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基因學家表示,復活長毛象有助對抗氣候變化。 圖片來源:Creative Commons
有基因學家表示,復活長毛象有助對抗氣候變化。 圖片來源:Creative Commons

隨着基因工程技術進步,近年物種復活計劃突飛猛進,起碼 25 種已滅絕動物有望重現人間,渡渡鳥、斑驢、恐鳥、披毛犀和長毛象通通可能僅屬「暫時性絕種」,不過亦有意見質疑復活工程對現世的影響是否有利。對此,研究再生長毛象的科學家就提出一個合理而迫切的理由:氣候變化

長毛象又稱猛獁象(Mammoth),早於 480 萬年前出現,受冰河時期結束及人類捕獵威脅,數千年前絕跡。近年科學家在西伯利亞地底掘出冰封屍骸,血液及活細胞保存良好,可用於培育生殖細胞,是復活長毛象的第一步。哈佛大學基因學家 George Church 團隊則以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將長毛象的 DNA 植入大象細胞,當基因組完全吻合長毛象,便將細胞置入雌性非洲象體內作為胚胎培育,令長毛象得以「重生」。

長毛象的牙齒巨大,用於咬磨凍土的植被。 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長毛象的牙齒巨大,用於咬磨凍土的植被。 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為何要復活長毛象?George Church 解釋,全球暖化致使西伯利亞永久凍土急劇融冰,釋出大量溫室氣體,假如長毛象復活,放牧於凍原一帶,冬天時可以壓低積雪,寒流得以通過;夏天時推倒樹木,讓死草有空間生長,減低土壤的碳排放。預計凍土氣溫將下降 15 度至 20 度,能大幅緩和融冰速度,為人類爭取多數十年時間應對氣候變化。

除此之外,比起單純研究基因排列,復活物種更有助理解部分基因的作用,例如長毛象的血毛素對部分人類疾病或有潛在療效,又或有助人類禦寒,但須動物在生,從基因變異中研究有機體的運作才能驗證。George Church 團隊目前已剪輯長毛象 15 組主要基因,仍有 30 多組尚待處理,成果可期。

除長毛象外,復活其餘滅絕物種如旅鴿(Passenger Pigeon)和胃育蛙(Gastric-Brooding Frog)亦被認為有助保育環境或促進醫療研究,有「另一種倫理」支持,相信本世紀將見證不少物種重生,但恐龍則不在此列,因為駭骨的 DNA 已隨年月崩解,難以重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