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

|共32篇|

咖啡與其發源地:全球最後的野生咖啡樹林

一覺醒來,匆匆出門後,很多打工仔都會選擇到咖啡店買一杯熱咖啡提提神,才到辦公室展開新一天的工作。現時我們享用到的咖啡,大部分都屬於小果咖啡,又稱阿拉比卡(Arabica),發源於今天埃塞俄比亞一帶的森林,後來被歐洲殖民者發現,並帶到世界各地栽種。現時全球只剩下為數不多的野生咖啡森林,在氣候變化下危在旦夕。

未竟的民主路:厄立特里亞獨立30年

今年 5 月,厄立特里亞迎來了獨立 30 周年。厄立特里亞被喻為「非洲北韓」,是世界最封閉的國家,政府血腥鎮壓異見聲音,人民連電話卡和護照也難以取得。有當年的革命義士就在英國廣播公司(BBC)自白,回首當初的革命熱情,也講述厄立特里亞未竟的民主路。

埃塞俄比亞人道危機,又一位和平獎得主的考驗

去年 11 月起,埃塞俄比亞聯邦政府,與北部提格雷地區爆發軍事衝突。聯邦武裝部隊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簡稱提人陣)的衝突至今已構成人道危機。然而,昔日主導國家政壇的提人陣,為何今日淪為打擊對象?2018 年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Abiy Ahmed),又是否繼昂山素姬後,另一個令人「跌眼鏡」的和平獎得主?

攻其不備:專制政權乘美國大選作惡

美國大選左右全球大局,故此舉世矚目,在近月搶佔各大媒體的新聞篇幅。正當西方世界注視大選情況時,各地的專制政權就乘機發動攻勢,例如昨日(11 日),香港有四名泛民議員被 DQ,較早前,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就狠批「中共乘美國總統選舉後陷入內鬥狀態,向香港民主派再踩一腳」。國際志願組織 The New Humanitarian 列舉了更多類似事件。

譚德塞上位路:從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說起

擁有社區衛生博士學歷的譚德塞(Tedros Adhanom),是世界衛生組織首位黑人、非醫生出身,以及一國一票選出的世衛總幹事,本來可以留名青史。可是,他一面倒親中的態度,被各國口誅筆伐,美國總統杜林普宣佈要中斷對世衛的財政支援。譚德塞曾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外交部長,他另一身份是國內左翼政黨「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簡稱提人陣)的重要成員,提人陣曾經以各種血腥手段統治埃塞俄比亞,在 90 年代,美國政府就曾經把提人陣列為恐怖組織。

埃塞俄比亞少數部族危機 —— 經濟發展的代價

正如「穩定」壓倒一切,經濟發展似乎已成為社會唯一追求。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近年亦在追趕經濟。自 2015 年,該國與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南部奧莫河平原建造一座連接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大橋,河岸的城鎮隨之發展起來。然而,奧莫河的其他工程早已令下游河水停止流動,當地人的生活亦因此改變。

奧比斯:「眼睛之母」改寫人生的故事

有否想過,奧比斯的出現,不單只能改扭轉受助者的生命,同時也為醫療人員帶來改變的希望?當奧比斯正在慶祝過去 20 年在埃塞俄比亞的工作,我們也很希望能為你介紹 Tsehay,奧比斯的眼科護理員。這位「眼睛之母」改變了超過 600 名受可致盲的砂眼影響的病人命運。她對於自己的工作非常有熱誠,而她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眼科護士。

奧比斯:Birketo「我只想再次看見」

當我們最初見到他的時候,他包紮著繃帶,左眼上方帶著血斑點。他的兒子雖然帶領著他走路,但他始終因為看不清楚而跌倒了。視力問題實在是他的一個阻礙。Birketo 被診斷出患上雙邊白內障,隨後獲安排接受右眼手術。完成手術後,Birketo 再三告訴我們,他感受不到任何痛楚,並非常希望能夠恢復視力。他說:「我只希望再次看見。」

奧比斯:成立眼科護理學會打擊砂眼

在埃塞俄比亞 Gamo Gofa 這個區域的中學,奧比斯特設了眼科護理學會,同學可以學習如何保護眼睛、了解在視力衰退時的應對方法,以及認識衛生對眼睛健康的重要性。生物科老師 Banchi 接受了奧比斯支援的初階眼科護理教育,現在為當地帶來了許多影響。她已經可以診斷出病症的初步病癥,並懂得轉介有砂眼或者屈光不正、白内障等問題的學生作治療。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推出繪本,呼籲關注兒童眼疾

「會唱歌的樹」故事講述關於一個叫伊利的小女孩,她常常坐在樹下,卻不跟其他小朋友玩耍。因為視力有問題,她從來看不見小鳥,因而相信是樹在唱歌。伊利的媽媽發現女兒的問題,就帶她到眼科診所。當她戴上眼鏡的一刻,她的生命徹底改變了。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打擊砂眼

砂眼是全球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會透過細菌感染,但可以預防的疾病。如果不及時治療,砂眼就會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眼瞼向內翻,這意味著睫毛會刮傷眼球,導致角膜永久受損。這種疾病在衛生條件差和水資源有限的地方蓬勃發展,由於水資源有限,所以影響了個人衛生,砂眼透過接觸感染者眼睛分泌的細菌快速傳播。

拉鋸多時,尼羅河「水戰」危機順利解決?

埃及一直對埃塞俄比亞計劃興建的巨型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感擔憂,擔心大壩會減少其國境內的尼羅河水資源。由此一條貫穿多國的河流可能會引起戰爭,但若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所以在開羅的雙邊會議上,兩國都試圖消除這種對「水戰」的恐懼。

護瞳行動:貧窮,多少頑疾假汝之名而生?

埃塞俄比亞婦女 Fatuma 因為患上沙眼,眼角膜被睫毛刮花而失明多年,只要是一米以外的東西她都看不到。為了醫好眼睛,Fatuma 得騎馬超過一小時才到達眼科外展營,接受手術改正睫毛生長的位置,以免情況繼續惡化。沙眼是一種貧窮病,曾幾何時香港也有沙眼個案,連中國、伊朗、緬甸也在近年宣佈沙眼已經絕跡。可是沙眼仍然困擾著 42 個國家,非洲佔大多數,埃塞俄比亞則是非洲情況最嚴重的國家。

李明熙、Kimberlogic:亂雜有章的亞的斯亞貝巴

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Addis Ababa)的城市規劃極凌亂,像是一座活迷宮,首次到訪且沒有導遊的話根本無從入手。我們第一站先到 Merkato 巿集,一遊非洲大陸最大的露天巿集。我們在 Merkato 巿集的電器街下車,說是一個巿集,還倒不如說是一個購物「區」更貼切。這裡有超過 7,000 個攤檔,有地攤、店舖,還有流動小販,從吃到穿、手機到家電、金飾到宗教用品,甚至零售或批發也有,你想要的都可以在這區找到。

李明熙、Kimberlogic:埃塞俄比亞活火山探險記

達納基勒窪地火山之旅,是我們來埃塞俄比亞的重頭戲。要登上 613 米的爾塔阿雷活火山,因為氣溫關係,必須待晚餐後才能摸黑 3 小時上山。走進火山口時,導遊千叮萬囑只能一個跟一個地走,因為腳下不少乾化熔岩是空心的,踏上去時會發出「咚咚」聲,而且很容易被踏破,若一踏空便有機會失足,掉進萬尺下的熔岩裡。

Gloria Chung:奧運跑手的致勝食物——苔麩

苔麩擁有超級食物的所有特質:低纖、高鈣、高蛋白質,不含麩質,對麩質敏感的人也可以進食;升糖指數低,糖尿病人吃後血糖不會快速飆升;同一份量的苔麩,鐵質比全麥粉高 1 倍,鈣質高 5 倍,比牛奶更高,對有奶類敏感或者患有乳糖不耐症的人,是最佳的鐵質補充劑。據說苔麩亦是埃塞俄比亞奧運跑手的致勝原因,因為鐵質多,能為跑手慢慢補充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