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

|共56篇|

亞洲各地如何回收紙包飲品盒?

全港唯一的紙包飲品回收廠「Mil Mill 喵坊」,其位於元朗工業邨的廠房租約年底屆滿,近日接獲業主科技園公司通知拒絕續租,創辦人透露新加坡向廠方招手,Mil Mill 正在物色新營運用地。事件引人關注本港回收行業的發展及困境,觀乎其他亞洲國家,泰國和越南等近年均嘗試與回收公司合作,利用各種技術把紙包飲品盒回收再製造成用品,例如製作成再造紙和彩樂板等,以實踐循環經濟概念。

「塑膠抵銷」能幫助減少塑膠污染?

在提倡減碳的大趨勢之中,企業的碳排放量愈益受關注。有些企業會通過向他人購買碳排放額,抵銷自身的碳排放量,這種做法稱之為碳抵銷或碳補償。近年相關抵銷做法開始應用在塑膠污染之上,即企業能夠購買「塑膠抵銷額」(plastic credits),來抵銷自身相關足跡。

要更多焚化爐?轉廢為能是大趨勢?

目前,香港所有的都市固體垃圾均以堆填處理。把垃圾埋起來,看似「眼不見為淨」,但堆填區佔用龐大土地,飽和後需要擴建,亦會為附近社區帶來影響。目前石鼓洲外海正在興起第一期「綜合廢物管理設施」,將設有焚化設施,預計每天可處理 3,000 公噸的都市固體廢物,惟仍不足以應付香港每日所產生的逾 1.5 萬公噸都市垃圾。香港環保署早前便公佈研究興建新焚化設施選址,以逐步取代堆填區。

【Soul Monday】管弦樂團再造廢棄物,也再造弱勢青年的人生

羅馬尼亞少女 Cristina Vazquez 在馬德里貧民窟長大,管弦樂似乎離生活很遙遠,她小時候從沒想過自己會拉小提琴。但今天,她使用由回收材料製成的樂器,成為環保管弦樂團首位小提琴手,並教授其他弱勢青年拉奏樂器,希望用音樂改變命運。

【愛在左右】土瓜灣舊物店 收售平民故事

Wing 和 Sylvia 在土瓜灣開了一家 3,600 呎的舊物店「夕拾」,以魯迅的散文集「朝花夕拾」命名。不跟潮流去收集殖民時期物品,不只看重銀碼,我行我素,在意一些平凡物件的歷史、故事和設計。他們說:「我們不是要象牙筷子、不是要手錶,而是要找一些普通人的物件或者印刷品,它們是比較實在的歷史。」

要鼓勵環保,請先讓大商家分擔回收成本?

近年,市民的環保意識愈來愈強,會願意在日常生活多做幾步,把廢物拿去回收。可是當大商家依然不斷製造過量包裝物品,即使個體散戶如何努力,仍不足以解決問題。「彭博社」就撰寫專題報道,講述美國多個州份如何嘗試立法,讓生產商一同承擔回收成本。

【COP26】馬拉松淪「垃圾製造機」,減碳競賽開跑

跑步只需要一套運動服和水,理應是低碳活動,但一場馬拉松賽事,卻足以消耗百噸資源。有研究指,馬拉松涉及龐大碳足跡,一名跑手的年碳排放量多達 4.3 公噸,當中由法國飛往紐約已消耗 3.5 公噸,相當於其排放量的 83%。眼看熱鬧過後,跑道總遺留紙杯、蕉皮、毛巾等驚人垃圾山的問題,到底一場賽事,對環境造成多大傷害?

回收塑膠是科企巨擘的走塑騙局?

全球 10 大最高市值企業中,有 8 間業務與科技相關。隨著碳中和成為全球共識,科技巨頭亦相繼投入低碳轉型,高舉環境永續的旗幟。環保措施的入門第一步往往是走塑和回收,包括收集廢塑膠加工、轉用生物可降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等,以便產品在自然界降解,達成減廢目標。但有專家直斥,此舉無助減少塑膠污染及電子垃圾,甚至會嚴重破壞環境,形容企業實際是偽環保。

瑞士製錶,鋼材再用

瑞士工業每年消耗 12 萬公噸不銹鋼。其中,享譽全球的瑞士製錶業,便是歐洲其中一個不銹鋼需求最大的行業。「瑞士資訊」(SWI)報道,隨著減少對環境影響的呼聲漸長,當地企業家正著手於國內建立鋼材回收鏈,好讓製錶等行業能循環再用珍貴鋼材。

如何滿足未來電動車電池需求?

在疫情之下,去年全球汽車整體銷情低迷,惟電動車銷量不跌反升,大增 41%。一些傳統汽車巨頭更拋出停售燃油車的時間表,例如通用汽車宣佈到 2035 年停售汽油動力和柴油車型,德國 Audi 亦計劃到 2033 年停止生產此類汽車。電動車浪潮乘全球減碳風潮聲勢浩大。電動車的核心是驅動四輪的電池;而要滿足未來電動車的需求,關鍵是要有充足的稀有金屬供應及建立電池回收鏈。

性商品的永續風潮

去年疫情臨城,情侶被困家中,或只能去 Staycation,卻意外壯大情趣用品市場。2020 年全球性玩具銷售額增長達 26%,至 336 億美元,然而垃圾亦隨之增加。性愛玩具大多由 ABS 塑膠、矽膠、電池等材料組成,不能當普通垃圾回收,最終只能被堆填,造成不可逆轉的污染。近年成人玩具行業遂以永續概念設計產品,追求「環保性高潮」外,更希望打開外界對性的禁忌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