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

|共30篇|

Moyashi:名叫媒體的教養

理解單一電視台或者媒體頻道提供的資訊不是唯一絕對,客觀分析發光四方框中的事物真偽,這事實上不是先天能力,而是後天透過學習去獲得的技能。所以「看電視」是一種需要教育的行為,觀眾必須先透過其他渠道汲收知識,才得以知曉「速龍」並沒有絕種,還會一邊噴煙,一邊在街上亂咬人。否則觀眾就會看不懂新聞,也看不懂反諷,包括上面這一句。

洗腦第一步:反疫苗「資訊」如何雄霸網絡?

反疫苗人士花了超過 10 年時間,在社交平台建立觀眾群甚至策略,確保他們的訊息在搜尋排名或自動化推薦中能夠佔據高位。耳濡目染之下,部分家長吸收這些毫缺乏科學理據的「資訊」,把疫苗視作毒藥,拒絕或延遲子女接種,令一些本可預防的疾病因而擴散。以最近在美國西北部地區爆發的麻疹疫症為例,感染的 70 人當中,大部分都是未有接種疫苗的孩子。

新聞業江河日下,如何維持高質媒體?

過去 10 年來,英國媒體的收入減少一半,收入與維持新聞質素有莫大關係,寒流之下,業界選擇裁員應對。英國政府去年發起一項獨立調查,嘗試找出維持國內新聞業高質素的方法。近日,以英國經濟學家及資深記者 Frances Cairncross 領導的小組,發表 157 頁的報告,公佈調本結果並提出建議。

古希臘弱勢社群的復仇武器 —— 流言蜚語

諸事八卦、講是講非,在古今中外都談不上美德,但英國古典學教授 Fiona McHardy 指出,在古希臘時期,社會低下階層無權無勢,想要伸張正義或報仇雪恨,說三道四散播流言往往是可靠手段,在不健全的司法制度下,流言更可以殺人。

波羅的海三國,如何抗衡強鄰的網絡造謠攻勢?

波羅的海三國 —— 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長期受俄羅斯網絡造謠攻擊,被指摘受到蘇聯恩惠而不感恩、扭曲蘇聯統治歷史。但三國未有束手待斃,政府和民間持續與俄國周旋,示範了如何在訊息戰上以弱制強,更被評為對付俄國假新聞的最佳歐盟成員國。美國網絡安全學者 Terry Thompson 就此撰文,解釋三國反制俄羅斯的戰略部署。

假新聞推手 —— 65 歲以上長者?

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被指在社交媒體大量流傳的假新聞影響選舉結果。假新聞如要發揮影響力,網軍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在 Facebook 分享再分享的推手究竟是誰?近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及紐約大學的研究人員調查便發現,保守派及 65 歲以上人士,在上次大選期間分享的假新聞數字甚高。

「假新聞」文學:子虛烏有的藝術家

「突發消息!克林頓基金會的船隻在巴爾的摩港口被撿獲毒品、槍械和性奴隸……」像這樣隨意堆砌關鍵詞的假新聞,卻總是充斥在社交網絡,不斷被人盲目分享傳播。假新聞之戰,早已影響整個網絡媒體生態,BBC 近日便訪問了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Blair,猶如「始祖」般的人物。

陶傑:期待「功守道」哲學剋美救國

中國還有許多億萬富豪,譬如馬雲也自費拍過一齣短片「功守道」,在片中馬雲擊敗甄子丹、吳京、李連杰,泰國拳王 Tony Jaa,四大高手圍攻,毫無懼色,尚有一套太極剛柔的攻守致勝哲理,在這個時刻,馬雲大師若可現身說法,指點迷津講攻守杜林普而制勝之道,一定瘋魔億萬粉絲。

Live Norish:「五毛黨」的 Fake News 攻擊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爆出「通俄門」事件,便有指是俄羅斯「五毛黨」以 Fake News 於選戰期間攻擊民主黨候選人,最後選舉結果與民調預測出現逆轉。英國政府指脫歐公投上同樣有 Fake News 的攻擊痕跡。北歐瑞典大選在即,如何抵禦外國干預大選,成了瑞典國安一大難題。

假消息和陰謀論為何暢行不衰?

「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恰恰反證謠言的盛行,為甚麼人類總是輕信謠言,面對確鑿證據依然選擇視若無睹呢?英國根德大學心理學教授 Karen Douglas 認為這首先植根於質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懷疑政府,或者極端不信任,從演化角度來看,為了保證自身安全,我們都傾向首先懷疑其他團體」。陰謀論的流行,反映出社會的分裂。如果科學、事實等毫無爭議的證據也不能令人達成共識,則面對重大議題很難做出正確決定。

太空旅行造成基因變異?非也

日前大量新聞頭條引用 NASA 新發表研究,煞有介事指太空旅行「導致太空人基因改變 7%,即使重返地球後都未有回復正常。」消息駭人聽聞,不過太空旅行真的會造成基因變異嗎?一切純屬誤會。事實上,真正變的不是基因編碼,而只是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

Facebook 問題叢生,需要「修復」?

近年 Facebook 捲入不同的「假新聞」事件,令 Facebook 上流通的資訊可信性受到質疑。此外,用戶沉迷於社交媒體,導致的社交障礙、精神健康問題一直存在。為此,早於 6 月,朱克伯格把公司的使命從「連接世界」改為「讓世界更緊密連繫」。朱克伯格表示,公司鼓勵用戶,進行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而非像往日般,浪費時間於社交媒體身上,卻絲毫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比假新聞還大的問題:「廢文(Shitpost)」

隨著美國媒體和總統杜林普的互相指控,「假新聞」一詞愈炒愈熱,近日更被美國方言學會選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的詞彙。有趣的是,跟「假新聞」同時當選,被視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網絡世界的詞彙(Word of Digital World),是「廢文(Shitpost)」。何謂「廢文」?一來是指內容垃圾,但也並非單單指斥文章質素差勁,「廢」所指向的,更是一股近年新興的網絡發文壞風氣 —— 透過極為拙劣的改圖、不好笑的爛笑話、前文不對後語的內容,還有一再重複的罐頭文字,以帶起激烈回應,而實際上全無意義的網上討論。這些集腋成裘的「廢文」,足以混淆焦點甚至騎劫一宗備受熱議的新聞事件。結果,當瀏覽者心想「我到底看了甚麼」的同時,他們對這宗新聞的注意力已被抽去。

假新聞泛濫,杜絕有辦法?

假新聞充斥網絡世界,國際社會要求社交平台加強監管之際,意大利反壟斷組織主席 Giovanni Pitruzzella 卻認為與其仰賴企業自律,不如把審查權力交予政府。他呼籲歐盟成立公共機構,讓政府參與驗證真偽的過程,移除被定義為假新聞的信息,並對違例的媒體公司罰款。倡議聽來務實,但華盛頓智庫 Cato Institute 高級研究員 Flemming Rose 及哥本哈根智庫 Justitia 主任 Jacob Mchangama 在「華盛頓郵報」聯名撰文反駁,從多方面引用歷史實例,力證交由政府監管假新聞,只是百害而無一利,甚至比放任假新聞肆虐,對社會構成更多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