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

|共10篇|

【愛在左右】土瓜灣舊物店 收售平民故事

Wing 和 Sylvia 在土瓜灣開了一家 3,600 呎的舊物店「夕拾」,以魯迅的散文集「朝花夕拾」命名。不跟潮流去收集殖民時期物品,不只看重銀碼,我行我素,在意一些平凡物件的歷史、故事和設計。他們說:「我們不是要象牙筷子、不是要手錶,而是要找一些普通人的物件或者印刷品,它們是比較實在的歷史。」

【無現金之禍】硬幣兌換收費貴,日本小店吃不消

日本三大銀行陸續對使用硬幣兌換機收費,其中以三井住友的價格最高。本月開始,在該行即使兌換 500 枚 1 日元(合共約 37 港元)硬幣,也要繳付 400 日元(約 29 港元)手續費。對於薄利多銷、只收現金或服務長者的小店而言,此舉令它們的經營成本暴增,在疫下本已難為的生意,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為行人光復街道,可拯救餐飲零售業?

武漢肺炎令餐飲零售業一片慘淡,除了發放資助,政府其實還可趁機革新市政。荷蘭鹿特丹就推出特別紓困措施,容許餐廳商店佔用路邊車位,並將其改建成吸引客人的露天茶座或陳列空間,車水馬龍的車路則改為行人專用區,提早「還路於民」,重新分配城市的空間。

Gloria Chung:我是士紳化的共犯嗎?為甚麼我不再吃 $100 的牛油果多士

最令我自己氣憤的是我一直十分喜歡這類型的餐廳、活動、食物,是否代表我一直是士紳化的共犯呢?有沒有因為我喜歡去咖啡店,附近的茶餐廳因此生意減少?有沒有因為手工啤酒酒吧太受歡迎,地產商加租,令周邊的文具舖五金舖都幹不下去?我想起屋企附近明明有 3 間中學、1 間小學,但只有一家 100 呎的文具店,餐廳卻佈滿一街。

光顧老店行動救不了老店?

過去十幾年間,我們城市中老店一間接一間倒閉,小店苦苦掙扎求存,民間不時有「光顧老店」的行動,期望力挽狂瀾,擋住歷史洪流。紐約保育人士兼作家 Jeremiah Moss 卻分享經驗指,光顧老店固之然是好事,但這類行動其實無法挽救老店,還可能令我們放過「元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