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

|共37篇|

編碼爭議:一場可能改寫 AI 版權規則的集體訴訟

微軟、其子公司 GitHub 和業務夥伴 OpenAI,近來捲入一項集體訴訟動議;GitHub 於 2021 年推出的人工智能編碼助手 Copilot,被指從網上公共資料庫取用大量受版權保護的代碼來培訓 AI 系統,因並未標明創建者而涉嫌違反版權法,成為美國首宗挑戰 AI 系統訓練和輸出的集體訴訟案,目前尚待法院審理。

外譯的可能?淺談法蘭克福書展觀察

法蘭克福書展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書展,沒有之一。每年共有來自 80 個國家的參展商、全球 5 大出版社、本地德語出版社、出版相關業務,例如:版權代理、發行商、印刷商、電子書商等都有攤位,也有古董書商及手工藝術家參展。場內亦設有版權洽談中心,給各國代理洽談業務。

Moyashi:米奇老鼠的永續版權

1928 年 11 月 18 日,迪士尼第一部有聲動畫「汽船威利號」在紐約上映,米奇老鼠首次在世人的眼前出現。說米奇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卡通人物,應該沒有人會反對。這隻早在 1928 年動畫的中登場的角色,雖然在接近 100 年後的今天,版權仍然握在迪士尼手中,但也許明年終於到盡頭了。

成為真正的人民公僕後,澤連斯基的喜劇也將通行全球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演出的政治喜劇「人民公僕」,意義早已超越戲劇,成為見證政治素人躍升成為總統的歷史紀錄。據「法新社」報道,全球版權管理公司 Eccho Rights 在斯德哥爾摩的辦事處,近日收到大量來自各地廣播公司購買該劇版權的申請,那些成為現實的劇情,未來將流通全世界。

Moyashi:超人失去了一切,廣電局證實了這個消息

「超人迪加」突然在中國大陸的播放平台下架,官方雖然沒有給出正式答案,但廣電局翌日貼出聲明,說「要抵制含有暴力血腥的動畫作品」。我們先把「特攝是不是動畫」的哲學問題放一邊,這個間接的回應也許預示了繼遊戲後,下一個被國家的鐵槌打中的是動漫產業。

NFT 熱潮,藝術市場出現鬥快標記遊戲?

在 Copy and Paste 的網絡世界,人們能輕易獲取一幅網上發佈的數碼作品或照片,複製或下載,便可以生成無數一式一樣的畫像。通過區塊鏈技術,則能賦予 NFT(Non Fungible Tokens,不可代替代幣)加密數碼藝術作品獨一無二的標記,確保其稀缺的特質。不過迎接 NFT 熱潮的同時,藝術家們也許要開始擔心有沒有人會搶先取用自己的心血,轉化為 NFT 作品牟利。

Moyashi:天下文章一大抄

「抄襲侵權」與「二次創作」是存在界線的,即使該界線並非絕對。然而公營事業與商業謀利毫無疑問是越界的,這無法再以「民間二創」為由豁免。雖然你可以辯稱自己沒有在參考,是自己原創,或者「天下文章一大抄」之類,正如香港警察的說辭,反正今天都是說了便算。

廖康宇:誰殺死了互聯網?

二次創作及相關版權條例一直在香港受創意產業的各個持份者激烈討論。而歐洲近年又有類似的辯論,當中涉及 Google、YouTube、Facebook 等大型資訊科技企業,以及其他版權持有人、使用者的利益角力。事源歐洲議會成員國剛於 4 月 15 日通過極具爭議性的版權修訂案,資訊科技網站 TechRadar 直言此舉殺死了互聯網自由。

Hakuna Matata!屬於迪士尼還是津巴布韋?

即將於 2019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之中,矚目之最,莫過於迪士尼公司重拍的「獅子王」。但可能需要先解決另一個問題:有津巴布韋維權人士認為,迪士尼藉著美國商標法,霸佔了 Hakuna Matata 的使用權。「我們雖然認同迪士尼是一個創造了童年記憶的影視公司,但 Hakuna Matata 的商標化,完全是貪婪之舉,對斯華希里語使用者以至整個非洲來說,是精神上的侮辱。」

侵權世代:但「知識產權」只是辯證術語

侵權世代之下,一部電影,一件衣服以至一杯一碟,事事都講究知識產權。儘管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哪些東西屬於知識產權的哪個部分,細節如何分類,權利怎樣辯證,但無以名狀的風險已成陰霾。怕越界,惹官司,凡事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法律訴訟,甚至被劣質商人反咬。知識產權無處不在,有人認為是維護創作者利益的後盾,有人質疑是奸商的法律利劍,紐約城市大學哲學系教授 Samir Chopra 則形容:「知識產權這個詞語,有時只顯得荒謬和有害。」

騷靈歌后離世:名曲 Respect 未令 Aretha Franklin 得到尊重

美國騷靈歌后 Aretha Franklin 日前以 76 歲之齡離世,樂迷反覆播放她的首支冠軍單曲 Respect 作為悼念。然而諷刺的是,這首以尊重為名的金曲,並未令她得到完全的尊重。因為此歌為她帶來破紀錄的唱片銷量,以及可觀的演唱會收益,但當全美電台播放過逾 700 萬次,她卻從未得到過一分錢版稅。如此荒謬的事,源於版權法長久以來對演唱者的不公平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