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共40篇|

廢膠太多,日本如何解決?

日本社會對整潔的注重,從其精緻的包裝便可看出。即便是便利店賣的一根香蕉,也要以膠袋包起來。看著衛生多了,廢膠卻也多了。去年聯合國環境署發表的一次性塑膠報告顯示,該國人均用於包裝上的塑膠垃圾量,在全球排行第二。作為今年 G20 峰會的東道主,日本決心解決這個難題。香港等鄰近地區,能否從中借鑒?

一週過去,吃下的微塑膠重量有如一張信用卡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 Isabelle Gerretsen 指出,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分析報告,每人平均一個星期會攝入大約 5 克,有如一張信用卡大小的微塑膠。這裡的塑膠並非指保鮮膜、膠樽、膠餐具等,而是大小不超過 5 毫米,極其微小的塑膠碎片。

齋戒月,反而更浪費食物?

除老弱病殘等可獲豁免,穆斯林在齋戒月期間,每天日出至黃昏,均不得飲食。撇除宗教背景,進餐次數減少似乎能省下不少食物,但事實並不如此。不少日間餓得飢腸轆轆的穆斯林,在黃昏過後的開齋飯(Iftar)選擇大快朵頤,反而造成大量食物浪費。

首個零垃圾社會,將在丹麥誕生?

香港堆填區即將飽和,政府推出的解決方法之一是垃圾徵費。撇除方案爭議不論,縱然努力減廢,有限的堆填地帶終會被塞滿。丹麥最東部的博恩霍爾姆島(Bornholm)近期亦面對類似問題。為此,當局計劃至 2032 年,島上所有垃圾均要成為可循環資源,建立首個無垃圾社會。

飲管之後:海洋潔淨了多少?

一段拯救海龜的影片,令塑膠飲管頓成為眾矢之的,人人得而誅之。全球飲食業紛紛承諾,不再主動派發飲管,說要為環保出分力。但未見其利,便先見其害。殘障人士對著飲料不知如何是好,有些食客更與店員發生口角。不過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指出,爭議背後藏著更大的問題 —— 光靠走飲管,根本不足以還地球一個乾淨的海洋。

抹手紙大國,背後的美國人欲望

在公眾廁所如廁後洗手,總會看到有人毫不吝嗇地扯下抹手紙,只為弄乾一對手;煮食時,在砧板上切好食材,有些人也會馬上用抹手紙抹走污漬;或在打掃時,因不想清洗抹布,也會用到抹手紙。在方便為上的社會,這些可能是香港人的日常,更絕對是美國人的日常,雜誌「大西洋」形容,美國人正居住在「抹手紙之國」。

陸仙鋒:全球向發泡膠宣戰

政府部門將於明年首季「帶頭」停用飲管及發泡膠飯盒, 然而管制或禁制即棄塑膠餐具的可行措施,卻仍處於「研究」階段。但我們不能再等了,早前強颱風「山竹」帶來的「發泡膠海」,相信大家仍歷歷在目。有人在清理災後垃圾時,竟然發現 22 年前出產的快餐店發泡膠盒,不禁令人深思:究竟地球上還有多少發泡膠和塑膠製品?它們要過幾多年才能被分解?

每一次洗衣,也在污染海洋?

提到流入海洋的塑膠廢料,膠樽可能是最深植人心的代表。但一些細小得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塑膠,更是無孔不入地影響海洋生態。在美國,一位滑浪風帆教練 Rachael Miller 便研發一件名為 Cora Ball 的洗衣球產品。在微粒隨洗衣水流出海洋,成為污染物前,先堵在洗衣機內。

與其回收塑膠,不如焚化?

英國國家審計署(NAO)早前發表報告警告,部分出口到國外的廢塑膠有可能最終沒有得到回收,而是落在堆填區。英國一些地方政府,如史雲頓自治市鎮議會正考慮中止回收塑膠,計劃以焚化處理,將於 12 月投票表決。如何處理塑膠,對於許多市政府而言,確是一道難題。

舊機回收,爆炸收場

又一年蘋果發布會,又一系列新 iPhone。當你心思思想要換機,盤算要否重金買部 XS Max 時,舊的那台又會何去何從?美國「華盛頓郵報」發現,iPhone、iPad 等電子產品被棄置後,無論你只是丟進垃圾桶,還是送去回收中心,容易爆炸收場。因為機內藏了一個微型「炸彈」,那就是鋰離子電池(lithium-ion battery)。

李明熙、Kimberlogic:俯瞰鳴門漩渦 到訪零廢城市上勝町

離開鳴門漩渦路上,尋找烏冬店醫肚。食過四國的手打烏冬,才知道以前食的烏冬如何不入流。這裡的烏冬有韌度和有口咬,還能食出小麥麵粉香,就算在街頭點一碗簡簡單單的蔥花生蛋烏冬,加幾滴豉油,亦絕不會失望。

網購包裝災難,解決第一步在於重用?

網購之好在於足不出戶,就能買到世界各地的貨品。但因運輸需要及保護貨物,包裝必不可少,網購愈多,所帶來的包裝廢物也就愈多,綠色和平更斥雙 11 購物節是「生態災難日」。為了防止情況繼續惡化,美國有初創公司生產可重複使用包裝,以應環保大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