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

|共65篇|

陶傑:集體步向瘋狂

自從愛森斯坦發現了蒙太奇,負責「剪輯」(editing)的電影剪接師和報刊電視新聞編輯,就成為權傾一時的行業。當這個行業,為政治立場偏頗的所謂知識分子擁有,繼而為一個極權操作,事實真相,如何扭曲詮釋,從心所欲,就是一個國家走向瘋狂、一個民族走向愚昧的開始。

航拍機恐襲時代降臨?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日前險遭行刺,但刺客並非持槍,而是遙控裝上炸藥的航拍機施襲,成為史上首宗航拍機行刺國家元首案件,再次引起國際憂慮航拍機的安全漏洞。有業界人士甚至形容,事件標誌著「航拍機恐襲時代的降臨」。究竟航拍機製造商要如何改良技術,才能杜絕此等襲擊發生?

從巴基斯坦「潮語」弄清選舉亂局

巴基斯坦前日大選,外表風流倜儻的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Imran Khan),以政治素人形象打著「反貪」旗號,在昨日未公佈點票結果已宣告勝利。他登上總理寶座在望,打破該國兩黨輪替執政的慣例,但看似是政壇「新氣象」的背後,軍方卻涉嫌幕後操縱選舉。要理清這個亂局,不妨從幾個當地流行的政治「潮語」入手。

平昌冬奧前,漢城奧運會戰勝恐怖的一課

平昌冬奧舉行在即,南韓向北韓拋出橄欖枝,金氏卻多番挑釁,忽然取消兩國共同文化表演,還有傳將於開幕前夕閱兵,展示數十支遠程導彈,令全球緊張起來,怕平壤會對奧運不利。其實 30 年前南韓首辦奧運,亦有同樣憂慮。雖然當下的風險似乎更高,畢竟平昌離邊界僅 50 哩,北韓的核野心亦比以往大,但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漢城奧運會得來的經驗和教訓,反映朝鮮半島有能力舉辦大型賽事,甚至步向長久和平,而藉此對北韓釋出善意,更是正確的一步。

美俄需要合作,但能否通力合作?

縱然美俄長期不咬弦,近年更有美國制裁俄羅斯、俄國被指操控美國大選等事件。但對雙方而言,部分重要外交問題若要解決,卻不得不仰仗對方的合作。智庫組織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最近發表的調查顯示,俄羅斯民眾普遍認同,兩國首要商討如何結束敍利亞內戰,美國國民則表示,美俄應聯手壓制北韓發展核武。但雙方關心的議題各異,加上兩國政府立場不同,為部分領域的合作增添變數。

ISIS 仍威脅全球嗎?

剛過去的一年,伊斯蘭國(ISIS)已喪失絕大部分土地,將恐怖勢力從地圖上抹去似乎指日可待。但曾於美國國土安全部任職高級官員的反恐專家 Peter Vincent 指:「要徹底打擊伊斯蘭國,需付出更多時間,甚至將有更多平民犧牲。」來年反恐行動不僅仍需努力,更暗示伊斯蘭國勢將發動更多恐襲。伊斯蘭國或會化整為零,在不同地方重整旗鼓,亦可能有「聖戰分子」回流並發動恐襲。情況就如翻起蜂巢,蜜蜂卻各自出走,或重新建立據點。

石 Sir:英國好像很危險

早陣子倫敦地鐵發生恐襲。執筆之時,據報有 29 人受傷。無人損命,算是大幸。朋友越洋送上問候,我重提我倆現暫落戶伯明翰,未受事件影響。在移居英國之前,不少朋友都告誡我要小心恐襲。更有朋友當知道我要移居英國時,感到非常訝異,直呼:「英國/歐洲這麼多種族衝突,這麼多恐怖襲擊,你竟然還敢去?」不得不說,國際局勢雖有點緊張,但也不致要把英國看成甚麼死亡國度。我計劃移居英國前,也為此了解英國恐襲的風險。

恐襲背後:加泰隆尼亞的獨立攻防戰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將於 10 月公投,決定是否獨立於西班牙。選前不足兩個月,首府巴塞隆拿卻受到恐襲,造成數十死傷。在 3 天哀悼期內,統獨雙方暫時鳴金收兵,停止拉票活動,兩派政要更齊聚巴塞悼念。表面看來,恐襲成為團結一致的契機,然而實際上,彼此都拿恐襲「借題發揮」,踩底對方抬高自己,乘這人心脆弱之時,將遊離的選民搶過來。

潘度琳:曼徹斯特警隊——如何由榜尾變成「班霸」

自從曼徹斯特於 5 月份的恐襲發生後,城市的焦點不期然放在 Greater Manchester Police 身上。基於「吊橋效應」,民眾在恐慌之中定會更靠近政府及警方以求保護,而 GMP 的確沒有令人失望,不論在疏散人群,拘捕疑犯,到及後在 Facebook 以及 Twitter 上不停更新有關恐襲消息都極為迅速,乾淨俐落,靠著網絡的力量, 贏了不少掌聲。

為何 ISIS 會在菲律賓找到根據地?

恐怖襲擊接連發生,連亞洲國家也不能獨善其身。兩星期前,菲律賓馬拉韋市(Marawi)爆發武裝衝突,伊斯蘭武裝分子與軍警對峙良久,後者拯救平民行動失敗,近 200 人死亡,導致總統杜特爾特下令民塔那峨島(Mindanao)進入戒嚴狀態。該地區槍手聲稱自己效忠伊斯蘭國(ISIS),印尼國防部亦指菲國內有過千境外 ISIS 成員——這令人不禁問:為何 ISIS 會在菲國找到根據地?

恐襲會是壓垮保守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英國連環受襲,文翠珊焦頭爛額之際,仍堅決如期舉行大選。然而,當初贏面極大的保守黨,先因競選政綱得失選民,喪失大幅領先的優勢,再有接二連三恐襲發生,其反恐策略備受批評,進一步打擊執政聲望。恐怖份子奪去市民性命之餘,會否也奪去文翠珊僅餘的勝算?

恐怖襲擊演變今昔

倫敦橋恐襲爆發之後,英揆文翠珊宣稱國家現正面對新型威脅,英國警方反恐專員亦表示恐襲威脅已屆「完全不同以往」的級別,但回顧過去兩年歐洲各地的恐襲,其實由模式、對象乃至目的均相當類似,不過若與數十年前比較,恐怖襲擊的確經歷重大演變,今日要打擊恐怖主義亦更加困難。

最大殺傷力的非洲恐怖組織

近來埃及連月爆發恐怖襲擊,釀成數十人死亡,伊斯蘭國(ISIS)承認策劃恐襲。ISIS 自稱分部佈及非洲七國,但非洲最具殺傷力的恐怖組織並非 ISIS,而是肆虐索馬里的青年黨(Al Shabaab)。據美國智庫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統計,2016 年青年黨恐襲造成 4,000 多人死亡,超越盤踞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成為非洲最大的治安威脅。

倫敦橋恐襲給英國的反恐啟示

英國三個月內發生三宗恐襲,造成過百死傷,令國民質疑當局的反恐能力。英媒分析,倫敦橋恐襲融會兩種西方恐襲的傾向 —— 專挑平民下手及採取自製技術,曝露英國國防的漏洞。但文翠珊過去大幅削減警方預算,被指造成保安缺口,如今她說加強警力,又是否救國良策?英美專家持不同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