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

|共16篇|

馬來華人為何擁有中國心?(下)

1930 年,海峽殖民地政府通過法令,宣佈國民黨在當地為非法組織。抗議該法令的民國政府,則保證國民黨沒有興趣干涉馬來亞與英國事務。美國拉洛奇大學社會學教授 Azlan Tajuddin 認為,散居馬來亞的華人,對國民黨專注本土、忽略他們的做法愈益不滿。因為身在外地的他們,希望推動的政治議程,乃著重於馬來亞華人本身,而非中國本土。

馬來華人為何擁有中國心?(上)

一個中國公民脫離中國國籍,成為其他國家的公民,那他還算中國人嗎?擁抱華人文化,可以與「中國人」此一身份認同區別嗎?這些問題,由不同海外華人回答,答案可能截然不同。對部分馬來西亞、新加坡華人來說,中國可能仍是他們的「祖國」。美國拉洛奇大學社會學教授 Azlan Tajuddin,2018 年在「國際與全球研究雜誌」發表文章,從 1826 年英國開始在新加坡、馬來亞及檳城建立殖民地,到 1957 年馬來西亞獨立,講述不同馬來華人在流散海外的不安感驅使下,如何構成對中國的政治身份認同。

中國崛起陰影下的東南亞國家

菲律賓總統發言人本週稱「菲律賓不是任何外國的附庸國」,不會終止美國黑名單上的中國公司在當地的基建項目。今天杜特爾特統治下的菲律賓,與 2012 年在南海主權爭議地區驅趕中國漁船、2016 年提出南海仲裁案的菲律賓,對中國的態度截然不同。不過,不同的東南亞國家,近年均對中國日漸警惕。

鄭立:在台灣,請別叫中國為「內地」

現在就直接告訴你,在台灣,你可以叫中國作大陸沒關係,但就是不要叫「內地」,因為這個詞語是有政治含意的。在大日本帝國時代,他們稱日本為內地,台灣朝鮮香港這些殖民地是外地。因為香港是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就想你叫他們內地,至於台灣…… 好吧,你懂為甚麼不能這樣說了吧?

中國式愛國心從何而來?

香港中文大學學者 Yifu Dong 早前在「華盛頓郵報」的評論寫道:「在世界各地的中國公民,丟臉地站在北京政府一方對付香港。」最令作者震驚的是,世界各地的中國大陸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組織起來捍衛北京的言論:「大量生活於擁有自由、民主和政治權利社會的海外華人,選擇站在北京政府一方,但上述這些權利在中國卻近乎不存在。」這些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中國式愛國心到底是從何而來?

用腳投票,帶錢出逃的中國投資移民

「經濟學人」文章指出,全球大約有 100 個國家提供投資居留計劃,俗稱「黃金簽證」。申請人在當地投放大筆資金來換取居留權,有些國家更會讓其入籍和簽發護照,實際上即是出售公民身份。到目前為止,這些「投資移民」計劃的最大客戶就是中國人。

紅眼:「被偷走的臉」—— 可疑的臉孔全部都是中國人

日本全國滿佈各式各樣的中國人,都不算是甚麼大新聞。遊客、商人、留學生,以至偷渡客,爆買爆住,日本人仍表現得客客氣氣,鞠躬行禮,相當樂意做中國人生意,簡體中文菜單、銀聯卡、支付寶亦一應俱全。虛與委蛇,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看今季新劇「被偷走的臉」就知道。第一集開場數分鐘,就有一整船中國偷渡客當場被炸死,葬身大海。被警方通緝的騙子、劫匪、殺人犯,個個獐頭鼠目,不少都是中國人。最過癮的是,背景聲音中還特意讓觀眾清晰聽到百貨公司的中文廣播:「歡迎光臨…… 現正舉行大優惠…… 請選購我們店裡的化妝品…… 日用品……」真有點意思。

陶傑:「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邏輯盲點

白馬、黃馬、黑馬,僅顏色之異,馬此一動物的生理骨骼結構形態,本質是一樣的。但中國人從此不管,只憑肉眼之見,而迅速達至唯心的判斷,建立結論。從此這個民族,包括文人世代的文字獄,就走上告別西方理性文明的魔道。毛澤東思想的「文革」,將「白馬非馬論」推向誅心之論的極端。

統戰還是尋根?讓新加坡華人,以中國人自豪

立國只有數十年,主要由移民組成的新加坡,一直以來均鼓勵各族公民,既保留自己的文化特色,同時促進作為新加坡人的國民身份認同。不過,不少人擔心,這項文化與身份平衡的國策,正在中國精心計算下,把新加坡華人對其文化的擁護,化為對「祖國」的忠誠。

鄭立:笑甚麼?阿拉丁,你也是中國人

很多人以為,迪士尼第一套以中國人為主角的卡通電影是「花木蘭」。但是,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因為「花木蘭」是一套 1998 年的電影,而迪士尼在 90 年代初,早就有一套電影以中國人為主角了。那就是阿拉丁。是的,如大家所知,原著的阿拉丁是中國人。他和花木蘭一樣,都是中國人。

小農 DNA?民族性格這回事

是否真的有民族性這回事?例如一說起中國人,總會讓你想起其種種光怪陸離的行為、嗤之以鼻的特質,甚至有「小農 DNA」一說。不過有人對民族性半信半疑,或認為「小農 DNA」是種族偏見,只是出於「刻板印象/典型」(Stereotype)(英語括註很有用,可增強說服力)。那麼我們能否科學地檢視不同國家的人,性格上會否存在顯著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