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

|共7篇|

突厥國家聯合起來,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上週五在伊斯坦堡舉行的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正式宣佈更名為「突厥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urkic States)。中國「環球時報」本週二社論指,該組織反映泛突厥主義興起,地區國家有理由對之警惕。奧地利歐洲與安全政策研究所(AIES)高級研究員 Michael Tanchum 接受「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訪問指,突厥國家組織在區域上構成的「突厥走廊」(Turkic corridor),確實引起北京憂慮。

選舉戲一場:用透明票箱的專制政權

3 月 30 日,全國人大會常委會正式通過改革香港選舉制度。我們正身處於一個大時代;今年「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全球民主衰退浪潮已經持續 15 年,而 2020 年是冷戰後倒退情況最差的一年。在某些地方,荒謬的事情每天發生,假選舉取代真選舉,獨裁者卻假裝自己是三權分立的民主政府,搶著買透明票箱來演一場民主大戲。

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戰場,為何驚現敍利亞武裝?

據報日前有 55 名敍利亞武裝戰死,但葬身之地不是敍利亞,竟然是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場,感覺像是時空錯配,其實正反映背後縱橫交錯的國際形勢 —— 敍利亞武裝由土耳其僱傭以對付亞美尼亞,危及俄羅斯與阿拉伯多國區域利益,恐令衝突演變成代理人戰爭,也再度加劇北約內部矛盾。

從文明中心到全球最大死城,認識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爭

最近多處地緣政局劍拔弩張,南高加索也再起戰幔,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日前就主權爭議開戰。這兩個前蘇聯國家的領土一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30 多年前已經爆發戰爭,上演多場令人髮指的殺戮,遺下一座全球最大死城、一道可見的戰爭疤痕,並為今日戰事留下伏筆。

槍林彈雨成為日常的村莊

「她聽到連串槍聲,就立即低下頭,直奔回家。」面對子彈卻處變不驚的,竟是名 5 歲的幼稚園生,「她知道不能停下來。」女孩的祖母如此說。因為在這條位處亞美尼亞邊境的村莊 Movses,來自鄰國阿塞拜疆的突襲,就是生活的一部份,而懂得逃生保命,比甚麼都重要。

出發一帶一路國家留學前請注意!

政府近日硬推「一帶一路」獎學金計劃,又指計劃除了吸引「一帶一路」國家學生來港讀大學外,還會接受港生申請到沿線國家升學,惠及本地學生。先不談數目總共 10 億的獎學金是否港府向大陸的「政治獻媚」,沿線國家惹人憂慮的政治社會情況,已足以使不少學生卻步。不妨看看幾個「沿線國家」的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