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主義

|共5篇|

唐明:法國外籍軍團和自由人

報名參軍不需要證件,已婚的人全部當作單身,可以重新給自己取名字,只要通過體格檢驗就能入伍,尤其是「牙口」要好,才能咬得動軍需餅乾。他們的格言是「軍團即祖國」,並不是為法蘭西報國盡忠。這支軍隊理所當然成為所有社會「棄兒」投奔的目標:窮人、罪犯、賭徒、債仔、異見人士、政治難民、落難的貴族後裔,以及失戀而不想當維特的少年,用自己的血汗爭取重生的機會。

唐明:Mandarin,一個過時品種

Mandarin 其實有點審美的意思,是「中式」的當然總稱,但凡甚麼黃花梨木的明式傢俱,龍紋或雲紋御製水洗,琉璃廠古玩店,茶館裡聽評書吃點心的消遣,如果有必要翻譯成英文,加上一個 Mandarin 的前綴,可能更易於對方理解——Well,也需要看對方是甚麼人。

唐明:一個舊世界的影子

夜車上發生些甚麼事,總是特別聳人聽聞,因為這是一個密閉空間。當夜幕降臨,在狹小的車廂裡,必須要比在家裡更為小心才能保持儀態,火車前進的節奏也有點搖籃效應,令大多數人沉沉入睡,在這最不設防的時候,火車上還有夜遊的人,失眠的人,或許還有一個穿著絲綢睡袍的女人在走廊裡驚鴻一瞥,又像幻影一樣消失,火車上現成就是一個「局」,難怪「東方快車火車謀殺案」令人如此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