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共56篇|

塞爾維亞成歐洲最污染國家,錯在中資企業?

近年先後有環保評級反映,塞爾維亞是歐洲最受污染國家,問題還引發示威浪潮,不少人把矛頭指向中資企業。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博士生 Vuk Vuksanovic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批評,中國資金通過「一帶一路」湧入塞爾維亞,投資項目卻以高污染產業為主,普遍未達歐盟標準,危害公眾健康,而當地政府只管以鐵腕手段隱瞞環境禍害。

中資項目為非洲帶來金錢,也帶來示威?

近年,中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計劃,矢志拓展在全球各地的影響力。其中一個策略是向各地政府提供低息貸款,又或者以國企名義直接在當地興建大型基建項目,非洲是中資機構投資熱點。有人會認為中資項目可以刺激非洲經濟發展,但四名來自荷蘭、瑞士、美國和意大利的學者在期刊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發表研究,指出中資項目所在地區往往更容易爆發示威。

武裝、綁架、自殺式襲擊:旨在將中資趕出巴基斯坦

位於巴基斯坦西部的俾路支省(Balochistan)多年來均有分離主義活動。近年俾路支解放軍等民族武裝力量針對政府的武裝衝突減少,然而「亞洲時報」報道,2018 年起,當地民族主義組織之間,興起反對中國等外部勢力干涉俾路支事務的思潮,並開始改變行動方向,轉為針對中國國民及其利益發動襲擊。

俄羅斯噩夢 —— 中亞、高加索中國化?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對部分前加盟共和國的影響力猶在,更視中亞及外高加索地區為其勢力範圍。然而,歐亞民族及宗教研事專家、前美國國務院蘇聯民族事務特別顧問 Paul Goble,日前在美國詹姆斯敦基金會撰文提到,莫斯科現時日益擔心北京會利用其軟實力,驅使中亞及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所在的外高加索地區出現「中國化」(Sinicization)。

中國特色的報道,正悄悄改變全球新聞格局

身為黨的喉舌,自然有責任唱好中國、說好中國故事。不過,記者 Louisa Lim 與 Julia Bergin 在英國「衛報」撰文,指現時中國正借外國記者之口,在其他國家訴說「中國好故事」。她們認為,接受「外判」的外國記者,最終都會在自己的新聞媒體上,用母語放大「中國之聲」。

被武肺衝擊的老撾,讓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老撾是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其中一個合作國家。當地經濟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促使該國首次向國際市場發行美元債券,加上原來所費不貲的大規模水利工程,為國家財政帶來巨大壓力。「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指出,老撾向中國借貸的金額愈來愈多,令中國成為最大貸方,有評論者更認為當老撾無法償還,最終可能需要將基建擁有權拱手讓予中國,以求抵債,或成「債務陷阱外交」(Debt Trap Diplomacy)另一例證。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謝習大哥】西巴爾幹:下一個中國經濟殖民地?

中國一帶一路持續引起債務陷阱憂慮,繼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乃至非洲多國之後,西部巴爾幹半島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喪失經濟主權的地區。馬歇爾歐洲安全研究中心教授 Valbona Zeneli 刊文剖析中方滲透策略,形容西巴爾幹或已成為中國「垂手可得的果實」,警惕西方世界及時回應西巴爾幹的經濟弊端,否則將失去歐盟的後園。

武漢肺炎,讓東南亞不再依賴中國?

近年,中國已成為東盟十國裡,其中九個國家的最大進口國,且對十國均是日益重要的出口市場。但武漢肺炎打擊全球旅遊、航運以至生產鏈,依靠中國投資、遊客消費的東南亞固然首當其衝。疫情或同時讓人窺見,一個不再過分依賴中國的東南亞。

全球口罩荒:中國商人在非洲的口罩爭奪戰

武漢肺炎爆發後,全球口罩需求急增,市場供應還未回復穩定,不單在香港和大陸一罩難求,連帶美國、南韓等國家都鬧口罩荒。在香港,近日就有商人開設口罩生產線,有民主派政黨甚至遠赴洪都拉斯搶購口罩。這場口罩爭奪戰,更蔓延到非洲,不少中國商人在非洲大量掃貨,有專家就憂慮會威脅非洲脆弱的醫療體系。

中國貿易史的教訓

美中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為去年 7 月起展開的貿易戰畫上逗號。貿易戰結果如何,人們尚未得知。若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明、清時代亦曾處於貿易困境。意大利漢學家 Francesco Sisci 於「星期新聞(Settimana News)」撰文,歸納明、清及中國當下,在面對全球貿易環境時,均有一個共通點 —— 沒有嘗試圖將自己融入全球貿易體系。

「一帶一路」哈薩克 —— 運「空貨櫃」就能走向成功?

與哈薩克接壤的中國霍爾果斯口岸,位於新疆伊犁州。2015 年,霍爾果斯口岸獲定位為「國際綜合交通樞紐,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戰略地位」。中國希望以此為門戶,將本國貨物帶到哈薩克列車,再運送至千里之外的歐洲,擴大「一帶一路」的歐亞陸上貿易規模。但在當地投入各種建設,是否真具促進貿易的作用,抑或惹來猜疑?

鄭和下西洋 —— 和平或侵略者?

澳洲廣播公司報道指,中國領導人無論到哪裡外訪,均大談其「一帶一路」倡議,並屢屢提及鄭和,將之奉為為中外友誼的象徵。當涉及與東南亞國家往來及中國和平崛起的話題時,鄭和更老是常出現。然而,這位「中國哥倫布」是否如官方一直所指,沒有恃著龐大的海軍艦隊,用於侵略擴張?

維吾爾族遭壓制,世界穆斯林領袖可有伸出援手?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上月獲中國批准,進入新疆「培訓學校」採訪。記者當時質疑,官方所謂轉化極端思想學校,只是一座又一座監獄。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遍佈世界各地,一方有難,其他穆斯林兄弟理應群起支援。然而,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教授 Azeem Ibrahim,在雜誌「外交政策」發表評論質疑,其他伊斯蘭教或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領袖,在中國面前,沒有為維吾爾人所遭待遇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