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共32篇|

酒、大麻、炸薯條,停擺也要買到的「必需品」

歐洲各地政府要求居民除了購買生活必需品外,應留在家中並保持社交距離。但對於歐洲人而言,生活中的必需品,早已超越柴米油鹽等果腹層次:荷蘭政府下令關閉大麻商店之時,大批市民出門搶購大麻;比利時炸薯條店照常營業;法國人仍能買酒。

顧客不必購物的商場,有甚麼價值?

疫症影響購物意欲,即使要購物,亦轉到網上購買,較安全又方便。這種消費心態很可能延續到疫症之後,到時傳統購物中心該如何自處?解決方案或可參考荷蘭城市格羅寧根市中心的新商場 Forum ,其提供休閒活動予顧客,希望證明不靠購物,商場亦能生存 ——尤其是不上街即能買到衣食住行一切所需的時代。

為何荷蘭監獄少?

荷蘭有著一個不尋常的現象,該國即使將部分監獄租予挪威及比利時,仍沒有足夠的囚犯來填補監獄空間。因為在非必要的情況下,荷蘭會避免將罪犯關進監獄,並將他們轉向參與社區中針對精神病患者的護理計劃。然而,著眼於罪犯的人道權益,而不是懲罰,能否令犯人改過自新?

荷蘭人:把光明留給白日,請還我黑夜的黑

燈光向來是人類物質文明的重要象徵,但荷蘭人近年卻發起全國運動,要求返璞歸真,寧可黑夜回歸漆黑。每年 10 月其中一夜,荷蘭都會舉辦「黑夜之夜」活動,政府部門與企業熄燈一晚,使城市免除光害,讓市民與大自然重新連繫,甚至可在市中心以肉眼觀賞璀璨的銀河。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

阿姆斯特丹旅遊新方式 —— 結一日婚

阿姆斯特丹的遊客超載問題,已影響其宜居性,當地開始採取行動限制當地旅遊業及規範旅客行為。但另一方面,卻有非主流導賞團邀請遊客與當地人結婚一天。「假結婚」包括短暫的蜜月,及探索城市中不太「大路」的景點,以求改善當地人及遊客之間的關係。

【不等價交換】荷蘭人為何以曼克頓,換一座印尼火山島?

紐約曼克頓是當今全球經濟中樞,荷蘭人原本捷足先登在當地殖民,但約莫 350 年前,荷蘭竟為了如今默默無聞的印尼火山島 —— 班達群島,把曼克頓拱手讓予英國。這椿看似蝕大本的交易,其實關乎歐洲人趨之若騖的貴價奢侈品:香料。

3 個荷蘭法院拒絕引渡的理由

不同國家司法制度都有差異,一旦國與國之間有引渡要求,法治、人權便可能成為磋商及達成協議的考慮因素。因此,拒絕移交疑犯不必然等於包庇。近年,荷蘭法院就拒絕了一些國家的引渡要求。法庭關注對方的司法制度,以至一旦疑犯被定罪,所得待遇會否有違人權。這些拒絕引渡的理據或許帶有爭議,但亦有值得參考之處。

鄭立:1661 國姓來襲 —— 鄭成功是姦淫擄掠殺人如麻的海盜,所以他是英雄

只有把歷史人物還原成「人類」的故事,才會回復歷史應有的趣味,而這本「國姓來襲」,正正是做了這樣的工作。這本書講述的就是台灣早期的歷史,鄭成功攻佔台灣的故事,通常漢字創作中講這件事都是用鄭成功當主角,鬼佬當反派吧?

由名畫失竊到偽術家的戲法

荷蘭鹿特丹藝術廳 6 年前發生「現代其中一次最引人注目的藝術品搶劫」,7 幅名畫被劫去,匪徒雖已落網,名畫卻不知所終。匪徒曾一度承認名畫已被燒毀,但近日卻離奇地出現其中一幅失竊已久的畢加索作品「小丑頭」,究竟作品再次出現,是否存在陰謀?

與其回收塑膠,不如焚化?

英國國家審計署(NAO)早前發表報告警告,部分出口到國外的廢塑膠有可能最終沒有得到回收,而是落在堆填區。英國一些地方政府,如史雲頓自治市鎮議會正考慮中止回收塑膠,計劃以焚化處理,將於 12 月投票表決。如何處理塑膠,對於許多市政府而言,確是一道難題。

騎單車要戴頭盔?這不是荷蘭人的常識

騎單車前戴頭盔,是很基本的交通安全常識吧?但荷蘭貴為單車大國,國民日常多以單車代步,竟只有不足 0.5% 的人配戴頭盔,但這絕非缺乏教育所致。不用戴頭盔的秘密,在於荷蘭的單車友善文化,由貫通全國的單車走廊配套、到約定俗成的駕駛習慣,同樣使單車成為安全的代步工具,市民不用獨力承擔安全責任。

為何有德國猶太人加入反猶傾向政黨?

德國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冒起,雖然被批評立場反猶,但卻依然有猶太人主動加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更成立猶太人分支團體 Jews in the AfD,期望長遠吸納更多猶太黨員。事件引發德國猶太社群強烈反響,有組織在法蘭克福發動示威譴責 AfD。究竟是甚麼原因驅使部分猶太人加入有反猶傾向的政黨?這對理解歐洲政治趨勢又有何啟示?

脫歐輸家:除了英國,還有鹿特丹?

脫歐談判再生「口角」。歐盟領袖批評文翠珊的藍圖「並不可行」,文翠珊反指歐盟有欠尊重,亦未能提出替代方案,以盡量減少干擾貿易及避免愛爾蘭邊界重設檢查。但在荷蘭的鹿特丹,人人都已為英國打定「輸數」,將會脫離單一市場及關稅聯盟。他們早有覺悟,只因當地作為全歐最大的港口,將會是脫歐後率先受到打擊的歐盟之地。

李明熙、Kimberlogic:在荷蘭吞雲吐霧 冷雨中賞鬱金香

在阿姆斯特丹抽一根大麻,不用藉口說要入鄉隨俗,更不是要吞雲吐霧麻醉自己,純粹為了在晴朗的一天,坐在公園草地點一根,看著小孩你追我逐地玩耍,百份百感受這個國家的自由。若你來到這個國度,還對大麻、紅燈區等事宜在嘮嘮叨叨,就看不到荷蘭人對事情的開放態度。

4 個介乎在「戰爭與和平」之間的關係

不少人視南北韓首腦會談並簽署的「板門店宣言」,為掀起朝鮮半島和平時代的序章。儘管自 1953 年「朝鮮停戰協定」簽訂以來,南北韓至今再無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但迄今尚未簽署任何和平條約,技術上仍屬戰爭狀態,兩國實際上是在交戰狀態中,經歷六十多年的「和平」時代。事實上,不少國家亦曾長期處於這類戰和之間的關係,兩韓並非唯一個案。

Leeuwarden、Ljouwert 還是 Liwwadden,一個荷蘭小鎮為何擁有 200 個名字?

歷史上,呂伐登是著名的「百名之城(City of 100 Names)」,自 11 世紀到 19 世紀,它先後擁有過 Ljouwert、Liwwadden、Leewadden、Luwt、Leaward 以至 Leoardia 等官方名字。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呂伐登被舉證出現過的拼音變體,甚至多達 225 個。這個位於荷蘭北部的城市,為何曾被賦予二百多個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