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

|共57篇|

【美國中期選舉】左右選情的雙重國籍人士

本週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將會決定參眾兩院會由哪一黨把持。鑑於政治愈趨兩極化,民主及共和兩大黨目前勢均力敵,任何一方也無明顯勝算。部分專家分析,擁有雙重國籍的海外選民數目較少,卻也足以在這場激戰之中左右結果。但投票基制混亂及基礎設施不足,往往窒礙這些關鍵少數投下神聖一票。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不能忽視的亞利桑那州新選民

美國將於 11 月 8 日舉行中期選舉。美國總統拜登期望民主黨力保國會參眾兩院控制權,但這場選戰充滿未知數,選舉結果將影響拜登餘下的任期和兩年後的大選。在關鍵州之一亞利桑那,非法移民湧入和邊境安全問題成為焦點,隨著當地獲得公民身份的新移民數目不斷上升,拉丁裔人口比例佔多,他們可能在中期選舉發揮一定作用。

新憲法強調環保、墮胎權,為何智利人投票否決?

智利新憲法公投,在強制投票下遭近 62% 票數反對,意味著該國仍將維持 1980 年代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軍事獨裁統治背景下的憲法。2020 年 10 月另一場公投裡,近 8 成智利人曾贊成更換憲法,時至今日,新憲法草案卻遭大多數人否決。不同媒體分析,過於激進的變革、部分充滿爭議的條文,是導致這份長達 170 頁、共 388 條條文的新憲法草案最終失敗的原因。

約翰遜避過下台厄運,對其本人及保守黨有甚麼啟示?

6 月 6 日,全國保守黨議員就著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不信任動議進行投票。事件其中一個起因,是他被發現在封城抗疫期間舉行派對,而 5 月份英國保守黨在地方選舉大敗,也進一步威脅他在黨內的地位。約翰遜最終以 211 票支持、148 票反對勝出,不過表現屬近代最差。艾塞克斯大學政治學教授 Paul Whiteley 就在 The Conversation 剖析選舉結果對保守黨的啟示。

有票也不投:法國選民的憤怒、失望和冷漠

對外地遊客來說,法國布爾岡市鎮 Auxerre 名不經傳,但過去 40 年,在當地跑出的總統候選人,均為最終勝利者,令其成為政治風向標。來到 2022 年這屆,距離首輪投票不到兩個月,很多居民卻仍無心水,只覺得投誰都一樣,便打算有票也不投。他們對民主制度的憤怒、失望和冷漠,亦是眾多法人的心聲。

瑞士不信任政府的解決方法:公投

瑞士日前舉行公投。四項議題中除了否決「取締動物實驗」外,通過「禁止煙草廣告」、否決「取消證券發行印花稅」、否決「資助媒體計劃」的結果,均與瑞士聯邦議會及政府立場相左。瑞士資訊(Swissinfo)報道指,公民在四項議題中有三項不支持政府觀點,或許與疫情環境有關。

選舉戲一場:專制國家投票率暴跌的成因

香港立法會選舉將在 12 月 19 日舉行,特首林鄭月娥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聲稱「政府工作做得好、公信力高時,投票率反而會降低」,「因為民眾沒有強烈的訴求要選擇一些議員來監督政府」。其實政治學有大量文獻,分析投票率高低的成因。在 2020 年,有論文就分析中亞和高加索國家投票率何以暴跌,關鍵是選舉的競爭大大減少,各方陣營都懶理。

選舉戲一場:用透明票箱的專制政權

3 月 30 日,全國人大會常委會正式通過改革香港選舉制度。我們正身處於一個大時代;今年「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全球民主衰退浪潮已經持續 15 年,而 2020 年是冷戰後倒退情況最差的一年。在某些地方,荒謬的事情每天發生,假選舉取代真選舉,獨裁者卻假裝自己是三權分立的民主政府,搶著買透明票箱來演一場民主大戲。

「境外投票」的結構性問題

10 月 28 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接受議員質詢時說,政府正積極研究境外投票,讓 33 萬常住廣東省的香港永久居民,都可以參與投票,但香港民研早前的研究顯示,有近 6 成人表示反對。其實境外投票的概念,即使在民主國家都爭議不絕,有學者和國際組織,就指出有關概念存在多個結構性問題。

【美國大選】明知必敗,依然參選的第三政黨

每屆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及民主黨候選人都是焦點所在。儘管兩黨制下,總統寶座幾乎必然由共和或民主黨人取得,但選舉期間,參選總統的政黨代表不一定限於兩黨。今屆大選,亦有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及綠黨(Green Party)等第三政黨及獨立候選人參選。

美國大選提早投票預測 —— 早鳥一定有優勢?

截至 20 日,美國總統大選提早投票人數已超過 3,500 萬,打破 2016 年 10 月 23 日 590 萬人提前投票的紀錄。誰人得勝自然最令人關心,提早投票選民的意向,就成為部分人預測的根據。有分析人士相信,提早投票有利拜登選情、打撃杜林普部署。然而,美國政治分析員兼記者 Steve Chaggaris 提醒,不要被提早投票率高企所騙。

追蹤中國在聯合國人權議案的投票紀錄

今年,聯合國大會改選部分人權理事會成員,中國成功以 139 票當選,其餘當選國家還有俄羅斯、古巴、尼泊爾、巴基斯坦和烏茲別克等,上述國家的人權紀錄均劣跡斑斑,惹來國際危機組織等人權組織批評。多年來,中俄等國被指在安理會袒護獨裁盟友,令聯合國難以軍事介入人權災難。去年,有學者就分析了中國自加入聯合國以來,有關人權議案的投票紀錄。

「國家安全」如何成為極權打壓選舉的工具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選舉制度,目的是要營造民主假象,建立政權認受性,又可分化反對勢力和避免國際制裁。儘管選舉制度並不公平,但若過程中稍有不慎,當權派系也有下台風險,近例就有岡比亞和馬來西亞。專制政權就不斷研究操控選舉的方法,而「國家安全」就成為了他們的新工具。

重溫委內瑞拉 2018 年大選的 DQ 風暴

2019 年,委內瑞拉陷入嚴重內亂。總統馬杜羅在 2018 年勝選後再次就任總統,惹來國會議長瓜伊多不滿,自封為臨時總統,帶領民眾起義。內亂持續一年多,至今尚未平息,有人歸咎於失敗的經濟政策以及外國勢力干預,但其實事件近因,是 2018 年大選的 DQ 風波,反對黨被禁絕參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