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共23篇|

【為何要播?】歌舞片反駁新疆集中營指控

西方社會指控新疆強迫勞動、抵制新疆棉,成為全球關注議題。一向強烈否認迫害維吾爾人的中方,自然通過不同管道嚴厲駁斥,強調「真實的新疆和諧穩定繁榮美好」。強硬反駁之餘,亦不忘軟性手段宣傳。上月 28 日,由新疆黨委宣傳部組織策劃的青春歌舞電影「歌聲的翅膀」隆重獻映,「紐約時報」稱,中國正藉電影,向國內外觀眾推廣觀察新疆的另一個視角。

從伊斯坦堡到安卡拉,維吾爾母親尋親之路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已過去兩個多星期,不過對幾名身處土耳其的維吾爾母親來說,婦女節或許才剛結束,而她們的權益尚待更多關注。皆因這五位母親在婦女節當日從伊斯坦堡徒步出發,上週三抵達首都安卡拉的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大樓,爭取土耳其政府協助尋找她們在中國失蹤的孩子。

新疆集中營 VR 動畫紀錄片:Reeducated

得獎紀錄片「理大圍城」被迫停播同時,美國有電影節卻放映一部以新疆為題的紀錄片 Reeducated,以 3 名曾關押「再教育營」的哈薩克人經歷為據,揭露營中的真實情況。但由於無法實境拍攝,一幕幕駭人場面必須靠動畫重構,配合 VR 技術令觀眾恍如置身現場。

認定種族滅絕後,關鍵在冬奧?

中國在新疆是否涉及種族滅絕罪行,近期掀起爭議。繼人權倡議者與「經濟學人」分別支持或反對「種族滅絕」指控後,加拿大下議院日前通過決議,認定中國對維吾爾族施行種族滅絕。此後會有甚麼發展?年輕時代為不列顛共產黨成員,現為「泰晤士報」專欄作家的 David Aaronovitch 認為,各國對 2022 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取態,會是接下來的重點。

猶太教拉比聲援維吾爾人 —— 不如相信改變

本週有美國智庫報告指,新疆大量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被迫採摘棉花。近年,不時有維吾爾人在新疆遭受再教育營、強迫勞動、絕育等新聞,再度傳出相關新聞或消息,也許已不令人陌生。同樣或類似事情一次又一次浮現,會令人們麻木,不過英國猶太教首席拉比 Ephraim Mirvis,日前在英國「衛報」撰文,提醒人們要避免麻木心態,不分彼此、相信自己可以帶來改變的能力。

在外地捍衛維吾爾文化,是離地的事?

近年,不時傳出新疆的維吾爾人,在當地遭遇「文化種族滅絕」、強迫絕育等壓制手段,部分人出逃國外。除了學習猶太人大流散的歷史,21 世紀的今天,或許還可以從維吾爾人身上學習,失去土地的民族,如何在面對各種困難的同時,在國外傳承文化身份。

服裝品牌要脫離新疆棉,有多難?

維吾爾人在新疆,被指受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強迫勞動,生產棉花。「紐約時報」與路透社日前報道,美國政府可能以中國涉嫌侵犯人權為由,對來自新疆的棉花實施禁令。不過新疆佔中國 85% 棉花產出,美國去年,便從中國進口價值約 500 億美元的紡織品及服裝;要大型服裝品牌放棄使用新疆棉,並不容易。「經濟學人」上月便指,與有關強迫勞動的新疆棉「割蓆」,已成為品牌的困擾。

不相信的事發生在她身上:新疆教師自白

英國廣播公司(BBC)去年曾到訪新疆的「思想轉化營」時,有老師稱進入營裡的學生,是為了「把自己的極端思想除去」。不過,據另一名曾於新疆拘禁營教授中文的維吾爾族老師 Qelbinur Sedik 近期的自白,營內的學生接受的,只有殘酷、無端暴力、屈辱,酷刑及死亡。

新疆,漢人天堂背後

今天的新疆,維吾爾族與漢族人口分別約有 1,000 萬及 900 萬。回顧 1953 年,漢族僅佔新疆 487 萬人口的 6%,而維吾爾族則佔 75%。漢族移民多年來都是新疆最大人口增長來源,到底這個大西北地方有甚麼吸引?科羅拉多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Darren Byler 曾到烏魯木齊訪問漢人移民,揭示在原居地只是低收入農村人口的他們,到新疆後如何獲得多數維吾爾所沒有的優勢。

新疆人被逼「大掃除」,漢人商家發大財

農曆新年將至,不少家庭都會大掃除或重新佈置家居。新疆近期在自治區政府命令下,亦有所謂「新生運動」或「三大件」—— 要求維吾爾族家庭捨棄其傳統民族裝飾,添置中國風家具,藉此把家居裝潢「現代化」。維吾爾家居生活會否真的因此「送舊迎新」,不得而知,但不少漢族商人在新一年亦肯定「荷包滿滿」。

以假新聞之名,把記者拉進獄中

當人人都說打撃假新聞時,亦不得不得提防有人藉「假新聞」的罪名,囚禁報道真相的記者。本月 11 日,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發表報告,指今年已是連續第 4 年,超過 250 名記者因工作被捕入獄。其中遭指控撰寫假新聞而被監禁的新聞工作者人數,相較往年的 28 人增至 30 人。

要做完美中國公民,維吾爾正面臨「文化種族滅絕」?

現時,估計有超過 100 萬維吾爾族人遭中國政府拘留,身處在「再教育營」中,即官方所謂防範「極端、恐怖主義」所必需的「職業中心」或「寄宿學校」。民族音樂學(Ethnomusicology)及維吾爾族文化專家 Elise Anderson 博士認為,中國現時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限制,已遠遠超出自由及思想,更是切斷其民族根源、歷史及血統的連繫:「文化種族滅絕,是恰當的用語。」

在伊斯坦堡重建維吾爾族文化?

在伊斯坦堡的書店內,小朋友拿起一本家鄉新疆所沒有的維吾爾語兒童雜誌,滿心歡喜,只因在雜誌上看見母語,已是難得一見的自由。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記者走訪土耳其,了解這些離鄉別井的維吾爾族人,在惶惶不可終日下,如何為生存、自由和民族文化而努力。

【離開教育營後】我們最幸福:新疆版

7 月 30 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副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在記者會上聲稱,大多數原本身在「再教育營」的穆斯林「學員」已「結業」,並且成功就業,現「過著幸福生活」。不過,當局未有在會上就此提出任何實質證據,中國的說法,不僅國際社會、媒體懷疑,身處外國的維吾爾人更不相信。

新疆旅遊北韓化

要到北韓旅遊,遊客必須參與指定旅行團,並跟隨官方「精心策劃」的路線遊覽、在官方「指導」下,與北韓人民作親切交流。中國大力推動的新疆旅遊,正與之「相映成趣」。慕名而至的遊客,立於無處不在的監視環境,可以欣賞同樣「精心策劃」的維吾爾民族歌舞表演。不過新疆另一面例如「再教育營」,則無緣遊覽。

維吾爾族遭壓制,世界穆斯林領袖可有伸出援手?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上月獲中國批准,進入新疆「培訓學校」採訪。記者當時質疑,官方所謂轉化極端思想學校,只是一座又一座監獄。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遍佈世界各地,一方有難,其他穆斯林兄弟理應群起支援。然而,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教授 Azeem Ibrahim,在雜誌「外交政策」發表評論質疑,其他伊斯蘭教或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領袖,在中國面前,沒有為維吾爾人所遭待遇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