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質素

|共10篇|

從東京移居度假勝地,日本人追求「心靈盈餘」更勝物質富裕?

1960 年代,東京第一次舉辦奧運。瀨戶內海的淡路島上,許多初中畢業生正站在港口碼頭、車站的月台前,流下依依不捨的眼淚。他們離鄉背井,只為了前往大都市,到巷弄裡的小工廠或商店等就職。儘管愁容滿面地橫渡瀨戶內海,心中卻是充滿著對未來優渥生活的期待。當年的淡路島長年人口持續外流,如今在半個多世紀之後,卻發生了前所未見的變化。

東奧過後,日本極簡主義興起?

相較於第一次東奧舉辦時,日本正進入高度增長期的 1964 年,二次東奧時的日本,正值經濟成熟期的 2021 年。兩個完全不同的時代,日本都獲得了舉辦奧運與殘障奧運的機會,甚至二度舉辦之際,碰上足以動搖固有價值的疫情。唯有開始思考今後日本應該追求的根本目標,才可能讓本屆奧運的舉辦更具意義。

為何瑞士物價高?

「經濟學人」較早前公佈全球生活成本最貴城市排名,香港繼續成為最貴城市之外,今年瑞士蘇黎世及法國巴黎亦成為榜首。瑞士的蘇黎世與日內瓦,物價同樣一直「傲視全球」。香港人或多或少明白本地生活成本高企的原因,那麼,瑞士的生活成本為何又居高不下?

解決超荷旅遊,可以由你做起

世界旅遊組織統計,2018 年全球國際遊客高達 14 億人。秘魯馬丘比丘,京都祇園,法國羅浮宮等世界知名景點,都面臨超荷旅遊的難題。泰國 PP 島沙灘瑪雅灣,更因為旅客太多令環境遭受破壞,需要關閉至 2021 年。難道從此不外遊?怕沒多少人辦到。「華盛頓郵報」遂建議一些折衷方法,讓讀者周遊列國之餘,卻不怕擾人清夢惹人煩。

超荷旅遊,各國如何解救?

「Don’t 衝,東涌」—— 港珠澳大橋通車,每到週末便有大量內地團湧港逼爆東涌,讓東涌居民叫苦連連。到港旅遊的劉女士,對於部分香港人拒絕大陸人的熱情大惑不解:「全靠我們內地人支持他,他才有好日子過。」事實上,因遊客太多而影響當地居民生活,這情況在全球多國也在上演。「過度旅遊/超荷旅遊(overtourism)」成為新潮語,形容擁有太多遊客的後果。

哥本哈根之健康此中尋

香港人的不快樂舉世聞名,美國民調中心蓋洛普最近發表的年度調查報告指出,香港的快樂指數在全球 55 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尾 7,連健康指數亦曾淪為亞太區最差。想反思為何香港會成為既不快樂又不健康的地區,或想找個羨慕對象?且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長期位居聯合國幸福指數排名高處,是世界衛生組織健康城市倡議中的星級模範之一。該市衛生局局長 Katrine Schjønning 說,過去 10 年來,哥本哈根的健康政策非常出色,「我們之所以會提到 10 年,因為要改變公共衛生,你需要長遠的眼光。」如何改變?以下是哥本哈根的秘訣。

Moyashi:白色,全部都喺白色

「白物家電」這個字是日文獨有,直接翻譯就是「白色的家庭電器」。50 年代末出現「三神器」的說法,即電視、洗衣機和雪櫃,當中的洗衣機和雪櫃就是「白物家電」。但首先大家需要注意的是,「白物家電」都是與家務有關的 —— 電飯煲、洗衣機和雪櫃。與生活衛生無關的例如電視、收音機、電話之類,都傾向深沉的色調,如黑、深藍、木紋之類。由此,我們得知一個事實:顏色與電器產品的用途有間接關係,「白物家電」扣連著昭和時代的國民生活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