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

|共24篇|

林喜兒:The Boys —— 超級反英雄

超級英雄電影被視為美國精神,近 10 年來更成為主流,票房屢創佳績,在串流平台也自然是受歡迎的類型。超級英雄故事愈趨氾濫,故事情節走向公式化。不過,根據同名漫畫改編、2019 年在 Amazon Prime Video 首播的「黑袍糾察隊」(The Boys)卻像異軍突起,在各個影視評分網站拿下高分數,火速成為該平台成功的出品之一。「黑袍糾察隊」的成功之處,正是在於「反英雄」。

【神奇女俠 1984】沒有大銀幕,英雄電影怎麼辦

在聖誕新年期間,全世界大多數觀眾只能安坐家中,使用串流服務,在電視屏幕上觀賞聖誕檔期大製作,電影創作者認為這實在極為可惜,而且恐怕會令作品收益大大降低。電影「神奇女俠 1984」製片人 Charles Roven 直言,在戲院上映的模式,絕對是超級英雄電影的命脈。

超級英雄也可以治療情緒病?

城市人生活壓力大,各種心理疾病也日漸普遍,大人、青年甚至小孩都飽受情緒問題困擾。不止如此,因生活節奏急速,人與人關係疏離,抑壓心裡的負面情緒更成為通病。心理治療師發現,透過虛擬角色可打開人們心防,透過聊天了解適合自己的治療方式。「大西洋」文摘就深入了解該方法及其原理。

方俊傑:「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跳出 Marvel 公式

這一齣擅用動畫天馬行空長處、玩盡視覺效果的「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才可以逃得開 Marvel 的色彩,或陰影。只不過,有幾多人具備這種改革的勇氣呢?就算有,又有幾多老闆聽得明白兼且肯支持呢?兒童和兒童的父母是大客仔,你現在講到明不去討兒童的歡心?未說出口,多數已經被拒絕了。

鄭立:蜘蛛俠龍之挑戰 —— 蜘蛛人大戰香港人

這電影非常用心的把 70 年代末的香港記錄下來,你會在裡面看到遊客愛看的東西,從海鮮舫、道教儀式、乘電車,坐七十年代的渡輪,拜祭黃大仙廟,旁邊還要是未重建之前的黃大仙徒置區,裡面還有廣東話以及「精裝追女仔」裡的司徒銘議員。最後還會蜘蛛俠還會爬上康樂大廈,在啟德機場離開。

「變形俠醫」的失敗,造就華人世界第一名導

要說漫威史上票房與評價皆慘的電影,由李安執導的「變形俠醫(The Hulk)」肯定是其中之一。但正如所有超級英雄都必須經歷過從蛻變到重生的歷程,這個慘敗,反倒孕育了日後華人世界第一位足以與史提芬史匹堡、馬田史高西斯等並駕齊驅的世界級名導。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下)

上回講到日式英雄在特攝的框架中充滿掣肘,世界觀建立和角色塑造的局限,衍生出如故事單薄或設定矛盾的問題。角色互動流於純屬入鏡而欠系統性描寫,出現「在地球快完蛋時,之前那群傢伙跑到哪裡」,或者「故事終盤已經通神成仙的舊角色,在新劇場版中打拳頭交」的荒謬情況。然而,在前文提及的財政硬傷與軟件不足外,觀眾期待與市場策略也是一大問題。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中)

上篇提到荷里活的資金財力與分配播映方式,非其他電影產業能及。但講錢傷感情,任何話題牽涉到財力都只能沈默,不盡是日本英雄片獨有的問題。就讓我們退一百步,假設東映、圓谷會印炒票,擁有無限金錢投資英雄電影,結果又如何呢?事實上結果仍相差無幾,因為日本英雄特攝存在軟件配套的結構性問題,阻礙其成為漫威式電影。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上)

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標題欺詐,因為答案根本呼之欲出,無論多樂觀也好,現行條件下是絕對沒有可能發生。即使將來的事沒有辦法說得太滿,起碼在這廿年內也不可行。日本的英雄角色在可見的未來裡,並不存在發展成電影宇宙式的荷里活電影的可能性。但一刀切下去文章就要告終,於是來個逆向思考,不如講一下如果真的要發展成漫威式的英雄電影,日本的英雄還差甚麼。

尼爾:原來,我們都是凌駕英雄的存在

英雄與反英雄,一直處於彼此創造的過程。有趣的是,「超人特攻隊 2」開場不久,英雄主角就被政府官員質問:如果他們放手不管,損失自然會有保險賠償。意思是:按規矩做事就好,社會不需要英雄們強出頭。所以,衝突發生在更大的舞台,處於個人與社會之間。

漫威淘金方程式:把電影當連續劇拍

成立於 1939 年的漫威、歷經 4 次併購,在 90 年代中期,一度還面臨破產。如今卻成為母公司迪士尼最會賺錢的金蛋。營業額超過 60 億美元,曾佔迪士尼電影部門收入將近五成,其中關鍵,就在漫威總裁奇雲·費治身上。他替漫威制定最成功的淘金策略,就是:把電影當成連續劇來拍!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神奇女俠」如何改變荷里活?

首部以女性為主角的英雄電影「神奇女俠」(Wonder Woman)近日上映,口碑載道。雖然本質上「神奇女俠」還是和「蝙蝠俠」一樣同屬超級英雄系列,但短短一個星期,它便在多方面衝擊荷里活——不但創下了女導演的開畫票房歷史,更為對荷里活電影業界的男女生態有重大影響。

電影已死? 馬田史高西斯、列尼史葛這樣說……

第 74 屆金球獎揭盅,「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榮奪 7 個大獎,此歌舞片除了拍得動人,其原聲大碟更是動聽,叫人更在上映前就買碟狂煲,聲色皆全,必會成為經典。然而,像馬田史高西斯、列尼史葛這些大導演,卻對現時的電影業界的發展感到失落,甚至坦言「電影已逝」,為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