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

|共21篇|

為免積蓄變廢紙,黎巴嫩人買樓買車買雕塑

「港版國安法」殺到,不少人怕港元隨時淪為廢紙。想要保住身家,除了兌換美元,或許還可向黎巴嫩人取經。眼見國家深陷金融危機,黎巴嫩鎊插水式貶值,物價直線飆升,他們為免畢生積蓄化為烏有,紛紛拿錢去買跑車、滑雪小屋甚至貴價藝術品,以投資作保值,意外帶動奢侈品及房地產市場。

派錢注定「慢」?且看韓式速度

2 月 26 日,香港政府於「財政預算案」中公佈將向成年居民發放現金一萬元;千呼萬喚,本週終於再有新消息,據報最快 6 月 21 日起開放登記,大部分市民有望在 8 月底收到款項。因應武肺疫情,美國、日本等國家均推出派錢措施紓解民困。對大眾來說,錢當然愈快到手愈好,為紓一時之困卻要苦等多時,是否合理?到底有沒有更快捷的派錢方法?假如回答問題的是日韓兩國政府,答案或會不同。

錢太髒,要抗疫不如無現金交易?

病毒無孔不入,先不說有些患者毫無病徵,即使刻意與人保持距離,在購物時仍無可避免要接觸現金。在不知現金上一手甚至上幾手的主人是誰,會否帶有武漢肺炎病毒的情況之下,為了保險,不少人轉用流動支付,以求不用接觸就可以付錢。

全球現金「失蹤」案

銀行比以往發行更多鈔票,但現金似乎正在地上消失。中央銀行不知它們「失蹤」的原因或去向,如今紛紛試圖破解這個金融之謎。當信用卡及手機支付愈趨流行,各地社會及公司開始推行無現金化,事情更是撲朔迷離。不過,原因可能很簡單 —— 在澳洲、瑞士、德國等地,都有不少人囤積現金。

殘酷現實:儲得了錢,儲不了購買力

清朝典籍「嶺南叢述」記載了一個白蟻食銀的故事:康熙年間負責鹽務課稅的官員發現,部分庫存的白銀突然消失,其後發現白銀為白蟻所食。儘管一些地方風俗誌,記載的事件未能確定真偽,但若放在現代人的儲蓄狀況上,卻是另類的「事實證明」:假如只把賺到的錢鎖進夾萬、低息儲蓄戶口,日子過後,存下的錢卻會一點一點地「消失」── 貨幣的購買力,往往隨著通脹而下降。

電子支付?數銀紙才是全球大趨勢

電子支付程式進軍香港,宣傳廣告鋪天蓋地,無現金化是否大都會的新趨勢?不過,國際清算銀行(BIS)近日所發表的報告則完全唱反調,莫說是電子支付和虛擬貨幣,現在全球的刷卡付款次數和金額都有驟減跡象,而現金使用率在過去十多年卻逐步上升。一切似乎回歸原點,收起手機和信用卡,還是腰纏萬貫數銀紙最實際。

為何日本還是現金大國?

支付寶殺入香港,不久後在街市、的士、街頭巷尾將處處見其蹤跡。無現金經濟叫不少人熱血沸騰,熱血得平地一聲「雷」,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榮休教授雷鼎鳴在研討會上興奮得揚言在中國「叫雞」也可用支付寶。假如無現金是先進的表現,世上另一科技大國日本,在電子支付方面還相當落後,仍有為數不少的國民喜愛使用現金。

Chester Ho:的士風雲 —— 畀錢容易,截車難

大約 7 年前,八達通嘗試在新界的 20 部的士安裝讀卡器,希望推行電子付款服務,可惜遭大部分司機棄用;自金管局批出電子錢包牌照後,Tap & Go 和 TNG 都對的士市場感興趣,去年 TNG 就打算在 1,000 部的士安裝裝置,不過計劃很快便胎死腹中,然後才和數碼港租戶巴士專線的合作。市民一直認為的士是電子付款無法攻陷的堡壘,所以當支付寶和微信公佈將在的士推行電子付款服務時,很多市民都「有被震撼到」。

Chester Ho:「無現金時代」不必是政策目標,但局長不說

「會否有一個目標,多少年後香港不用再以現金付款?」今年施政報告發表後,有記者這樣問創科局局長楊偉雄。雖然本欄一直介紹新科技,並經常指香港創科環境落後於其他大城市,但是我始終認為科技是為改善生活而設,不應該為了追趕科技而盲從,最重要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懂得運用正確的科技解決問題、增加效率,但是否必須所有市民都有極高的「數碼參與度」,擁有穿戴式科技、利用 P2P 轉帳應用程式,才算是國際城市、科技達人?同理,身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政府必須充分了解電子錢包的技術、保安,及制訂好一套完善的政策,讓企業和市民在有保障和指引的情況下,按喜好和情況去使用這些技術。然而,市民並非一定要因為政府推動電子錢包而棄用現金。

錢可以有多髒?

這個世界比你想的更骯髒 —— 從衛生角度而言。由扶手到 iPhone,無不充斥細菌、真菌和病毒。當你與人握手,或是拉開大門,其實也在與人交換微生物。但現時研究人員更發現,生活上不可或缺的現金,正是主要的「播菌平台」。他們從美鈔上發現林林總總的東西,包括寵物的 DNA、致病的細菌甚至是毒品的痕跡。研究顯示,近八成美鈔都存在可卡因的蹤影。

蘋果到底多有錢?

直至 2016 年第四季度,蘋果的現金儲備已達 2,461 億美元,CNN 形容「蘋果繼續印銀紙」。美國智能數據分析公司 Sailthru 首席收益官 Andy Leaver 則拿蘋果囤積的現金,與多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較量,證明何謂「富可敵國」。但蘋果把逾九成的現金儲備,放在海外銀行帳戶,以享受較低稅率,杜林普希望「用些手段」,讓蘋果把錢轉回美國境內。但這個如意算盤,是否真的打得響?

日元硬幣的造化

遊日常見問題之一,是零錢很多很散。吃飯購物坐巴士,掏出了一堆硬幣,放在手心逐個認,尤以 50 円最難辨識。它不像 1 円又小又輕,亦不像 500 円又重又金。你驟眼看以為是 100 円,中間卻多了個洞,再看又以為是 5 円,顏色卻是銀不是金。搞了半天,司機侍應服務員仍笑著等,自己倒先尷尬起來。因此有說,日本的收銀處多有小盤,供人放置硬幣找續,既為減少身體接觸,也為將錢看清看楚,免得雙方拗數。50 円和 100 円硬幣均是常見常用,但它們的歷史原來不算很長。

莫迪鐵腕廢紙鈔,打的不只是黑金,而是印度的未來

印度總理莫迪,在 11 月 8 日晚間突然宣布停用最大面額的紙鈔,隔天一早全面作廢並回收。該政令不到 4 小時內就生效,完全沒有緩衝期。莫迪宣稱,這項措施是為了要打擊印度長久以來的貪腐與黑金問題。根據官方統計,印度 12 億人中只有 3% 有繳交所得稅,不只嚴重影響政府稅收,龐大的金錢流入地下市場,成為犯罪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