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

|共57篇|

全民考古:鼓勵大眾參與的公共考古學

水務署在深水埗主教山施工期間,發現古羅馬式的戰前圓拱蓄水池。在一眾街坊、區議員和專家爭取下,特首林鄭月娥也終於開腔表示主教山遺址值得保留。城市學家黃宇軒指,早在古蹟未被發現前,一眾街坊、山友已由下而上把主教山營造成有人情味的社區,呼籲守護古跡之餘,也要守護山中的社區寶藏。多年來,學界就有關於「公共考古學」(Public Archeology)的討論。

李衍蒨:骸骨對關懷與愛的啟示

在發現骸骨的附近墓地看來,團隊頗肯定當時的糧食供應並不穩定,饑荒幾乎是經常會發生的事,周邊的骸骨也有營養不良的跡象。但在當時的社區或社會中,人們依然願意以僅有的資源幫助有需要的人。他們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人及生命,是備受重視的。

2020 是史上最差一年?問問歷史學家再說

「時代週刊」以「史上最差一年」作為年終總結,但放諸數千年的人類歷史維度,如此說法又是否經得起考驗?有歷史學家就認為,答案其實是公元 536 年。當年有神秘煙霾蔽日遮天,歐亞大陸陷於漆黑近 18 個月,此後農作物失收,大量人口饑荒死亡,致命鼠疫緊隨其後,究竟現今科學如何解答連串異象?

李衍蒨:推翻狩獵採集定型的女獵人

一直以來,我們對於前人在社會及家庭分工的角色,都有既定的感覺及印象,就是「男主外、女主內」。而在以前的狩獵採集(hunter-gatherer)社會中,就有著男性負責狩獵,女性負責採集的說法。不過,最近在秘魯(Peru)安第斯山脈(Andes Mountains)Wilamaya Patjxa 高原的一個深坑考古發現,就證明了這個既定印象並不準確。

維京人南征北討,全因獨男過盛?

以兇暴強悍見稱的維京海盜,為後世留下不少傳奇,但缺乏書寫傳統下,我們難以摸索維京人的社會面貌。有瑞典考古學家出版新書,透過考古成果提出多項有趣發現 —— 維京人盛產獨男,可能是其南征北討的重要誘因;有女性可在軍中身居高位,有男性竟以全身女裝下葬,性別秩序超乎當今尋常。

李衍蒨:考古與癌症

1993 年,考古學家發現一名西伯利亞「公主」木乃伊,她的紋身從肩膀延伸到手部。當地原居民指出,「公主」對他們來說是「先知」般的存在,其紋身預示著給人類的訊息,亦深信她自願放棄生命保護地球。最後,研究發現「公主」死於乳癌,且有服食大麻止痛的習慣,她所謂的「先知」能力,有機會是因為服食大麻而出現的幻覺。

李衍蒨:法醫考古學

很多鑑證科或有關調查人員,從沒有了解過如何尋找隱藏墓地或亂葬崗,甚至比較少接觸和處理這類案件。他們最常見的錯誤,是以為愈快找到並挖起骨骸或屍骸愈好,這很容易導致骨骸損毀、並破壞骨骸周邊的證據!法醫考古學的出現,就是想減低這類可以避免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