步,假設東映、圓谷會印炒票,擁有無限金錢投資英雄電影,結果又如何呢?事實上結果仍相差無幾,因為日本英雄特攝存在軟件配套的結構性問題,阻礙其成為漫威式電影。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上)

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標題欺詐,因為答案根本呼之欲出,無論多樂觀也好,現行條件下是絕對沒有可能發生。即使將來的事沒有辦法說得太滿,起碼在這廿年內也不可行。日本的英雄角色在可見的未來裡,並不存在發展成電影宇宙式的荷里活電影的可能性。但一刀切下去文章就要告終,於是來個逆向思考,不如講一下如果真的要發展成漫威式的英雄電影,日本的英雄還差甚麼。

江皓昕:「職業特工隊 6」—— 老人家齊打交

凡會進場看「職 6」的觀眾,也期待看一部認認真真、硬橋硬馬的動作片。只要在進場之前看過製作特輯,就會知道湯佬是瘋狂的,當與他同期的荷里活男星都敵不過時間而認命,湯佬還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維護他的核心價值,絕大部分的動作場面仍然不用替身,親身上陣。儘管,他五十已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