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

|共44篇|

在後杜林普時代,反省美國菁英階層的暴政

杜林普數個月前在爭議聲中下台,自由派菁英歡呼喝采,一如既往嘲弄杜林普選民低學歷、鄉下佬。著名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桑德爾(Michael Sandel)卻在新書「才德的暴政」(The Tyranny of Merit,台譯:成功的反思)警告,才德至上的制度,使菁英階層恃才傲物,被全球化淘汰的勞工卻尊嚴掃地,積累的民怨成就杜林普上屆當選,但菁英階層始終不明白自己該負的責任,未能反省政治失敗的成因。

陶傑:曾經,「領導世界」的成績

民主黨候任總統拜登宣佈內閣主要名單,並提名舊人布林肯出任國務卿。拜登說:「美國回來了,美國準備要領導世界。」這句話自然是針對杜林普所說的「美國優先」。然而矛盾的問題來了:拜登代表的眾所周知是左派,杜林普被視為極右。若一個左派的美國總統說:「美國回來了,美國要領導世界」,那麼美左是不是要維持全球挑動戰事四起的美帝國主義?

神探奧巴馬:前總統懸疑小說,英雄歸來的想像

美國總統杜林普頻頻見報,但不少美國人或已看厭了金髮狂人的新聞,他們開始想念「已退休」的前總統奧巴馬。在奧巴馬離開白宮之後一年,圍繞他的書籍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近日在美國出版的一部奇書,就描述了一位完全不同的前總統奧巴馬。在書中,奧巴馬單人匹馬殺入特拉華州的飛車黨大本營,手持短身散彈槍,從一群全副武裝的惡棍手上營救他的多年夥計 —— 前副總統拜登。奧巴馬卸任一年後,有關他的 FF 小說,正火速在美國興起。

秋後算帳:希拉莉才是該問 What Happened? 的人

希拉莉多年來精心部署,渴望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豈料最後大熱倒灶,輸給杜林普。等了大半年,她終於出版新書「What Happened」,總結競選過程,剖析落敗原因,告訴大眾當時到底「發生甚麼事」。不過「華盛頓郵報」外交及內政專欄作家 Marc Thiessen 認為,書名應改為「What Happened?」才對,因為她本人似乎仍未搞清,大選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致其白宮夢碎。Thiessen 更對她這種「我雖有錯,但他們更錯」的態度,逐點提出反駁,直指她對敗選責無旁貸。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為何政界難有時尚男神?

環顧全球政客的穿著,確實可用「奄悶」形容。特別是男士們,清一色恤衫西褲,若是競選要職,也不過是換套更貴的西裝而已。既墨守成規,更毫無特色。縱然我們都明白,西裝代表專業、穩重和承擔。但既然非穿不可,也絕非無財無勢,為何這麼多政客老是衣不稱身,像個穿著父親西裝去見工的畢業生?原來有的是故意,有的卻是難免。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下)

奧巴馬任內 8 年,美國貧富差距擴大?是,也不是。奧巴馬政府在緩和貧富不均方面的支出比例冠絕歷屆總統,任內所有階層工資見漲,基層和中產受惠程度近數十年最大,貧窮人口大幅下降,加上平價醫保法案實行以來,起碼 1,600 萬基層得以津貼投保,即使陷入貧困亦不至於失去醫療保障。生活質素與經濟條件普遍改善之下,為甚麼在數字上貧富程度依然日益懸殊?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上)

奧巴馬卸任在即,各大傳媒盤點任內 8 年經濟政策,一方面肯定奧巴馬帶領美國走出金融海嘯危機,另一方面批評改革措施不足,成果「不夠完美」。經濟雖然是數據主導的範疇,但統計數字並非事實的全部,要客觀評價功過,不可不知其背景。譬如,論斷奧巴馬的經濟遺產之前,不如先問一地經濟與該國領袖有多大關係?

陶傑:奧巴馬八年的改變

奧巴馬芝加哥告別演說,展示八年政績,聲稱已經成功減少失業、與伊朗達成禁核協議、與古巴改善關係。他說:「改變,不是能一蹴而就的,需要時間,而且要靠你們一起努力。」八年前,奧巴馬正是憑一個 Change 字參選,而且得勝。Change 這個字本身中性,要視乎「變好」還是「變壞」。

總統的最後一課:如何說再見?

一周過後,奧巴馬就要卸任美國總統。但在告別演說上,他不光是數算政績,為其履歷「打磨拋光」,呼籲國民捍衛民主、團結一致時,說得鼓舞人心,感謝妻子米歇爾時,更是動容落淚。剛柔並重的言詞,搏得輿論讚好,算是為他的 8 年任期,畫下完美句號。這種告別演說,其實是美國總統的傳統,始於首任的喬治華盛頓,他既創了先河,也留下了經典。

陳蕾:在奧巴馬之前,另一位瞄準白宮的黑人領袖

點票後,當選人固然成為萬千焦點,落敗者只得黯然下台,當中有些華麗轉身,投身其他崗位,但更多消失於公眾視線。Huffington Post 的 Podcast 節目 Candidate Confessional 特意訪問多位在美國選舉落敗的公眾人物和有份籌謀的競選經理,剖白承受失敗的心路歷程,當中嘉賓包括在 1984 年和 1988 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著名黑人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