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共110篇|

鄭立:Scavengers —— 執行任務比起跟敵人交戰更重要,請不要分心

大家認為很重要的射擊、格鬥能力與武器,其實只屬次要,面對壓力時的冷靜判斷、專注不分心的態度,以及隱藏自己行為的沉默更加重要。遇上敵軍而不交戰,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務並不奇怪,這比起一堆大家開槍鬥準的外掛遊戲更有意思。

南海翻版?中國喜馬拉雅山邊境建村

2013 年,中國傳出在南海建立不同人工島,到近年,永暑礁已變成可供軍機升降的基地。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 Brahma Chellaney 指,中國正在喜馬拉雅山邊境照搬在南海造地的切香腸戰術(Salami tactics),建立不同邊境村莊。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

後杜林普時代:阿富汗和平進展的前景

到 2 月 20 日,杜林普就正式離任一個月。這一個月內,世界局勢已產生了很大變化。杜林普離任後,留下很多政治遺產,美國和塔利班的「全面和平協議」是其中一個最常被提及的,號稱結束長達 18 年的阿富汗戰爭,但又有人批評此舉令當地政局更混亂。2 月底將會是協議簽訂一週年,有媒體就檢討後杜林普時代的阿富汗和平進程。

加里寧格勒:未開始已結束的俄羅斯香港

在俄羅斯最西端的城市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有一棟離奇的「蘇維埃宮」(House of Soviets)。它原應是二戰時蘇聯成功佔據德國領土的象徵式建築物,然而最終象徵的,卻是蘇維埃系統的缺陷。其建築及結構差劣,長久以來無法使用,只得淪於荒廢。42 年後的今天,地方州長終宣佈預定今年春天將之拆除,然後重建一個「換湯不換藥」的新宮。

台灣的危機,日本可幫忙?

中國以「武統」姿態,不斷向台灣施加軍事、外交及經濟壓力,美國的台海戰略部署,自然成為局勢發展的關鍵。不過,美國戰略國際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高級顧問、日本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 認為,台灣對日本的國家安全至為重要。故一海之隔的日本亦隱隱為台灣憂心,但礙於同時尋求與中國建立積極合作關係,日本正陷入能如何支持台灣的困窘中。

【故宮書摘】祝勇:隔岸的甲午

1874 年,日本海軍羽翼未豐就開始了侵略戰爭,把大清帝國的領土台灣當作它的第一個目標。當時日本並不是大清對手,但大清帝國正沉浸在「同光中興」的盛世中,致力於「和平崛起」,加之俄國人在新疆的牽制,於是,在佔盡優勢的前提下,採取了息事寧人的態度,簽訂「北京專約」,向日本服軟,賠償五十萬両白銀。這讓日本人第一次嘗到了戰爭的甜頭,也看到了大清帝國的不堪一擊,從此對它不再恐懼。

小灰:現代軍章發展簡史(由美國內戰到二戰)

早在中世紀歐洲,貴族的侍從或麾下都會在左臂或左胸配戴一個小型的侍從配章(Livery badges),以表示自己所臣屬的領主勢力。侍從配章有別於出現在盾牌或戰袍上的家族紋章(Coat of arms),它的設計相對簡單,可以說是現在軍章的雛型。

陶傑:曾經,「領導世界」的成績

民主黨候任總統拜登宣佈內閣主要名單,並提名舊人布林肯出任國務卿。拜登說:「美國回來了,美國準備要領導世界。」這句話自然是針對杜林普所說的「美國優先」。然而矛盾的問題來了:拜登代表的眾所周知是左派,杜林普被視為極右。若一個左派的美國總統說:「美國回來了,美國要領導世界」,那麼美左是不是要維持全球挑動戰事四起的美帝國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