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制

|共11篇|

「我不在乎殖民主義」—— 英國平等事務大臣惹論戰

網媒 VICE 日前披露,英國保守黨新星兼平等事務大臣 Kemi Badenoch 在 2018 年的 WhatsApp 對話紀錄,批評她在對話中直言不在乎殖民主義,又指「在此之前,(當地)從來沒有任何『權利』的概念」。然而,牛津大學道德與教牧神學欽定教授 Nigel Biggar 支持其論說,認為即使英國昔日曾參與奴隸貿易,卻也在 19 世紀,將非洲人從活祭和當地本身的奴隸制中解放出來。

歸還以外:進化中的荷蘭國家博物館奴隸制展覽

近年社會爭議博物館應否歸還掠奪所得文物。去年,法國批准歸還過去掠奪的貝寧青銅器藏品;近期則有德國同意歸還 1,200 件青銅器。面對殖民與掠奪等歷史事實,西方國家及博物館除了歸還文物,還有沒有其他選擇?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正舉辦「國家博物館與奴隸制展覽」,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史實。

分裂美國輝格黨,是重整力量的契機

從「杜林普分裂共和黨」或「擺脫杜林普,製訂新路線」等評論,探索共和黨未來路向,到傳聞指杜林普將另組第三政黨,美國共和黨前路尚未明朗,會否如部分媒體所言面臨崩潰,尚待觀察。但即使其因分裂而倒下,往後亦可能再有能與民主黨分庭抗禮的政治組織崛起。今天兩大黨之一的共和黨,正是在 19 世紀中,從另一大黨輝格黨(Whig Party)的分裂中崛起。

【*CUPodcast】花費百年才廢除的香港蓄婢制

香港在開埠之前,富戶家中有幾個「妹仔」乃等閒事。但自 1841 年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在港洋人得悉蓄婢制度後,感到強烈的文化衝擊,甚至提升至有關人權的討論。香港的蓄婢制由 1844 年開始為人討論,但要待到 1938 年,蓄婢制度才在法例上正式被禁。為何香港的「妹仔」問題,需要用上近百年時間來處理?

販毒、盜竊、種族、性,促成現代奴隸制

「奴隸制」的定義,乃指一個人為他人所擁有、法律視之為財產,並遭剝奪了自由人所擁有的大多數權利。現代是否已擺脫奴隸?又或奴隸制隨時代變遷,已換了形式?1839 年由廢奴主義者 William Wilberforce 成立的反奴隸國際組織(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迄今運作超過 180 年。組織的存在,也許便是現代奴隸制的註腳。

言行不一?再審奴隸主華盛頓

華盛頓的蓄奴史較少受學者注意,美國歷史學者 Mary Thompson 長年在其故居維農山莊從事研究,近作 The Only Unavoidable Subject of Regret 詳細披露美國國父的種種不便真相。她認為,獨立戰爭令華盛頓改觀,自由信念促使其批評蓄奴。不過美國史家方納認為,華盛頓言行不一,其廢奴意願值得質疑

華盛頓夫人擁有的奴隸,比丈夫還多

華盛頓帶領北美十三州走向獨立,建立民主自由的美國。但立國之初,自由平等不屬於所有人;華盛頓本人即為一名奴隸主。更鮮為人知的是,華盛頓夫人瑪莎·華盛頓(Martha Washington),擁有比丈夫人數更多的奴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歷史教授 Stephanie E. Jones-Rogers 亦發現,往後的 1850-60 年代,白人女性佔整體奴隸主比例約 4 成。蓄奴,原來無分男女。

壓榨奴隸只靠皮鞭與威嚇?加勒比奴隸制不是你所想

每當談到黑人奴隸制度,大家定當聯想到皮鞭,奴隸要不是臣服於皮鞭之下,就是不服奴隸主淫威揭竿起義,但種植園內的黑奴人數往往是白人 10 倍有多,難道單靠鞭子便足以管束黑奴嗎?歷史學家 Christer Petley 最新著作分析英屬牙買加的案例,指出奴隸制殘酷之處其實在於軟硬兼施,以複雜的階級等第,促使奴隸間互相競爭,服膺於制度之下,以致嘗試掙脫枷鎖的黑奴寥寥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