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

|共39篇|

不朽的反納粹義士:蘇菲索爾誕生 100 年

在納粹黨統治期間,德國人的反抗運動不多,100 年前誕生的蘇菲索爾(Sophie Scholl)正是代表人物。她就讀大學期間,因散播反納粹文宣被判叛國,淪為被國家放棄的年輕人,但堅韌不屈的政治意志卻成為傳奇,其名已被德國人奉為反極權的代名詞。

【為何要播?】歌舞片反駁新疆集中營指控

西方社會指控新疆強迫勞動、抵制新疆棉,成為全球關注議題。一向強烈否認迫害維吾爾人的中方,自然通過不同管道嚴厲駁斥,強調「真實的新疆和諧穩定繁榮美好」。強硬反駁之餘,亦不忘軟性手段宣傳。上月 28 日,由新疆黨委宣傳部組織策劃的青春歌舞電影「歌聲的翅膀」隆重獻映,「紐約時報」稱,中國正藉電影,向國內外觀眾推廣觀察新疆的另一個視角。

美色誘惑 —— 南韓 80 年代反北韓宣傳單張

南韓的「禁止散發反北韓傳單法」將在本月底生效。韓戰停戰以來,韓國人向朝鮮邊境放熱氣球散播宣傳單張的心理戰場面也許不復見。談到反北韓傳單心理戰,80 年代的南韓,曾興起向北韓投放美女照片傳單,嘗試以美人計分散北韓士兵注意力及招降。

抗疫的公共行政學:訴諸恐懼已不合時宜?

公共衛生是一門跨領域的學問,除了醫學和微生物學外,也涉及公共行政的知識。政府要透過各種工具,調節大眾的集體行為。例如政府會透過訴諸恐懼,令市民遵從衛生指引。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Amy Lauren Fairchild 和哥倫比亞大學社會醫學教授 Ronald Bayer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認為這種方式已不合時宜,而且會有反效果,醫學討論應回歸實證。

古拉格的遮醜布:蘇聯如何掩飾集中營暴行?

古拉格集中營伴隨蘇聯誕生,勞役囚犯至死的問題一直存在,但這個活人地獄卻經常被忽略。普立茲獎得獎作家 Anne Applebaum 作品「古拉格的歷史」發現,1920 年代古拉格建立之初,國際社會確曾關注過虐囚問題,也發起過抵制古拉格產品的運動,究竟蘇聯是如何反擊批評,最終把垂死囚犯消音?

「戰狼畫手」:中國大外宣新路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本週一在 Twitter 發佈一張改圖,圖中顯示澳洲士兵用刀架著阿富汗兒童的喉嚨,澳洲總理莫里遜為此要求中方道歉。儘管如此,該圖作者、中國 CG 畫家烏合麒麟卻於日前製作另一圖片「致莫里森」批評對方。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定居澳洲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談及本名傅宇的烏合麒麟如何在中國聲名鵲起,成為「半官方宣傳畫家」。

Moyashi:天下文章一大抄

「抄襲侵權」與「二次創作」是存在界線的,即使該界線並非絕對。然而公營事業與商業謀利毫無疑問是越界的,這無法再以「民間二創」為由豁免。雖然你可以辯稱自己沒有在參考,是自己原創,或者「天下文章一大抄」之類,正如香港警察的說辭,反正今天都是說了便算。

環保靠名人加持,真的有用?

對大眾來說,環保可能是這麼近那麼遠的事 —— 日常生活雖有不同方式踐行,但冰川融化、雨林消失彷彿太遙遠。名人宣傳環境保護工作,或許能吸引人們注意。隨著氣候危機愈來愈受關注,名人「加持」環保事業的情況亦變得普遍,不少致力推廣環保的公眾人物,因而備受讚譽。不過,名人效應是否真能化為實際效益,吸引受眾一同出一分力?

闖出武肺大禍,中國卻如日中天?

武漢肺炎爆發之初,不少分析師斷言,疫情是對中共管治的一記重擊,甚至形容是中國的「切爾諾貝爾」。但到今日病毒肆虐全球,有評論警告,中國正試圖營造抗疫成功的形象,扭轉劣勢,讓人民相信外國更危險,有政府監控反而更安全,對外又宣傳「中國模式」更優秀,趁機在國內外謀取政治紅利。

俄版病毒起源說:武漢肺炎來自……

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說法,在中國傳得沸沸揚揚。另一邊廂的俄羅斯,早在 2 月亦曾在社交媒體發動輿論戰,把矛頭指向美國。不過,最近俄國似乎已找到新「元兇」——  歐洲國家。有來自歐盟的觀察人士指,俄國媒體正利用疫情大流行,傳播假新聞及錯誤信息,在西方製造混亂。

由「病毒源頭」到「全球抗疫先鋒」的中國宣傳

從外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於 2 月初製作的「意大利人擁抱中國人,支持抗疫」短片,到近期「中國派遣特別醫療隊前往意大利」片段,可見中國對自身的宣傳,已由較早前的「我不是病毒」,走到今天的「馳援外國」。有專家指出,隨著中國武漢肺炎新病例下降,中方開始動用各種宣傳機器,改善國際形象,並將其威權體制描繪成應對危機的理想方式。

【武漢肺炎】政府愈打擊流言,病毒擴散愈廣

繼搶米後,廁紙成為本地謠言流傳下的搶購目標。不少謠言,確實由人惡意散佈,導致各種「盲搶」行為。但撇除這類別有用心的可鄙行為,不妨反思,為何有人主動傳播錯誤信息?又為何有人相信未經核實的消息?要找出答案,或可參考雜誌「外交政策」過去所報道,中國政府在「打擊謠言」方面遇上的問題。

國家形象低落,該如何重塑?

上世紀 90 年代,哥倫比亞被視為「充滿毒品、綁架和殺戮」的國家;克羅地亞爆發時長 4 年的內戰,頹垣敗瓦隨處可見;盧旺達的種族大屠殺令人望之卻步…… 這些曾經歷低潮、醜聞滿佈和危機四伏的國家,現今已重回正軌,躍身成為世界旅遊熱點之一。扭轉國家形象絕非易事,「紐約時報」便嘗試分析它們的成功之道。

落入納粹手中的電台廣播

藉著社交媒體,人們可以迅速傳遞真相、在抗爭路上互通消息。然而,社交媒體的宣傳力量,亦可以反過來為極權所用。1930 年代,德國納粹主義者正是利用當時先進的無線電廣播,宣傳扭曲的價值觀,荼毒德國人。在今日技術更發達的年代,善用宣傳固然重要,提防有心人從不同途徑利用媒體意圖作分化,更為重要。

成名之謎:為何牛油果能紅,青菜蘿蔔卻不能?

牛油果、羽衣甘藍、奇亞籽及藜麥等超級食物,近年紅遍全球,知名度超越荷里活明星。但是世上蔬果那麼多,為何這幾種能成為飲食界寵兒,創下數以十億計美元的收益,改變男女老幼的飲食習慣,青菜蘿蔔蘋果橙卻名氣平平,乏人追捧?更重要的是,這種食物界「明星效應」對我們有何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