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選舉

|共25篇|

【美國大選】明知必敗,依然參選的第三政黨

每屆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及民主黨候選人都是焦點所在。儘管兩黨制下,總統寶座幾乎必然由共和或民主黨人取得,但選舉期間,參選總統的政黨代表不一定限於兩黨。今屆大選,亦有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及綠黨(Green Party)等第三政黨及獨立候選人參選。

唐明:美國鄉民美國的心

在一些歐洲國家,「其居民認為自己是外來移民,毫不關心當地命運。他們也不參與當地的重大變化,甚至並不了解,只是偶然聽到而已,更有甚者,他們對自己村莊的遭遇、街道的治安、教堂的處境,都無動於衷……如果一個國家,每個人都軟弱無權,又缺乏任何共同利益,無法聯合起來,怎能抵抗暴政呢?」

美國大選,為何賓州總是搖擺

每逢美國大選,各個搖擺州份都是兩黨候選人的決勝戰場。其中,賓夕凡尼亞州今屆更可能成為左右大選結果的關鍵州份。「得賓州,得天下」並非空話,據當地地方媒體 York Daily Record 指出,1920 至 2016 年共 25 次總統大選中,其中 20 次跑贏賓州的候選人同時勝出整場大選。然而,要奪下搖擺賓州並不容易。因為在這個掌握 20 張選舉人票的州份,超過 1,200 萬人口分佈在州內不同地區,各有不同取態。

一切都是政治:浮動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本月 18 日逝世,其職位亦告懸空。總統杜林普以避免雙數大法官可能出現 4-4 裁決為由,堅持提名第 9 位大法官,但在總統大選年提名大法官,難免引起爭議。事實上,在 1869 年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不斷變動,亦曾出現雙數,相關人數與任命,一直由政治因素左右;國會亦能通過變動大法官人數,實現所屬黨派的政治目標。

偽民主的國度,人民將「奉陪到底」

今年 4 月,高齡 82 歲的阿爾及利亞時任總統布特弗利卡在輿論壓力下正式辭任,結束 20 年領導者身分。12 月 12 日將為新一屆大選投票日,23 名候選人當中最終只有 5 人「入閘」,而且均為布特弗利卡的舊下屬或支持者,民眾質疑他們是前總統的傀儡,所謂的民主選舉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於是再度上街抗議,要求他們全數退選,否則罷絕投票。

烏克蘭選舉:喜劇演員將成總統?

烏克蘭總統大選首輪投票結束。初步點算結果顯示,喜劇演員出身,現年 41 歲的澤連斯基以 30.2% 得票領先。第二輪投票將於本月 21 日舉行,預計將是澤連斯基與波羅申科之爭。近年來,政治素人崛起的現象已非新鮮事,但主打抗俄、愛國的波羅申科,仍於首輪投票敗予毫無政治經驗的澤連斯基,箇中原因值得探討。

伊斯蘭保守勢力:印尼總統大選勝出者?

2019 年印尼總統選舉將於 4 月 17 日舉行。距離選舉尚餘約兩個月時間,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的支持度暫時領先對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不過,印尼作家 Eka Kurniawan 於「紐約時報」撰文,指無論成為下任總統的人是誰,真正勝出者,將是激進團體支持的保守派伊斯蘭勢力。

津巴布韋選總統,拉票靠一條頸巾?

津巴布韋今天舉行全國選舉,亦是自執政近 40 載的前總統穆加貝下台後,當地的首場大選。年初緊急接任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Emmerson Dambudzo Mnangagwa),能否繼續領導國家,仍要看選民一票。不過,近日姆南加古瓦出席競選活動,肩上總是搭著那條鮮艷的國旗頸巾,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個獨特造型,原來別有用意。

委內瑞拉的「蛇齋餅糭」

委內瑞拉周日將會舉行大選,在傳統反對派候選人皆被「禁賽」之下,現任總統馬杜羅可謂穩操勝券,但為表自己乃眾望所歸,連日積極落區拉票。周三,競選團隊來到東部的圭亞那城(Ciudad Guayana)舉行大型集會,馬杜羅聞歌起舞,大批支持者歡呼助威,現場還大派三文治和果汁,一片和樂融融。但很多參加者並未忘記,這是一個缺糧缺藥的國家。他們前來幫忙造勢,嘴上說是擁護,心裡卻另有所求。

【穆加貝辭職】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下)

全球最老的統治者,穆加貝統治津巴布韋 37 年,終有完結一天。不過,將「總統」當作「王位」般傳承的非洲國家,其實不只津巴布韋。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部分國家元首卻是繼承父親之位上台,或正有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以下好幾個。

陳蕾:在奧巴馬之前,另一位瞄準白宮的黑人領袖

點票後,當選人固然成為萬千焦點,落敗者只得黯然下台,當中有些華麗轉身,投身其他崗位,但更多消失於公眾視線。Huffington Post 的 Podcast 節目 Candidate Confessional 特意訪問多位在美國選舉落敗的公眾人物和有份籌謀的競選經理,剖白承受失敗的心路歷程,當中嘉賓包括在 1984 年和 1988 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著名黑人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

陳蕾:3 個 Podcast 緊貼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總統大選已進入倒數階段,相關資訊撲天蓋地而來。多個美國新聞時事節目也在過去數月主力討論選舉發展,包括由左右兩黨代表進行傳統辯論的 Left, Right & Center、棄花邊新聞而集中評論政治議題的 DecodeDC、與選舉中重要人物作親密對話的破格清談節目 Off Message。在芸芸的 Podcast 節目中,以下 3 個別具特色,從不同角度切入,分析這場史上最富戲劇性的選舉。

陳蕾:With Her——希拉莉創先河以 Podcast 助選

希拉莉上月中推出官方助選 Podcast 節目 With Her,是首位利用 Podcast 作為拉票平台的總統候選人。她夥拍著名 Podcast 主持及製作人 Max Linsky,與聽眾分享邁向總統寶座之歷史旅程上的軼事。首集名為「Hi, Hillary」,甫開始 Max 便問該如何稱呼她,希拉莉毫無架子地開玩笑:「你可以叫我希拉莉,或是國務卿女士,甚至『喂,你』,悉隨尊便。」

彭博進擊的站台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除了普京,連彭博也適用。謠傳前者為了打擊希拉莉,不惜爆料為拉杜林普一把,即使二人素未謀面。後者更擺明車馬,以「黨外人」身份,在民主黨黨大會為希拉莉站台。但有分析質疑,比起讚揚希拉莉有多能幹,彭博更賣力唱衰杜林普,從其生意到政見,批評得一文不值。一場總統大選,淪為私怨戰場。

古雅典的沒落:揭示美國命運?

自由貿易、移民,國際聯盟、三個都是美國總統選戰的關鍵詞。不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候選人,他們都批評自由貿易損害美國本土經濟、對貿易聯盟卻步;而杜林普對收緊移民政策的強硬立場,更是深入民心。或許這些主張均是為了「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但古希臘雅典的歷史卻告訴世人:保護主義難以收效,反會招致惡夢。雅典沒落時的政局,和今日的美國可謂有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