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

|共7篇|

李衍蒨:簡說法醫學歷史(下)

法醫學最初來自東方文化,一直到 19 世紀才在歐洲被視為科學學科,但仍然不屬於獨立專業。雖然法醫學及法證學的發展一直以西方國家為主,但宋慈的「洗冤集錄」依然證明,即使古代醫學缺乏解剖生理學,當時的學者仍能通過對刑犯的愛心及觀察,加上「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精神,突破科學發展的限制。

疫苗達 70% 有效率?先看看「誤差範圍」為實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數碼分析技術愈來愈發達,主流媒體也大搞數據新聞,量化研究成為很多學科的主流。我們閱讀政治和疫情新聞時,不時會看到各種似是而非的數字。然而,不少讀者甚至是記者,都不曾接受基本的統計學訓練,未必能理解數字背後的真正含意,其中一個重要概念就是「誤差範圍」(Margin of Error)。

日本社會全面停擺,偵探社仍生意興隆

雖然日本未因武漢肺炎頒佈封國令,但當政府一聲令下呼籲民眾「自肅」,在強大的自我約束底下,大部分人避免外出,各行各業幾乎悉數停頓。但沒想到,必須「跑外勤」的私家偵探依舊生意興隆。為何全民 Stay Home 期間,需求反而有增無減?再者,當街頭人影稀疏,人人戴著口罩遮臉,偵探們要如何鎖定目標人物,進行跟蹤及偷拍?

【短片】宅在家 也能查出俄國大陰謀?

傳統上,國家、政府和某些國際組織把持著調查案件的權力和資源,面對涉及政權的衝突、懸疑未解的國際爭議,升斗市民是否就無計可施,只能被動地等結論?在網絡發達、資訊唾手可得的今天,Bellingcat 告訴世人:只要適當運用科技、智慧、觀察力和耐性,人人都可以為捍衛真相出一分力。

做人太假 捐錢愈多?

做太監或高級打工仔,主要職責就是當皇帝大笑時,在身邊陪笑。但有外國調查顯示,雙面人不客易做,每陪笑一次,道德危機就加深一分,令人自慚形穢,繼而尋求心理補償,例如捐錢和洗手。是次研究以實證指出真誠與道德的正向關係,屬全球首例──老生常談原來從未驗證。調查更指公司是虛情假意重災區,打工仔要如何保持心理平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