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

|共15篇|

方俊傑:世盃 E、F 組 —— 遇上巴西德國 誰能晉級十六強?

巴西上屆在主場恥辱地被德國以 1:7 淘汰,其中一個原因是尼馬因傷缺陣,大家才發現巴西的攻力完全倚賴尼馬。更大原因是中堅泰亞高施華停賽,靠大衛雷斯原來難以支撐後防大局。出現一場大屠殺,管理層才有決心來一場大改革。看里約奧運,尼馬帶領巴西如何戰勝德國,為巴西足球隊奪得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那種如釋重負的氣氛,大概感受到上屆世界盃對堂堂足球王國帶來幾大傷害。今屆,幸運地,尼馬傷得早。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

瑞士鐘錶勢成夕陽工業?

曾幾何時,一隻體面的名錶,是打工仔初出茅廬、結婚等人生重要時刻,首選以誌紀念的厚禮;不過今天這種慶祝方式,就不會出現在年輕人的選擇之列。68 歲的 LVMH 集團瑞士鐘錶部門總裁 Jean-Claude Biver,見證新一代與鐘錶業漸行漸遠:「現今時間無處不在,憑甚麼要這些孩子花錢買錶看時間?」

健康經濟學:減糖風下的朱古力戰爭

一般提到瑞士的著名產業,不外乎夢幻觀光景點阿爾卑斯山脈、精品鐘錶、私人銀行等。但大部分人並不知道,瑞士的朱古力產業可以創造 4,000 多個工作機會,生產總值將近 20 億美元。而瑞士與比利時、冰島,是世界頭三位的朱古力狂熱國家,每人平均一年消耗 6 公斤朱古力,比美國的 2.5 公斤高出一倍有餘。但這個甜蜜浪漫的產業正面臨衝擊。「金融時報」專欄作者 Ralph Atkins 指出,從農產品到罐頭,全球食品界都捲入一場反糖戰爭,即使瑞士的優質朱古力品牌也不能倖免,必需重新思考經營模式。

瑞士的政治中立,其實從何而來?

北韓持續挑釁,試完導彈再來核試,美國怒髮衝冠,直言金氏此舉等同「求戰」。正當外界「隔岸觀火」,看美朝有何行動,瑞士則主動請纓,表示願意充當中間人,協助調停化解危機。畢竟在國際政治舞台,瑞士向來扮演中立國角色。這種從不靠邊站的取態,還得從數世紀前說起。

機械果面世 告別蛀蟲爛水果

來自不同產地的水果,從收割到篩選分類乃至運輸儲藏到達零售點,中間費時甚久且可能千里迢迢,要保持水果恆久新鮮就成為一重要課題。有時因運輸或儲藏期間溫度控制上的失誤,令水果提早腐壞或讓果蟲有機可乘。瑞士有科研公司就造出一種機械水果,在運輸與儲藏期間與真水果同行,監測每一個環節的溫度條件,確保水果到埗時完好無損。

德國不再是最佳國家? 瑞士取而代之

電影界有「最佳電影」獎,國際間也有「最佳國家」的榮譽。根據 U.S. News 最新公布的「最佳國家」排行榜,德國失落上年的首席寶座,取而代之,瑞士成為新一年世界各國人民心中的最佳國家。排名的升跌所反映的,是各國在一年內的政治經濟民生轉變對其形象之影響。

無數超支延誤……說的是德國

守時、準確、高效率,堪稱德國三大優良特質,但火車誤點、工程拖沓、基建失修,卻成為德國的新常態。向來嚴肅謹慎的德意志民族,近年也將「嘆慢板」拿來開玩笑,不時戲言:「要見識德國式效率,去瑞士才對。」堂堂歐盟之首,何以「淪落」至此?

天價拍賣之後,藝術品去了哪裡?

Gustav Klimt 一幅早期畫作「水蛇 II」(Wasserschlangen II)於 2012 年以過十億元拍出之後,從此銷聲匿跡。名畫「失蹤」並非孤例,甚至可說是藝術市場慣例,買家往往將藝術品寄存倉庫保管,不見天日。水蛇 II 就被買主俄羅斯億萬富豪寄放在瑞士「免稅高級迷你倉」--自由港(free 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