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

|共58篇|

埃爾多安下一個難關:年輕人

由總理到總統,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過去十多年大選中,不曾吃過敗仗,面對數百萬年輕人即將成為首投族,總統及其政黨固然希望贏得他們的支持。但據「德國之聲」報道,許多年輕人因政府政策及感到被漠視,似乎不願支持現屆政府,這或會成為打破其連任的伏線。

武肺橫行,有助拉倒歐洲最後獨裁者?

白俄羅斯公民社會發展未臻完善,加上國會或總統選舉一直被指受到操縱;素有「歐洲最後獨裁者」之稱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1994 年至今依然在位。然而,武漢肺炎肆虐白俄,似乎為這個國家帶來一點改變。雙月刊「新東歐」刊登的評論文章指,從是次大選可見,白俄羅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公民參與浪潮。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陶傑:並不容易

因此一切只有例如年輕人投票踴躍,加香港半年的事態令許多台灣中年和老年人深表同情。若無此一變化,加上韓國瑜呼籲接受民意調查的支持者不要講真話,保守估計,蔡英文得勝當在一成半至兩成之間。甚至只有半成與一成之差。

【未來總統學】台灣大選(1):韓國瑜篇

2020 年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受全世界注目。各總統候選人風格鮮明,政綱、談吐,舉手投足都受到大眾關注。陶傑就邀來台灣資深媒體人許復,一起談談這次選戰。今集「星 CUP 人物」,兩人會先從韓國瑜入手 —— 許多人說他沒甚麼學問,但實際上他是一位「非常聰明的表演者」?

西班牙大選:極右政黨進入主流?

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束,除了誰主政局,極右政黨聲音黨(Vox)在大選期間亦極受關注。該黨取得超過 1 成選票,預計取得 24 個國會議席,是軍政府年代結束以來,首次有極右政黨進入國會。英國「衛報」報道指,聲音黨在是次大選的崛起,代表「西班牙例外論」經已結束 —— 近年席捲歐洲的極右政治風潮,終於來到西班牙。

印尼大選:無論誰勝誰負,都離不開中國掌控?

印尼舉行總統大選,選戰的焦點卻遠在北京。反對派候選人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批評競逐連任的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親中」,盲目爭取中國投資,恐令國家負債累累。然而,英國廣播公司亞洲財經記者 Karishma Vaswani 分析,無論最終誰勝誰負,都得處理棘手的中印關係,甚至依靠北京的財力以維持經濟增長。

當電影成為候選人拉票造勢工具

「印度不會懼怕恐怖,讓恐怖懼怕印度!」這類愛國大片的露骨台詞,無論放在哪個國家,相信大家都不以為然,但由敏感角色、在敏感時刻說出口,卻可觸發軒然大波。印度下週即將舉行國會大選,一齣以現屆總理莫迪為主角的傳記電影,居然就在今個星期五公映,把莫迪神化為印度愛國英雄,對選情的影響顯而易見,叫一眾反對派領袖及輿論譁然。

解散「泰愛國黨」後,軍政府下一敵人:社交媒體

泰國大選即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除了法院宣佈解散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外,軍政府與反對派的媒體宣傳戰亦是另一焦點。軍政府掌握電台、報紙等傳統媒體,反對派的宣傳大本營則是社交媒體。英國「衛報」報道,與上一次 2011 年大選相比,現時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已十分普遍。對此,軍政府亦有加強管控社交媒體的舉措。

從巴基斯坦「潮語」弄清選舉亂局

巴基斯坦前日大選,外表風流倜儻的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Imran Khan),以政治素人形象打著「反貪」旗號,在昨日未公佈點票結果已宣告勝利。他登上總理寶座在望,打破該國兩黨輪替執政的慣例,但看似是政壇「新氣象」的背後,軍方卻涉嫌幕後操縱選舉。要理清這個亂局,不妨從幾個當地流行的政治「潮語」入手。

斯洛文尼亞向右轉,靠的是匈牙利? 

右翼政黨能在歐洲多國掘起,媒體可謂「功不可沒」。意大利的「五星運動」被指以錯誤資訊詆毀對手,仍能殺入新組建的聯合政府。奧地利極右的「自由黨」亦長期利用旗下電視台 FPÖ TV,散播信息和打下基礎。但論操控輿論造勢,最厲害的還是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不僅在競選連任期間,以移民潮威脅大造文章煽動選民,甚至把手伸向斯洛文尼亞,透過親信投資的當地媒體,吹捧同樣反移民的候選人 Janez Jansa,令他勝出日前的大選,連帶這鄰國齊向右轉。

首現政黨輪替,馬國明天會更好?

馬來西亞執政超過 60 年的「國民陣線」首度敗選,92 歲的馬哈蒂爾在週四晚上順利宣誓就任新首相,其領導的「希望聯盟」聯合政府將上台執政,為大馬獨立以來首次政黨輪替。前首相納吉在任期間醜聞累累,很多馬來西亞人夢寐以求將其拉下馬,但有分析憂慮「希望聯盟」的政策對經濟未必有利,部分競選承諾更可能削弱經濟穩定,能否延續其強勁的經濟增長,仍是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