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

|共30篇|

疾病政治學:為何疫病是個政治問題

不少學者擔心,像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世紀疫症會再次降臨。全球學者都為下一場世紀大疫症嚴陣以待。挪威卑爾根大學學者 Kristian Bjørkdahl 和 Benedicte Carlsen 就在 2019 年編輯出版了 Pandemics, Publics, and Politics 一書,提醒大家若想好好備戰,就要先了解一個真相 —— 每場疫症爆發都不僅是流行病學的問題,它同樣是一個政治問題。

中國貿易史的教訓

美中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為去年 7 月起展開的貿易戰畫上逗號。貿易戰結果如何,人們尚未得知。若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明、清時代亦曾處於貿易困境。意大利漢學家 Francesco Sisci 於「星期新聞(Settimana News)」撰文,歸納明、清及中國當下,在面對全球貿易環境時,均有一個共通點 —— 沒有嘗試圖將自己融入全球貿易體系。

菲律賓快餐王 Jollibee,五年內挑戰麥當勞和肯德基?

吃慣了麥當勞和肯德基,在營養不良的連鎖快餐選擇中,偶然都想嘗試新口味。但哈迪斯早已不再,漢堡王又不是隨處相見,你可會想起 Jollibee(快樂蜂)?來自菲律賓的連鎖快餐店 Jollibee,在香港或只是少眾之選,但其實在菲律賓本國,該公司的銷售額遠遠超過所有連鎖快餐店對手,包括全球最大的麥當勞和肯德基。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 Tony Tan Caktiong 重申,他的目標是將 Jollibee 業務擴張到東南亞、中國、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並希望在五年內讓 Jollibee 躋身全球五大連鎖快餐店品牌。

人口老化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現代科學昌明,醫療系統發達,壽命界限愈推愈後。根據聯合國人口報告,人類平均壽命延長至 70 以上。目前,世界人口中有約 9 億 6 千萬人為 60 歲以上長者,到 2050 年,世界人口中年過 60 的將升至 21 億人,佔屆時預測人口(98 億人)的 21%。人口老化已成不可逆的大勢,對全球經濟影響深遠。當老友記愈來愈多,究竟哪些國家的經濟會首當其衝率先受到威脅?

白銀:國際貨幣的起源

史上第一種國際貨幣不是美元,而是白銀;不在 20 世紀發明,而是早於 16 世紀通行。史家對全球貨幣起源有多種看法,其中一種為西方視角,以 1565 年西班牙商船隊首度往返亞洲與美洲為起點,又有一種是中國觀點,以 1540 年代明朝帝國大量需求白銀為契機,促成洲際貿易,並誕生第一批世界貨幣。

無處不在的世界級味精公司

可想像過,此刻你冰櫃裡囤的雪糕的雲呢拿香氣、口裡嚼的香口膠的薄荷精、正在牛飲的冰可樂的調味劑、身上散發的洗髮水和柔順劑味道,都可能來自同一公司?說的不是大財團霸權壟斷市場,而是我們習以為常的香精與味精。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Jürgen Habermas 篇)

美國杜林普挾民粹上台,全球政治光譜日益靠右,左翼學者如何理解趨勢轉移?德國哲學家、社會學家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認為,杜林普及右翼民粹崛起出於政經結構失衡,加上眾多巧合而成,雖然並非一種新式專制主義,但卻帶來兩極化的趨勢,足以動搖西方政局穩定。左翼受限於全球新自由主義思維,無法解決貧富懸殊,右翼民粹乘勢「竊取政治議程」,反全球化的主張引來國族主義的復興。哈伯瑪斯表示,左翼勢力應該通過跨國合作,致力解決社會不公,達致一種「合乎社會期望的全球化政經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