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

|共25篇|

真・女權之敵:專制主義

早期女性主義者專注爭取女性公民權益,如墮胎權和工作權利。但 90 年代第三波女性主義興起後,很多女權分子轉而關心一些非傳統議題,例如性解放、身體自主以及文本批判。然而,有學者提醒,在專制主義和獨裁化下,前人所關注的女性基本權益,其實還未得到保障。

先鋒還是暴徒?該如何判斷激進社運

荷里活曾經將 20 世紀初英國婦女選舉權運動,拍成電影「女權之聲」, 但原文 Suffragette 所指,並非「女權」之籠統,而是選舉權,目標非常明確。Suffragette 這個字,最終無可避免地和女權主義畫上等號,與她們本身具有爭議有極大關係。爭議之處在於她們的抗爭手段,可算「恐怖主義的苗頭」,還是可容忍的激進行為。

方俊傑:「蘇格蘭女王:爭名奪后」爭輸「爭寵」?

又來一齣宮廷爭鬥片。看牌面,「蘇格蘭女王:爭名奪后」不會差過「爭寵」。Saoirse Ronan 加 Margot Robbie,跟 Emma Stone 加 Rachel Weisz,平起平坐吧。看票房,「爭寵」是「蘇格蘭女王」的兩倍;看獎項,「爭寵」幫 Olivia Colman 成為影后,更加贏足一條街。如果你最喜歡勾心鬥角,「蘇格蘭女王」涉及兩國女王的爭鬥,橋段其實豐富多變過「爭寵」的兩個女人爭相討好安妮女王歡心。「蘇格蘭女王」的敗因在哪?

沙特女孩:從出生到死亡,一生都「被監護」

來自沙特阿拉伯的 18 歲少女 Rahaf Mohammed al-Qunun,日前稱受到家庭虐待,在泰國轉機時尋求澳洲的難民庇護。聯合國難民署已認可 Qunun 的難民身份,但 Qunun 的父親否認虐待女兒,雙方各執一詞。是次在社交網絡廣為流傳的事件,已引起人們對沙特阿拉伯實施嚴格監護制度的關注。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埃及裔美國記者 Mona Eltahawy,解釋沙特的監護制度如何運作,以及對沙特婦女的影響。

粉紅色的文化史

走過鬧市中的窄巷,粉紅色的霓虹燈管,象徵了廉價和庸俗的色情交易。在 18 世紀的上流社會,罕見的粉紅色衣物,卻曾是奢華風尚的代名詞。幾個世紀以來,社會對粉紅色所代表的意涵產生了巨大變化,它曾經在不同時期被認為象徵女性,代表女權,有時它是色情、媚俗,有時它是高雅,甚至含有犯禁的意味。「所有顏色都有它的指涉,但我認為粉紅色確實是最具爭議性,同時最分裂的顏色之一。它能夠引起人們異常強烈的情緒,無論是好還是壞的方向。」

賽車女郎:女權分子罪大惡極

一級方程式宣佈,往後賽事將取消聘用賽車女郎,指這個傳統慣例已不合時宜,有違當下的社會價值觀。贏得衛道人士稱許之際,卻有不少賽車女郎反而表示不滿,認為這除了讓她們丟失工作,同時也根本沒有為她們平反。禁令一下,反而判定了過去的指責言論都屬正確,她們只是被贊助商物化消費,衣著暴露的花瓶角色。有賽車女郎認為,批評者根本未有真正了解賽車女郎的工作以至制服樣式,便以女性權益騎劫了她們的工作權益:「我不曾覺得不舒服。我喜歡我的工作,如果我不喜歡,我才不會做。沒有人強迫我們,這是我們的選擇。」無疑是女性主義反被基層女性反噬的一次例證。

誰在鄙視

“No one is more arrogant toward women, more aggressive or scornful, than the man who is anxious about his virility.”
– Simone de Beauvoir, French writer and women’s rights activist

沒有人會比認為自己欠缺男子氣慨的男人更瞧不起、鄙視女性,甚或攻擊她們。
– 西蒙波娃(法國作家及女權主義者)

一條迷你裙,令沙特洗底失敗

沙特女模穿著露臍裝迷你裙,漫步於無人的古城之中,盡顯異國風情。相關影片流出網絡後,女郎疑因裝束「過份暴露」,違反穆斯林婦女的衣著規定,遭警方拘捕。消息一出引起全球爭議,網民炮轟違反人權,剝奪女性的穿著自由。美國「華盛頓郵報」外交事務記者 Adam Taylor 倒認為,此事的最大「受害者」,恐怕是沙特政府才對。

朱浩霆:投資界女權興起

Emma Watson曾說:「只有 7% 的導演是女人,為甚麼我們不說女人的故事,或讓女人說她們的故事?」。投資界也是一樣,根據基金評級機構晨星(Morningstar)於去年底發表的報告「Fund Managers by Gender: The Global Landscape」,全球基金經理人的男女比例為 5:1。就讓我們說說投資界的女權故事。

唐明:女權叛徒的懺悔

唐頓莊園有一集講到伯爵的男侍偷吻新來的男僕,結果吃了一記耳光,但伯爵聽說之後大不以為然:「要是我讀書的時候每一次被人偷吻都尖叫的話,我嗓子早就啞了。」 我想這位單車女郎肯定沒看過這一幕,否則她可以說:「要是每個開車的男人都問我拿電話號碼的話,倫敦要比現在塞車一百倍了。」果然,英國人雲淡風輕,笑看這個愚蠢世界的年代,都過去了。

冰島女性地位高尚,靠的是……

曾經,冰島也是個「男主外,女主內」的國家。每當丈夫出海捕魚,妻子便會身兼農夫、獵人等幾角,照料一家的起居飲食。不過,這設定自 1975 年起便有了突破性的變化。冰島女性逐漸意識到自己的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在國會中亦屬弱勢,在 63 位議席中僅佔寥寥 9 位,來到今天,現為世界經濟論壇(WEF)性別平等指數最高的地方。到底原因何在?

陶傑:Stand for something

四十年前今日,江青被捕,中國現代唯一的婦權偶像(Icon of Feminism),突然幻滅。江青被捕後,法國左翼婦女團體曾經在巴黎中國大使館門前示威抗議,她們將江青視為婦女英烈,聯想到著名畫家 Delacroix 那張手持三色旗露半胸乳的法蘭西革命畫,認為華國鋒代表了中國父權的反動逆流,捕捉江青,是中國一場反革命政變。

權力遊戲的政治:解放奴隸、女權、你死我活

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第 6 季完結,本季收視破盡紀錄,每集平均有 2,300 萬人收看。而星期日播出的結局震撼度堪比原子彈,看得觀眾雞皮疙瘩,到現在還是餘韻猶存。權力遊戲這套「神劇」能夠如此令人回味無窮,也許就是因為劇中的權力鬥爭,讓人不禁聯想到現實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