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共23篇|

解決超荷旅遊,可以由你做起

世界旅遊組織統計,2018 年全球國際遊客高達 14 億人。秘魯馬丘比丘,京都祇園,法國羅浮宮等世界知名景點,都面臨超荷旅遊的難題。泰國 PP 島沙灘瑪雅灣,更因為旅客太多令環境遭受破壞,需要關閉至 2021 年。難道從此不外遊?怕沒多少人辦到。「華盛頓郵報」遂建議一些折衷方法,讓讀者周遊列國之餘,卻不怕擾人清夢惹人煩。

阿姆斯特丹旅遊新方式 —— 結一日婚

阿姆斯特丹的遊客超載問題,已影響其宜居性,當地開始採取行動限制當地旅遊業及規範旅客行為。但另一方面,卻有非主流導賞團邀請遊客與當地人結婚一天。「假結婚」包括短暫的蜜月,及探索城市中不太「大路」的景點,以求改善當地人及遊客之間的關係。

「耶路撒冷綜合症」—— 令遊客精神紊亂的城市之旅?

感受風土人情、沉浸於厚實的歷史文化氣息,是不少旅行者到訪異國城市之目的。但部分人一不小心,沉浸可能會變成沉溺,久久不能自拔,甚至引發精神錯亂症狀。以上描述絕非恫嚇,而是以耶路撒冷為名,一種往往與宗教經歷或脫離現實有關的精神病狀態。患者會看見、聽到不存在的事物,變得偏執而沉迷,甚至因此失蹤。

旅遊泡沫將要爆破,冰島人鬆一口氣?

兩三年前,冰島人還在煩惱旅客太多,怕那些衝著冰川、火山和極光而來的遊人,不僅令房租飆升,還會破壞獨特生態。只是沒想到,政府還在思考對策,煩惱卻開始「消失」。根據冰島旅遊局的最新統計,今年 1 月的旅客人數較去年同期下跌 5.8%。這是自去年 4 月的首次滑落,而在過去 7 年之間,類似情況實在屈指可數。

背包客湧至,衝擊回教的馬爾代夫

馬爾代夫曾是富豪名人、甚至達官貴族的度假天堂。他們入住與世隔絕的高腳屋,漫步在綿長淨白的沙灘,躺於海邊享受水療服務,那種奢華叫人趨之若鶩。但當地政府近年「紆尊降貴」,開放居民島的旅館經營權,為低預算旅客提供住宿。這樣降低門檻搶攻平遊生意,說是為了促進經濟轉型。然而薄利多銷,真的可行嗎?

超荷旅遊,各國如何解救?

「Don’t 衝,東涌」—— 港珠澳大橋通車,每到週末便有大量內地團湧港逼爆東涌,讓東涌居民叫苦連連。到港旅遊的劉女士,對於部分香港人拒絕大陸人的熱情大惑不解:「全靠我們內地人支持他,他才有好日子過。」事實上,因遊客太多而影響當地居民生活,這情況在全球多國也在上演。「過度旅遊/超荷旅遊(overtourism)」成為新潮語,形容擁有太多遊客的後果。

以她之名:斯洛文尼亞小鎮憑「第一夫人」發財

這裡事無大小都以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命名,因為這裡是她成長的家鄉、斯洛文尼亞小鎮塞夫尼察(Sevnica)。自從杜林普當選總統以來,原本寂寂無聞的小鎮忽然商機處處,以梅拉尼婭之名推出的產品,亦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事隔一年半,居民對梅拉尼婭顯得既愛又恨。

分散觀光:遊京都,請別只遊市中心

2016 年的資料顯示,每年京都市吸引超過 5,500 萬名遊客。但熱門景點及周圍地區異常擠擁,叫日本國內的旅客連連搖頭。人潮造成的嘈音和交通擠塞等問題,以及外國旅客引起的文化衝突,更令本地居民苦不堪言。為紓緩困境,京都市內多間企業及行政機關合作,向觀光客提議一些為人忽視的好去處,藉此分散人流之餘,同時希望能刺激地方經濟,並讓旅遊與民生得以調和。現時他們正在摸索,如何向遊客推銷郊區的魅力所在。

地震以後:突顯日本城市的防災盲點

大阪北部地區週一發生 6.1 級地震。由於受災地區人口密集,又正值上班上課時分,地震造成的交通網絡癱瘓,令大批市民想回家也難。眾多外國遊客不諳日語,欠缺第一手資訊,更加是徬徨無助。這片混亂景象正為日本敲響警號 —— 隨著 2020 年東京奧運來臨,海外訪客不斷增加,如何應對這種「都市型災害」,成為主辦國的當務之急。

憤怒的袋鼠:來呀,讓我們互相傷害吧

到訪澳洲,前往各地自然公園跟袋鼠拍照留念,幾乎都是遊客們的指定行程。不過,在悉尼以北約 2 小時車程的麥覺理湖市,大批遊客由於想親近袋鼠,而餵牠們食紅蘿蔔,結果弄巧成拙。袋鼠憤怒起來一點也不可愛或趣致,如今當地則經常出現食上癮的袋鼠襲擊遊客。袋鼠雖然出了名肌肉發達,但作為草食動物,本身很少攻擊人類,專家認為,其一可能是牠們已經見慣人類,不再畏懼,再者,牠們對被一直餵飼的非天然食物,會產生愈來愈大的食慾。

威尼斯人太多:旅客與居民,唯有隔離方能共存?

一個城市太受歡迎,其實並非一件好事。看香港你便知,從油尖旺到銅鑼灣,莫不是拖喼的遊客。這番痛楚,威尼斯人感受最深,當地每年約有 2,200 萬人到訪,人多垃圾多噪音更多。換作香港高官,他們會說要不包容要不移民,但威尼斯市政府深信,本地人和外地客,兩者缺一不可。當局設法平衡民生與發展,但定下再多的規矩,也無減遊客的熱情。早前的復活節長假,威尼斯接待了 12.5 萬人。唯恐本周末連接 5 月 1 日的長假再有如此「盛況」,當地決定實施前所未有的「隔離政策」,令遊客與居民分道而行。

有了藥妝店,誰還要去便利店?

在日本開至成行成市的便利店,近年營業額竟然每況愈下。2017 年便利店業內淨營業額,較前年減少 0.3% ,跌至 9 兆 4,738 億日元,連續 3 年出現倒退。雖然調味料和熟食的銷情理想,每位客人的平均消費額增加 1.5% 至 611.5 日元,連續第 4 年有所提升,但來店人次不足 155 億人,較前年下降 1.8%,連續兩年出現負增長。若問如以至此,或許跟你不無關係。想想最近幾次訪日購物,是否逛藥妝店比便利店還多?分析認為,便利店業績大不如前的最大原因,正是與藥妝店的競爭愈趨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