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A+A-

 

「假面騎士 Zi-O」劇照。

畢業出來工作的第一年,錢特別少,卻特別捨得花錢。還記得,是買過幾件昂貴的衣服、球鞋,換了新電腦,以及搜遍旺角油麻地烏燈黑火的商場,將整個系列的「甲鬥王(Kabuto)」模型搬到家裡。平成年間「假面騎士」之中最愛的一代,就是 2006 年開播的「甲鬥王」,沒有之一。

「假面騎士」系列一年一代,到 2019 年,為對應日本年號更替的歷史時刻,從平成過渡至令和的最後一作,取名「時王(Zi-O)」,故事就以世代穿越為主題,劇情連貫性以及隨之衍生的時空悖論問題,相信都是其次,畢竟,這一年重中之重的歷史任務,是藉著「時王」邀請歷年參演「假面騎士」的演員作客串嘉賓,重演經典角色。開播至今,都造就了不少世紀重逢畫面。例如 2002 年的「龍騎(Ryuki)」全員復出,男主角須賀貴匡更是時隔 16 年再次飾演「龍騎」的變身者城戶真司。又例如,在「時王」電影劇場版亮相的「電王(Den-O)」佐藤健,都叫老粉絲涕淚縱橫。來到 5 月尾,幾乎壓軸登場,終於輪到念念不忘的「甲鬥王」。

先說一下,「甲鬥王」對「假面騎士」系列來說,為何如此重要,更因而成為我(和不少愛好者)的最愛。從今日來看,「甲鬥王」純粹是平成年代的第 7 部作品,但其實,回到 2006 年,「假面騎士」系列一年一代這個承襲傳統尚未確立,而「甲鬥王」的上一代,即第 6 部作品「響鬼(Hibiki)」,製片商東映原初並不打算保留它的「假面騎士」名號,覺得「假面騎士」這個從昭和年代延續至今的舊品牌,未必吸引到新一代年輕觀眾,甚至一度下定決心,要讓「假面騎士」成為歷史。當時,東映的想法是以一部全新作品替換「假面騎士」的播放時段,因此「響鬼」在籌備期間一直不當是「假面騎士」系列,還暫名為「音擊戰士響鬼」,到開播之前才打退堂鼓,換回舊名「假面騎士響鬼」。

「假面騎士 Zi-O」劇照。

不難發現,「響鬼」跟過去還是往後十多年的「假面騎士」,世界觀和故事風格都有著懸殊差異,角色設定的細節則更為明顯,譬如用「鬼面具」取代了源自昭和時期的「昆蟲眼」,亦刪除了「假面騎士」最為標誌性的變身動作和必殺技。

然而,緊接「響鬼」播出的「甲鬥王」(兼作為「假面騎士」35 周年紀念作),東映的目標完全相反。放棄撤檔之後,重建「假面騎士」在新舊世代之間的形象,有鑑於此,「甲鬥王」明確打著回歸原點的旗號,重新起用二段變身系統、變身口號、騎士飛踢和電單車等設計,而最重要是回歸「假面騎士」的「昭和風」傳統,以獨角仙、鍬形蟲和蜜蜂等昆蟲為設計原型。當「龍騎」和「劍(Blade)」這幾年玩得太過誇張華麗,「響鬼」完全脫離了「假面騎士」,到「甲鬥王」又將假面騎士的美學基礎都帶回來了。

「甲鬥王」這一季相當受歡迎,除了因為反樸歸真的簡潔造型,令新舊觀眾皆有好感,由水嶋宏(水嶋ヒロ)飾演的男主角天道總司,應是最大功臣。有別於充滿愛心和正義感,嫉惡如仇的傳統主角設定,故事改以自大囂張,聲稱「行天之道,總司一切」的獨行俠為主角,一方面回歸原點,另一方面顛覆傳統,正是這一代為「假面騎士」贏回名氣的關鍵。

「假面騎士 Zi-O」劇照。

遺憾的是,水嶋宏早年已遭事務所解約封殺,要他回歸「時王」,再演一次天道總司,是不可能的了。雖然觀眾一直期待他的王者歸來,而他本人都曾表示並不抗拒客串演出,但東映大概沒辦法回應觀眾們的心願了。

不過,不需要太過失望,「時王」劇組沒有能力把水嶋宏請回來,但劇組有的,仍然是愛。今次回歸客串的「甲鬥王」原班演員,是飾演加賀美新的第二男主角佐藤祐基,以及飾演「地獄兄弟」的德山秀典和內山真人。

順帶一提,綽號「地獄兄弟」的 Kick Hopper 和 Punch Hopper,設計原型是蝗蟲。明顯致敬了同樣是蝗蟲實驗體的「假面騎士 1 號」和「假面騎士 2 號」,換言之,是原型中的昭和始祖。那一整套「甲鬥王」模型之中,最愛之中的最愛。

可惜,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劇中有一幕,「時王」的男主角拿著一張「甲鬥王」時代的照片,居然一眼就認出了內山真人飾演的「地獄弟弟」影山瞬(根據舊作劇情,本尊已經死了,眼前這個影山瞬只是異蟲的化身)觀眾無不吐槽:你居然認得出是同一個人?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可怕的是弟弟走了樣,還是哥哥吃了防腐劑?

當然,這就跟演員的際遇有關。演過「甲鬥王」的「地獄哥哥」之後,德山秀典亦斷斷續續做了幾年演員,包括參演隔壁特攝影棚的「炎神戰隊轟音者」。德山秀典後來轉而發展音樂事業,亦是樂隊主音,名氣雖然一般,但幕前工作始終較多,仍有必要繼續保持身形。「地獄弟弟」內山真人就沒那麼幸運,翻查資料,演過「甲鬥王」之後幾乎就沒有幕前工作。跟事務所合約完結之後,內山真人早已回復自由身,跟歷代不少「假面騎士」演員一樣,雖然幸運得到一個角色,但無以為繼,演員生涯很快就結束了。十多年之後,身材走樣也別見怪,際遇這回事,哥哥有運,弟弟沒有。

佐藤祐基(左)與飾演「時王」的奧野壯合照。 圖片來源:okuno_so_/Twitter

同樣有份客串演出的第二男主角佐藤祐基,都是一位星途坎坷的演員。往後多年,其實他一直都有參演日劇,仍然活躍於演藝界,但始終半紅不黑,頂多是在其中一兩集亮相的非常規演員。很多粉絲都猜到,就算不收片酬,他亦一定回來「時王」客串,因為這個第二男主角的身份,是他從影生涯最有代表性的角色,甚至是唯一。

當年的「甲鬥王」回歸原點,今日的「時王」正標誌著一個舊時代的終結。令和元年,「假面騎士」的第一作有傳代號是「01」。是回歸原點,還是另有新面向?歲月如梭,但老粉絲當然繼續相隨。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