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

|共25篇|

奧比斯:「眼睛之母」改寫人生的故事

有否想過,奧比斯的出現,不單只能改扭轉受助者的生命,同時也為醫療人員帶來改變的希望?當奧比斯正在慶祝過去 20 年在埃塞俄比亞的工作,我們也很希望能為你介紹 Tsehay,奧比斯的眼科護理員。這位「眼睛之母」改變了超過 600 名受可致盲的砂眼影響的病人命運。她對於自己的工作非常有熱誠,而她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眼科護士。

奧比斯:Birketo「我只想再次看見」

當我們最初見到他的時候,他包紮著繃帶,左眼上方帶著血斑點。他的兒子雖然帶領著他走路,但他始終因為看不清楚而跌倒了。視力問題實在是他的一個阻礙。Birketo 被診斷出患上雙邊白內障,隨後獲安排接受右眼手術。完成手術後,Birketo 再三告訴我們,他感受不到任何痛楚,並非常希望能夠恢復視力。他說:「我只希望再次看見。」

奧比斯:成立眼科護理學會打擊砂眼

在埃塞俄比亞 Gamo Gofa 這個區域的中學,奧比斯特設了眼科護理學會,同學可以學習如何保護眼睛、了解在視力衰退時的應對方法,以及認識衛生對眼睛健康的重要性。生物科老師 Banchi 接受了奧比斯支援的初階眼科護理教育,現在為當地帶來了許多影響。她已經可以診斷出病症的初步病癥,並懂得轉介有砂眼或者屈光不正、白内障等問題的學生作治療。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推出繪本,呼籲關注兒童眼疾

「會唱歌的樹」故事講述關於一個叫伊利的小女孩,她常常坐在樹下,卻不跟其他小朋友玩耍。因為視力有問題,她從來看不見小鳥,因而相信是樹在唱歌。伊利的媽媽發現女兒的問題,就帶她到眼科診所。當她戴上眼鏡的一刻,她的生命徹底改變了。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打擊砂眼

砂眼是全球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會透過細菌感染,但可以預防的疾病。如果不及時治療,砂眼就會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眼瞼向內翻,這意味著睫毛會刮傷眼球,導致角膜永久受損。這種疾病在衛生條件差和水資源有限的地方蓬勃發展,由於水資源有限,所以影響了個人衛生,砂眼透過接觸感染者眼睛分泌的細菌快速傳播。

拉鋸多時,尼羅河「水戰」危機順利解決?

埃及一直對埃塞俄比亞計劃興建的巨型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感擔憂,擔心大壩會減少其國境內的尼羅河水資源。由此一條貫穿多國的河流可能會引起戰爭,但若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所以在開羅的雙邊會議上,兩國都試圖消除這種對「水戰」的恐懼。

護瞳行動:貧窮,多少頑疾假汝之名而生?

埃塞俄比亞婦女 Fatuma 因為患上沙眼,眼角膜被睫毛刮花而失明多年,只要是一米以外的東西她都看不到。為了醫好眼睛,Fatuma 得騎馬超過一小時才到達眼科外展營,接受手術改正睫毛生長的位置,以免情況繼續惡化。沙眼是一種貧窮病,曾幾何時香港也有沙眼個案,連中國、伊朗、緬甸也在近年宣佈沙眼已經絕跡。可是沙眼仍然困擾著 42 個國家,非洲佔大多數,埃塞俄比亞則是非洲情況最嚴重的國家。

李明熙、Kimberlogic:亂雜有章的亞的斯亞貝巴

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Addis Ababa)的城市規劃極凌亂,像是一座活迷宮,首次到訪且沒有導遊的話根本無從入手。我們第一站先到 Merkato 巿集,一遊非洲大陸最大的露天巿集。我們在 Merkato 巿集的電器街下車,說是一個巿集,還倒不如說是一個購物「區」更貼切。這裡有超過 7,000 個攤檔,有地攤、店舖,還有流動小販,從吃到穿、手機到家電、金飾到宗教用品,甚至零售或批發也有,你想要的都可以在這區找到。

李明熙、Kimberlogic:埃塞俄比亞活火山探險記

達納基勒窪地火山之旅,是我們來埃塞俄比亞的重頭戲。要登上 613 米的爾塔阿雷活火山,因為氣溫關係,必須待晚餐後才能摸黑 3 小時上山。走進火山口時,導遊千叮萬囑只能一個跟一個地走,因為腳下不少乾化熔岩是空心的,踏上去時會發出「咚咚」聲,而且很容易被踏破,若一踏空便有機會失足,掉進萬尺下的熔岩裡。

Gloria Chung:奧運跑手的致勝食物——苔麩

苔麩擁有超級食物的所有特質:低纖、高鈣、高蛋白質,不含麩質,對麩質敏感的人也可以進食;升糖指數低,糖尿病人吃後血糖不會快速飆升;同一份量的苔麩,鐵質比全麥粉高 1 倍,鈣質高 5 倍,比牛奶更高,對有奶類敏感或者患有乳糖不耐症的人,是最佳的鐵質補充劑。據說苔麩亦是埃塞俄比亞奧運跑手的致勝原因,因為鐵質多,能為跑手慢慢補充能量。

意國避談之恥:亞的斯亞貝巴大屠殺

20 世紀初,非洲國家多遭西方列強殖民統治,傷痕累累,國運苦厄,二戰前曾被意大利佔據數年的埃塞俄比亞亦不例外。1937 年,埃國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發生大屠殺,意軍在當地殺害上萬平民,埃國官方甚至指有 3 萬人無辜慘死。即使事件慘絕人寰,意國迄今仍未就屠殺向埃國道歉,在意大利學生的教科書上,也不見其影蹤 —— 而歷史學家 Ian Campbell 則拒絕遺忘,寫書為這段歷史填補空白,痛陳意國當年的殘酷。

原人:世界不是零距離 被消失的埃塞「種族」抗爭

大台的旅遊節目「世界零距離」大受歡迎,奇異的國度,加上方東昇的爛 gag 笑話,收伏不少香港人。轉眼來到第三季,第一站是埃塞俄比亞(埃塞),節目標榜「真.埃塞」。訪問前奧運長跑金牌得主的商業大亨基比斯拉斯和現任總統穆拉圖大談經濟發展,再介紹特產玫瑰花和咖啡,風花雪月之餘,偶有提及埃塞的問題,成功用新聞包裝的旅遊節目。

樂施會:甜蜜蜜生產線 助埃塞俄比亞小農改善生活

全球氣候變化衝擊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氣候變化令降雨變得不穩定,大大影響當地小農戶的生計。小農當中,大部分土地由男性持有,女性農民沒有地權,連種植農作物發售的機會都沒有,缺乏收入,陷入貧窮。樂施會與夥伴支持 5,000 多名當地農婦養蜂取蜜,逐步發展成「甜蜜蜜」生產線,將蜜糖運送至國內外發售,更出口遠至歐盟,助婦女脫離貧窮。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原人:旅行劣食傳——埃塞俄比亞的原始重口味

原始部落,除了千年前的衣著飾物,最重要有千年食物。今年我們追求食物的原味道,有機耕種,無農藥,新鮮,但他邦的老味道,可能是現代人的劣食。不少遊客希望走入當地人生活,但真是走入了,才知道「中伏」,一失足成千恨,回頭已是百年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