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

|共39篇|

動物如何投票解決分歧?

在日常生活中,大至決定一國之首,小至去哪裡吃午餐,我們都習慣用投票來解決分歧。原來在大自然當中,並非只有人類才懂得以文明的方式,尊重多數人的決定。「紐約時報」便整理出數種會利用投票表達意向的動物,其中的方式更是耳目一新,例如:打噴嚏。

陶傑:並不容易

因此一切只有例如年輕人投票踴躍,加香港半年的事態令許多台灣中年和老年人深表同情。若無此一變化,加上韓國瑜呼籲接受民意調查的支持者不要講真話,保守估計,蔡英文得勝當在一成半至兩成之間。甚至只有半成與一成之差。

【英國大選】年輕選民將再次成為關鍵?

英國 2017 年大選,海量新登記的年輕選民成功令工黨議席大增,導致第一大黨保守黨無法在國會中取得過半席位,結束壟斷狀態。2019 年 12 月 12 日,英國大選將提前進行,以儘快解決僵持不下的脫歐問題。兩年過去了,年輕選民有增無減,英國國會或再次迎來巨變。

推動民主的特別「墨水」

在香港,當選民在票站內出示身份證領取選票後,工作人員就會在登記冊將人名劃線作識別。但新一屆區議會選舉中,有選民投票時卻發現身份證已被登記。在不使用電子科技的情況下,到底要如何避免上述情況?印度做法是,在已投票選民手指上塗上擦不掉的墨水,以防舞弊及重複投票。

演算法能代我們選候選人嗎?

網絡大大改變人們的生活,買東西不需出門,付錢不需用現金,就連旅遊配套也有度身訂做的方案。但唯獨選舉,全球仍維持著最初的樣子。在香港區議會選舉當日,天一亮人們便落街排隊投票。從身份證對照、投票,到點算,整個過程用最原始的人手方式進行。隨著人工智能和演算法愈趨成熟,是否能夠代我們選擇理想人選?

選舉網上投票,還未是時候?

近年,不少國家參與選舉的人數均見減少。如果投票能夠更為方便,例如容許選民網上投票而不必特意前往投票站,或許能夠吸引更多人運用他們神聖的一票。除非通過郵寄,傳統投票通常在受控的私密環境之中進行;網上投票則為遠程,令人產生欠缺私隱的疑慮。據法國電腦科學與自動化研究所學者 Steve Kremer 所指,要以網上電子投票取代親身投票,還有一段路要走。

應付氣候暖化的敵人 —— 民主中的世代之爭?

作為「地球之肺」,亞馬遜森林大火影響的可不止巴西、南美的氣候環境,更影響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氣候變化一直是不同國家共同關心的議題,然而,何以多年來問題始終難解?劍橋大學政治學教授、「民主會怎麼結束」作者大衛.朗西曼(David Runciman),於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就民主國家而言,氣候政治往往囿於年輕與年長選民間的角力。

比利時投票率高企,有賴強制投票?

5 年一屆的歐洲議會選舉上月結束,整體投票率僅為 5 成,比利時以 88% 率冠絕其餘成員國。回顧 1999 至 2014 年 4 次議會選舉,整體投票率皆不足 5 成,但比利時總能維持極高比率。何以同為歐盟一員,比利時國民卻能在相對冷漠的氣氛中,踴躍投下神聖一票?當地學者認為,一切基於把投票化作公民義務。

印度大選 —— 消失的女選民

印度政治及現代史作家 Ornit Shani,曾言 1947 年起,印度成年公民獲得投票權是「後殖民國家的驚人成就」。作為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大國,印度於此確實成就斐然。不過,今天的印度能否切實保障人人平等的投票權,仍留有疑問。「英國廣播公司」報道,70 多年後的 2019 年大選,仍有約 2,100 萬名女性被剝奪投票權。

美國中期選舉:年輕首投族成關鍵

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共和黨於參議院贏下過半數議席,力保不失,民主黨則取得眾議院控制權,時隔 8 年,重奪多數黨身份。今屆政治氣氛更見濃厚,美國民眾投票意欲大為踴躍,尤其年輕選民人數空前激增,更被視為民主黨與杜林普政權平分秋色的關鍵。「經濟學人」分析指出,民主黨對於拉攏年輕選民的態度,較共和黨積極,而且普遍美國年輕人對杜林普的工作滿意程度只有 26%,更有 59% 的年輕人表示他們是「永遠不會」投票給杜林普。隨著新生代的政治覺悟,以及反對黨回歸國會,有政治分析員形容:「對杜林普來說,挫折只是剛剛開始。」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重奪眾議院,反助杜林普連任?

美國中期選舉今日正式開鑼,將會改選參議院約 3 分 1 議席,以及眾議院全數 435 個議席。現時參眾兩院均由共和黨控制,民主黨固然望能「撥亂反正」,贏得眾議院過半數議席重掌主導。倒是不少共和黨擁躉因厭惡杜林普,決定要倒戈相向,為民主黨再添勝算。不過「華盛頓郵報」分析,共和黨若失眾議院,反而對杜林普有利,助他連任總統。

從巴基斯坦「潮語」弄清選舉亂局

巴基斯坦前日大選,外表風流倜儻的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Imran Khan),以政治素人形象打著「反貪」旗號,在昨日未公佈點票結果已宣告勝利。他登上總理寶座在望,打破該國兩黨輪替執政的慣例,但看似是政壇「新氣象」的背後,軍方卻涉嫌幕後操縱選舉。要理清這個亂局,不妨從幾個當地流行的政治「潮語」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