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共30篇|

【新羅馬假期】聆聽在地受害者的剖白

旅遊業經歷疫情打擊,近月重新開放之後,遊客對另類旅遊體驗有著更大渴求。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一間旅行社近日舉辦到羅馬的旅行團,行程就給予遊客別樣的體驗 —— 上午遊覽名勝古蹟,下午則聆聽神職人員性侵的受害者分享,藉以了解城市風光背後黑暗齷齪的一面。

重整京都旅遊業,由「謝絕生客」開始?

一年前,京都仍為遊客過多而苦。充滿古樸風情的小巷,擠滿了吵鬧的外國人,有些更亂拋垃圾、騷擾藝妓和舞妓。本地人煩不勝煩,國內客避之則吉。直至今春,武漢肺炎大流行煞停全球旅遊業,反為這座古都帶來重整的機會。疫後的京都觀光該何去何從?祇園一度奉行的「謝絕生客」哲學,或許就是指引之一。

沒外國遊客的博物館,才是真遊歷?

武肺疫情前,整個意大利都是遊客,博物館、古蹟總是要「擠進去」,參觀時又要與人比肩接踵,使當地人望之生畏。所以即使身處保有眾多珍貴景點的地區,他們也不曾好好遊覽。不過,乘著封關期間,本地人終於得以靜心欣賞歷史文化遺跡。

檢測不周、景點放題:埃及「積極」抗疫

埃及返港旅行團再新增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與此同時,有來自美國、德國、加拿大、法國、希臘遊客,同在埃及受感染,德國 60 歲遊客更成為當地首宗死亡個案。隨著埃及確診病例不斷增加,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倍受關注。就旅客親身所見,官方的病毒檢測未有涵蓋所有人,或有漏網危機。埃及人則對政府處理疫情缺乏透明度表示擔憂。

日本酒店業之苦:本地客不肯住,中國客不願走

疫情失控,人人自危。日本已有逾 30 宗確診感染武漢肺炎的個案,加上曾有中國旅客向日媒明言,赴日是為了萬一確診就可留日治療,令日本民眾更惶恐不安。在多個熱門旅遊地區,酒店及旅館不斷接獲客人查詢,若有接待中國人便取消預約。而與此同時,愈來愈多中國遊客「不想回國」而延期留宿。業界擔憂,此消彼長之下,生意更加難做。

國家形象低落,該如何重塑?

上世紀 90 年代,哥倫比亞被視為「充滿毒品、綁架和殺戮」的國家;克羅地亞爆發時長 4 年的內戰,頹垣敗瓦隨處可見;盧旺達的種族大屠殺令人望之卻步…… 這些曾經歷低潮、醜聞滿佈和危機四伏的國家,現今已重回正軌,躍身成為世界旅遊熱點之一。扭轉國家形象絕非易事,「紐約時報」便嘗試分析它們的成功之道。

解決超荷旅遊,可以由你做起

世界旅遊組織統計,2018 年全球國際遊客高達 14 億人。秘魯馬丘比丘,京都祇園,法國羅浮宮等世界知名景點,都面臨超荷旅遊的難題。泰國 PP 島沙灘瑪雅灣,更因為旅客太多令環境遭受破壞,需要關閉至 2021 年。難道從此不外遊?怕沒多少人辦到。「華盛頓郵報」遂建議一些折衷方法,讓讀者周遊列國之餘,卻不怕擾人清夢惹人煩。

阿姆斯特丹旅遊新方式 —— 結一日婚

阿姆斯特丹的遊客超載問題,已影響其宜居性,當地開始採取行動限制當地旅遊業及規範旅客行為。但另一方面,卻有非主流導賞團邀請遊客與當地人結婚一天。「假結婚」包括短暫的蜜月,及探索城市中不太「大路」的景點,以求改善當地人及遊客之間的關係。

「耶路撒冷綜合症」—— 令遊客精神紊亂的城市之旅?

感受風土人情、沉浸於厚實的歷史文化氣息,是不少旅行者到訪異國城市之目的。但部分人一不小心,沉浸可能會變成沉溺,久久不能自拔,甚至引發精神錯亂症狀。以上描述絕非恫嚇,而是以耶路撒冷為名,一種往往與宗教經歷或脫離現實有關的精神病狀態。患者會看見、聽到不存在的事物,變得偏執而沉迷,甚至因此失蹤。

旅遊泡沫將要爆破,冰島人鬆一口氣?

兩三年前,冰島人還在煩惱旅客太多,怕那些衝著冰川、火山和極光而來的遊人,不僅令房租飆升,還會破壞獨特生態。只是沒想到,政府還在思考對策,煩惱卻開始「消失」。根據冰島旅遊局的最新統計,今年 1 月的旅客人數較去年同期下跌 5.8%。這是自去年 4 月的首次滑落,而在過去 7 年之間,類似情況實在屈指可數。

背包客湧至,衝擊回教的馬爾代夫

馬爾代夫曾是富豪名人、甚至達官貴族的度假天堂。他們入住與世隔絕的高腳屋,漫步在綿長淨白的沙灘,躺於海邊享受水療服務,那種奢華叫人趨之若鶩。但當地政府近年「紆尊降貴」,開放居民島的旅館經營權,為低預算旅客提供住宿。這樣降低門檻搶攻平遊生意,說是為了促進經濟轉型。然而薄利多銷,真的可行嗎?

超荷旅遊,各國如何解救?

「Don’t 衝,東涌」—— 港珠澳大橋通車,每到週末便有大量內地團湧港逼爆東涌,讓東涌居民叫苦連連。到港旅遊的劉女士,對於部分香港人拒絕大陸人的熱情大惑不解:「全靠我們內地人支持他,他才有好日子過。」事實上,因遊客太多而影響當地居民生活,這情況在全球多國也在上演。「過度旅遊/超荷旅遊(overtourism)」成為新潮語,形容擁有太多遊客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