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

|共4篇|

短暫的被失蹤,讓恐懼蔓延

近年委內瑞拉民眾反對馬杜羅統治的抗爭持續;瓜伊多與馬杜羅爭奪國家管治權至今,後者仍然掌握國政。「紐約時報」引述兩個人權組織上週五發表的報告,當中記錄 2018 至 19 年間,馬杜羅政府管治下有多達 700 多宗強迫失蹤事件,為其政權遏制、懲罰異見者與反對人士的重要手段。

【誰的安全】入獄的作家與知識分子,所犯何事?

倡議言論自由的美國筆會(PEN America)本週發表的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至少 238 名知識分子與作家因其作品而被拘禁,遍佈 34 個國家,大部分來自中國、沙特阿拉伯及土耳其。報告強調,作家及知識分子時常通過作品,提供全新觀點,並「助壓制性社會中的公民設想另一種未來」,而他們也常在「一個國家轉向極權之時」,率先成為攻擊目標。

以假新聞之名,把記者拉進獄中

當人人都說打撃假新聞時,亦不得不得提防有人藉「假新聞」的罪名,囚禁報道真相的記者。本月 11 日,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發表報告,指今年已是連續第 4 年,超過 250 名記者因工作被捕入獄。其中遭指控撰寫假新聞而被監禁的新聞工作者人數,相較往年的 28 人增至 30 人。

何謂「政治犯」?一場身份政治的角力

9 名加泰隆尼亞獨派領袖,因為 2017 年舉辦獨立公投,於今個月被西班牙最高法院判囚 9 至 13 年,事件觸發當地大規模示威。在香港,超過 4 個月的反送中運動,警方至今亦拘捕超過 2,600 名示威者,現時有四百多名被起訴。當警察濫捕變成常態,就會出現愈來愈多「政治犯」,可是如何定義「政治犯」一直是複雜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