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書

|共8篇|

Moyashi:防疫盛世

「盛世」故事有趣的地方是,雖然「國家救援」是政治宣傳的劇本,但遺忘卻是人民主動配合的結果,而且效果出奇地驚人。對於大眾來說,與其真確地牢記過去,如何修改記憶的意義,讓自己可以更舒適地理解現在其實更重要。

解開禁書封印:東德圖書館的「毒草櫃」

究竟專制政權整肅圖書館後,下架禁書會落得甚麼下場?東德便曾經把禁書封印在俗稱「毒草櫃」的密室,只准部分黨員和學者在館內閱讀。有學者多年後憶述閱讀禁書的神秘經驗;有守衛則借工作便利飽覽禁書,意外得到政治啟蒙,成為知名東德異見分子。

中國禁書何其多,「一九八四」為何例外?

被中國查禁的書籍之中,部分原因呼之欲出,包括涉及宣揚或描述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內容,亦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堅定批評共產黨的劉曉波的任何作品。然而,這一張禁書目錄不如外界想像般嚴密全面,譬如說,批評極權政治的百年經典小說,George Orwell 的「一九八四」,則沒有被中國政府列為黑名單。記者 Amy Hawkins 指出:「針對作品和書單的不同處理方式,正好反映了中國在執行審查制度時的複雜現實。」

早已上演的書店戰爭

(編按:林榮基的自白,讓香港人知道赤裸真相:在香港幹沒犯法的事,卻在深圳河以北被算帳。寒蟬效應,大家驚覺原來做出版、印刷、發行都是高危工作,其實銅鑼灣書店事件不是單一事件,故現節錄 2013 年第 31 期 clip 「啞國說真話:中國禁書熱」的一篇訪問,原題為「窺探禁書市場」,當中亦有記錄過一件「被失縱」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