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

|共5篇|

陶傑:動盪的勞資未來

最低工資會逐步調高,21 世紀,馬克思預言的資本家和勞工階級的衝突,不會減少,反而因為人權、AI 和工會勢力的增長而激化。德國人要求 28 小時每周工時,就像德國帶頭推廣電動汽車、淘汰燃油汽車一樣,預示了 21 世紀的產業和資本結構重整的新面貌和大方向。

樂施會:勞力.士 真正的香港之光

香港人來去匆匆,往往忽略了這班在我們身邊辛勤付出的基層勞工。為了使更多市民明白他們的辛勞,樂施會聯同策展人謝至德一起舉辦「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我們期望透過不同形式的藝術作品,呈現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藉此加深公眾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與我們一起推動政策改變。

桑德斯的勝利

美國大選民主黨初選落幕一個月後,桑德斯終於表明將為希拉莉站台,令不少支持者「心碎」。若說桑德斯未曾設想勝利,未免過分單純;但說落選等於完敗,這種想法也很天真。桑德斯挾民意逼希拉莉調整方針,將民主黨拉向進步左派,種種改變,一年前幾乎無法想像,今日已成民主黨內共識。而桑德斯現象並不會隨大選結束,關鍵是未來如何把握機會,將趨勢化為實績。

亢泰:英國資本家日子不好過

英國是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從來都不掩飾其經濟制度。而 19 世紀,在英國產生的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有巨大影響。資本家僱用工人,一個出錢,一個賣力,看來公平合理,但是馬克思發現剩餘價值一說,就是資本家剝削工人,欺負人。有些國家就此發生革命,目的在於改變這種不合理的情形。但能否達到目的,眾目睽睽,不再這裡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