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

|共36篇|

聖蘇菲亞大教堂博物館改回清真寺?

1453 年,鄂圖曼人攻陷東羅馬帝國僅存領土 —— 君士坦丁堡,即今天的伊斯坦堡。城內的聖蘇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亦經蘇丹穆罕默德二世宣佈,而變為一所清真寺。1935 年,時任土耳其總統、國父凱末爾為傳達現代土耳其的世俗主義信息,將清真寺轉變成一座博物館。然而,現任總統埃爾多安正計劃將博物館變回清真寺。

世界異常是末日,還是啟示?

由去年的澳洲山火,到今年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在不足一年時間裡承受的災難之巨,可能超出常人所想,甚至有世界末日之感。翻查權威字典 —— 英語 Apocalypse —— 雖解作「滅頂之災」、是「聖經」描述的「世界末日」;但按其希臘語源 apokalyptein 解釋,另有「揭示、啟示」之意。從宗教角度來看,「末日」也許並非電影、遊戲所描繪的失落世界;經籍的啟示,更為人提供一絲慰藉。

在馬國申請一夫多妻,先問大婆意見有用嗎?

「可蘭經」規定男性穆斯林「可以擇娶你們愛悅的女人,各娶兩妻、三妻、四妻」。馬來西亞雖是世俗化伊斯蘭國家,但亦有專為穆斯林人口而設的伊斯蘭法庭(Syariah Court)。國內的穆斯林男子再娶其他妻子前,須先向法庭申請。而 Nenney Shushaidah 作為當地首名伊斯蘭教法高等法院女法官,職責之一便是審核申請。

印尼女性鞭刑執行者

印尼亞齊省,因過去獲中央特別授權行使伊斯蘭教法,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俗主義國家中特別的存在。伊斯蘭教法規管包括諸如賭博、通姦、飲酒、同性戀及婚前性行為等教義所不容許的「道德」罪行。而在亞齊省,這些罪行最常見的懲罰便是公開鞭打。儘管不少人士呼籲結束鞭刑,但省當局拒絕之餘,更鑑於女性犯罪者人數增加,加招女性處刑者。

【Soul Monday】日行一善:土耳其的「待食麵包」

土耳其有一個名為「askıda ekmek」的傳統:人們光顧麵包店時,可用 2 倍價錢購買 1 塊麵包,多出的金錢其實是為有需要的人預先付費,好讓他們前來拿取「免費食物」。和其他慈善活動不同的是,askıda ekmek 是土耳其人的日常習慣,出錢之餘,還要「出力」。

自證身份 —— 印度公民淪為「外國人」?

家人為本國公民、自己在本國出生、成長,公民身份似乎無可質疑。但在印度東北的阿薩姆邦,正發生公民身份的卡夫卡式荒謬。2016 年以來,在該邦運作的國家公民登記署,負責從大量可疑的孟加拉非法移民中,篩查出真正的印度人。此舉卻令逾 3,000 萬名居民陷入麻煩,有人更因此失去公民身份。

維吾爾族遭壓制,世界穆斯林領袖可有伸出援手?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上月獲中國批准,進入新疆「培訓學校」採訪。記者當時質疑,官方所謂轉化極端思想學校,只是一座又一座監獄。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遍佈世界各地,一方有難,其他穆斯林兄弟理應群起支援。然而,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教授 Azeem Ibrahim,在雜誌「外交政策」發表評論質疑,其他伊斯蘭教或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領袖,在中國面前,沒有為維吾爾人所遭待遇伸出援手。

齋戒月,反而更浪費食物?

除老弱病殘等可獲豁免,穆斯林在齋戒月期間,每天日出至黃昏,均不得飲食。撇除宗教背景,進餐次數減少似乎能省下不少食物,但事實並不如此。不少日間餓得飢腸轆轆的穆斯林,在黃昏過後的開齋飯(Iftar)選擇大快朵頤,反而造成大量食物浪費。

汶萊:君主專制下的「伊斯蘭教法」

上月,汶萊的「伊斯蘭刑法」,因允許對同性性行為、通姦者處以石刑,加上其他嚴苛條文,受盡外界批評。本月初,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宣佈,暫緩執行刑法中與死刑相關的法令。何以國君一句暫緩,已生效的律法就能暫緩?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指,汶萊是世上少數君主專制國家之一,蘇丹大權在握,他的話就是法律。

背包客湧至,衝擊回教的馬爾代夫

馬爾代夫曾是富豪名人、甚至達官貴族的度假天堂。他們入住與世隔絕的高腳屋,漫步在綿長淨白的沙灘,躺於海邊享受水療服務,那種奢華叫人趨之若鶩。但當地政府近年「紆尊降貴」,開放居民島的旅館經營權,為低預算旅客提供住宿。這樣降低門檻搶攻平遊生意,說是為了促進經濟轉型。然而薄利多銷,真的可行嗎?

東南亞華人過豬年,穆斯林會否感到冒犯?

在以穆斯林為主的馬來西亞和印尼,當地少數的華人社群慶祝豬年時有否遇阻撓?有華人觀察指出,部分穆斯林確實不抗拒豬年裝飾,甚至有穆斯林售賣豬形圖案藝術品,但整體社會氣氛依然壓抑,以致公開佈置豬年裝飾,不時成為當地華人報章大肆報道的新聞。

穆斯林與歐盟的屠宰方式,哪種較為人道?

要讓活生生的動物食為餐桌美食,屠宰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多數西方國定認為,在宰殺牲畜前,先施以電擊致暈屬較人道方法,避免牲畜死前經歷慘絕之痛。但在英國與比利時,如何屠宰牲畜也許是一道難題。有穆斯林團體認為,根據清真屠宰的原則,歐盟普遍採用的電擊方式,是不人道的屠宰法,穆斯林不應食用未經清真屠宰的肉食。最近,問題延伸到應否為穆斯林學校學生提供清真肉食,甚至觸及宗教自由的討論。

雅茲迪族不能包容的 ISIS 後裔

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之一的 Nadia Murad,出身於伊拉克的雅茲迪族。在 2014 年,ISIS 部隊入侵 Murad 的村莊大舉屠戮,並擄去 Murad,強迫成為性奴。Murad 並非唯一慘遭恐怖分子蹂躪的雅茲迪婦女,部分更因強姦而懷孕。即使得以倖存,帶著一個擁有異教、外族血統的孩子,亦難以為族人所接受。

右撇子的世界裡,生而為「左」是一種錯?

假如把左撇子的人稱為「弱勢群體」,某程度上亦不為過。因為一般工具如剪刀、開罐器等,都是為右撇使用者而設,甚至不少文字的書寫方向,亦較便利右撇子。不僅如此,只佔人類約十分一的左撇子,在某些地方,甚至會因為文化傳統等原因,飽受鄙視。然而有研究顯示,左撇子人數雖少,卻是人類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