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

|共57篇|

大選在即,澳洲選委會以 Fact Check 捍衛民主

澳洲將於週六舉行聯邦大選,網上的假資訊數量也達到高峰。面對各種流言蜚語甚至無中生有,澳洲選舉委員會透過 Twitter 等社交媒體,以嚴謹的 Fact Check 和幽默的語調反擊,捍衛該國的民主及選舉制度。一些專家認為,對於近年備受「假新聞」及「操控大選」醜聞困擾的美國,這種做法值得借鏡。

馬可斯家族回朝:以假政績勝出選舉?

菲律賓「獨裁者之子」小馬可斯(Ferdinand Marcos, Jr.)在總統大選初步贏得 56% 選民支持,大幅領先對手,使馬可斯家族在革命後 36 年回朝。有菲律賓學者警告,小馬可斯捏造興建風力發電站的政績,在競選時大肆宣傳,又把父親的獨裁統治描繪成「黃金時代」。去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雷薩(Maria Ressa)更牽頭公民社會,抗衡新政權的假資訊。

【烏克蘭戰爭】信政府多過信親人的俄羅斯親戚

據估計,俄羅斯約 1,100 萬人口有烏克蘭親屬,但當俄軍大舉入侵烏國,不斷轟炸各地城市時,卻沒有太多人會關心在烏親人是否平安。據「紐約時報」報道,不少這些俄國親戚全盤接受克里姆林宮發放的資訊,即使烏國親戚說明該國已烽火漫天,生命受到威脅,他們仍是信政府多於信自己的至親。

立陶宛人的 7 年抗俄鍵盤戰

全球密切關注俄羅斯會否入侵烏克蘭,引發大戰。但毗鄰的立陶宛人明白,當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已對歐洲宣戰,只是往後轉攻網絡,以源源不絕的假新聞及宣傳「轟炸」。作為首個獨立的前蘇聯國,立陶宛同受威脅,當地幾名義工就自組鍵盤小隊,對抗龐大的俄國網軍,為捍衛自由而戰鬥 7 年。

【圖解】網絡危機

上網、使用 Facebook 及 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已成為大多數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萬維網(World Wide Web)之父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早於 2014 年表示,應該制定一部「大憲章」(Magna Carta)來保護網民權益。近年互聯網生態出現了甚麼問題?

Moyashi:當 Fact Check 走到盡頭

最壞的情況不是連所謂的權威來源都不存在,而是在一堆假資料假新聞中,你找不到任何消息來源和資料紀錄。大家都知道權威機關在說謊,而媒體都由那些機關控制。你想 Fact Check,但追問下去都只會在相同的位置碰到盡頭 —— 你只找到「說法」,但沒有紀錄。

以打擊虛假資訊之名,行打壓報道真相之實

疫症大流行之下,更加泛濫的假新聞不只愚弄人民,更成為不少國家打壓異己的藉口。根據國際新聞協會,在去年 3 月至 10 月,已有 17 國通過打擊「網上虛假資訊」或「假資訊」的新法。但很多條文廣泛而模糊,是非黑白全由政權定斷。報道「損害國家利益」的真相,可反被指為散播謠言,新聞工作者從此失去的,除了自由,更有性命。

尼日利亞母親的 WhatsApp 病

從地理到文化,香港與尼日利亞相距十萬八千里。不過,當智能手機及平價上網服務在數年前於當地普及,尼國男女開始與我們面對同一種煩惱 —— 母親們從科技盲變成低頭族,看 WhatsApp 比看電視還多,更熱衷轉發各樣假新聞。成年子女不勝其煩,勸過罵過無視過,媽媽卻始終如一,不少人掙扎甚久,最終決定「愛你所以封鎖你」。

俄版病毒起源說:武漢肺炎來自……

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說法,在中國傳得沸沸揚揚。另一邊廂的俄羅斯,早在 2 月亦曾在社交媒體發動輿論戰,把矛頭指向美國。不過,最近俄國似乎已找到新「元兇」——  歐洲國家。有來自歐盟的觀察人士指,俄國媒體正利用疫情大流行,傳播假新聞及錯誤信息,在西方製造混亂。

誤導大眾,只需一張舊相片

社交網絡近日流傳一段超市未完全開閘,民眾就如「喪屍」般連爬帶跑衝進去的片段。有指那是疫情下的搶購片段,但事實是影片早在發生疫症前已經上載,為去年 10 月青島一間超市限時搶購促銷雞蛋的「盛況」。以上事例或無傷大雅,但社交網站中大多具誤導成分的帖文,都是利用舊有照片及影片作為最近發生事件的「證據」,增加可信性。

【*CUPodcast】19 世紀的假新聞製造者

我們從何時開始有讀報習慣?人為何需要每日追看與自己無關的法庭糾紛?19 世紀的美國「便士報」僅售六美分,辦報人卻利用廣告商機,為自己撈一筆可觀的收入。其中,「紐約太陽報」創辦人班傑明.戴爾更不惜刊登假新聞以刺激銷量,成為早期的假新聞製造者。

收聽:https://soundcloud.com/cupmediahk/3-1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