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

|共23篇|

香港出身、備受爭議的澳洲眾議員:廖嬋娥

澳洲向來是香港人熱門的移民地點,由去年 7 月到今年 4 月,就有 7,264 人申請移民澳洲,是十多年來新高;根據澳洲總領事館的數字,在澳洲居住的香港人數約有 96,000。這批移居澳洲的港人落地生根後,不少人闖出成就,當中包括去年聲援反送中,到後來被指疑似共諜的爭議人物,澳洲眾議院議員廖嬋娥(Gladys Liu)。

港人後代:都柏林的朱市長

在上世紀,很多人為了逃避中國大陸的戰火和政治亂局,而走難到仍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他們到埗後落地生根,香港也慢慢發展成國際大都會。可是,面對六七暴動以及 80 年代中英談判,政局不安,在 60 至 70 年代、80 至 90年代,香港先後出現移民潮。移居海外的港人及其後代,有些成為了出類拔萃的人才,例如愛爾蘭的都柏林市長 Hazel Chu。

馬來華人為何擁有中國心?(下)

1930 年,海峽殖民地政府通過法令,宣佈國民黨在當地為非法組織。抗議該法令的民國政府,則保證國民黨沒有興趣干涉馬來亞與英國事務。美國拉洛奇大學社會學教授 Azlan Tajuddin 認為,散居馬來亞的華人,對國民黨專注本土、忽略他們的做法愈益不滿。因為身在外地的他們,希望推動的政治議程,乃著重於馬來亞華人本身,而非中國本土。

馬來華人為何擁有中國心?(上)

一個中國公民脫離中國國籍,成為其他國家的公民,那他還算中國人嗎?擁抱華人文化,可以與「中國人」此一身份認同區別嗎?這些問題,由不同海外華人回答,答案可能截然不同。對部分馬來西亞、新加坡華人來說,中國可能仍是他們的「祖國」。美國拉洛奇大學社會學教授 Azlan Tajuddin,2018 年在「國際與全球研究雜誌」發表文章,從 1826 年英國開始在新加坡、馬來亞及檳城建立殖民地,到 1957 年馬來西亞獨立,講述不同馬來華人在流散海外的不安感驅使下,如何構成對中國的政治身份認同。

1962年中印戰爭:被送進集中營的印度華人

8 月底,中印邊境再起衝突,據指印軍向中方控制區推進了足足 4 公里,當地藏族士兵也與印軍共同作戰。而在 9 月 2 日,印度政府宣佈禁止 118 款中資應用程式。現時的中印局勢,可說自 1962 年中印戰爭以來最緊張。每逢戰亂,平民百姓都飽受摧殘,在當年的中印戰爭,就有 3,000 名華僑被印度政府關進集中營。

中國崛起陰影下的東南亞國家

菲律賓總統發言人本週稱「菲律賓不是任何外國的附庸國」,不會終止美國黑名單上的中國公司在當地的基建項目。今天杜特爾特統治下的菲律賓,與 2012 年在南海主權爭議地區驅趕中國漁船、2016 年提出南海仲裁案的菲律賓,對中國的態度截然不同。不過,不同的東南亞國家,近年均對中國日漸警惕。

華人海外建國史:圭亞那總統鍾亞瑟

華人文化認為安土重遷,身土不二,萬不得已才會離鄉背井。可是很多華人離開中國故土後,都成功闖出一番成就,位至一國元首。除了「蘭芳共和國」總長羅芳伯、千里達獨立後首任總督何才,在 1970 年,當南美洲小國圭亞那(Guyana)成為獨立共和國時,其立國總統也是一名華人,名為鍾亞瑟(Arthur Chung)。

華人海外建國史:千里達總督何才

不少海外華人,曾經在別國出任政要,甚至自立國度。在 18 世紀羅芳伯成立了「蘭芳共和國」,1965 年李光耀亦成為新加坡國父。在新加坡獨立前 3 年,中美洲加勒比海就有個島國誕生 —— 千里達及多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獨立後首任元首是一名華人,名為何才(Sir Solomon Hochoy)。

中國對澳洲發種族歧視警告,反損當地華人生意?

中國早前以澳洲種族主義襲擊事件增加為由,警告中國公民不要前往澳洲,及後又呼籲中國學生重新考慮選擇是否要在澳洲留學。有當地中國留學生直言,不認同澳洲的種族歧視問題已嚴重至威脅人身安全,認為兩則警告並不旨在保護中國公民,純粹打著種族主義旗號處理兩國近期的政治衝突。無論如何,當地有中國背景的商戶及企業認為,假如中國留學生與遊客不再到澳洲,將造成生意損失。

華人海外建國史

華人除了安土重遷,也有海洋性格的一面。華人海外移民史源遠流長,古有徐福東渡扶桑,到後來歷朝歷代都有華人移居亞洲各地,落地生根。在 18 到 19 世紀,一群海外華商就在婆羅洲營運大大小小的礦產公司,有些華商更建立屬於自己的公司共和國(Kongsi Republic),最著名的例子,則是「蘭芳共和國」。

聖誕島:澳洲進行隔離檢疫的鬼地方?

武漢肺炎疫情,由 12 月至今明顯還沒有受控。香港政府應對方法飽受批評,其中一個爭議是強制檢疫中心的選址,政府在沒有充分諮詢的情況下,找了極近民居和工業區的駿洋邨,引來當地居民抗議。在很多國家,政府都會進行隔離檢疫,而澳洲政府就選擇了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隔離由湖北歸澳的國民。

石 Sir:新舊居英港人之別

大概新一代居英港人就有能力突破「自己人圈子」的群居心理,少有整天價地跟其他港人圍爐,能融入本地英國人圈子,明白本地人文化,懂得跟本地人溝通,就算說不上有國際視野,最少也有英國人視野。這份能力,在今次港人抗暴運動中,幫助港人爭取英國社會的關注與支持,實居功不少。我有幸認識一班能融入英國生活,但仍心繫香港的香港人,實大感欣喜。

紐約唐人街士紳化,華人何苦為難華人?

保護唐人街和下東區聯盟自 2015 年成立後,三不五時發起集會。最近有約 20 人聚集在曼哈頓大橋附近的東河街區示威,手握「反對歧視、反對迫遷、反對高租金」等的中英文海報,大喊口號抗議,反對一項於該地建造近 3,000 單位的高級公寓計劃。示威揭示了美國亞裔基層人民作為「典型的少數群體」,被忽視的苦難和擔憂。Vox 於是專訪當地居民,了解事件來龍去脈。

150 年前鐵路華工,如何打通美國東西岸?

美國歷史上第一條橫貫大陸鐵路於 150 年前的 5 月 10 日竣工,貫通美國東西岸,成為一個重要里程碑。但其實這番成就背後,有著成千上萬華人的貢獻。他們作為主要勞動力,往往肩負最艱鉅任務,甚至因公殉職。這批美國老華僑的後代,期望藉著橫貫鐵路 150 周年紀念,重新審視這段備受忽略的歷史。

東南亞華人過豬年,穆斯林會否感到冒犯?

在以穆斯林為主的馬來西亞和印尼,當地少數的華人社群慶祝豬年時有否遇阻撓?有華人觀察指出,部分穆斯林確實不抗拒豬年裝飾,甚至有穆斯林售賣豬形圖案藝術品,但整體社會氣氛依然壓抑,以致公開佈置豬年裝飾,不時成為當地華人報章大肆報道的新聞。

統戰還是尋根?讓新加坡華人,以中國人自豪

立國只有數十年,主要由移民組成的新加坡,一直以來均鼓勵各族公民,既保留自己的文化特色,同時促進作為新加坡人的國民身份認同。不過,不少人擔心,這項文化與身份平衡的國策,正在中國精心計算下,把新加坡華人對其文化的擁護,化為對「祖國」的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