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

|共25篇|

29 歲的賀錦麗:與老政客的一段情

若果拜登能夠成功就任美國總統,其副手賀錦麗將會成為美國史上首位亞裔、黑人、以及女性副總統,打破多項紀錄。人們開始回顧賀錦麗多年來的從政之路之餘,也關心她的個人生活,例如她和丈夫的關係。路透社等外媒也考究她在 29 歲時,和 60 歲加州眾議院院長布朗(Willie Brown)的一段戀情。當年還是新晉律師的賀錦麗就得到布朗的提攜,開始平步青雲。

美國大選,為何賓州總是搖擺

每逢美國大選,各個搖擺州份都是兩黨候選人的決勝戰場。其中,賓夕凡尼亞州今屆更可能成為左右大選結果的關鍵州份。「得賓州,得天下」並非空話,據當地地方媒體 York Daily Record 指出,1920 至 2016 年共 25 次總統大選中,其中 20 次跑贏賓州的候選人同時勝出整場大選。然而,要奪下搖擺賓州並不容易。因為在這個掌握 20 張選舉人票的州份,超過 1,200 萬人口分佈在州內不同地區,各有不同取態。

一切都是政治:浮動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本月 18 日逝世,其職位亦告懸空。總統杜林普以避免雙數大法官可能出現 4-4 裁決為由,堅持提名第 9 位大法官,但在總統大選年提名大法官,難免引起爭議。事實上,在 1869 年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不斷變動,亦曾出現雙數,相關人數與任命,一直由政治因素左右;國會亦能通過變動大法官人數,實現所屬黨派的政治目標。

【美國大選】爭取保守派支持,民主黨錯了?

隨著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拜登及杜林普,先後正式接受黨內提名,總統大選氣氛愈趨熾熱。截至 8 月底,拜登在民意調查中仍然領先杜林普,但後者有收窄差距之勢。杜林普與部分傳統保守黨政客關係緊張並不新鮮;拜登的選舉策略之一,就是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 上,找來許多「倒戈」的共和黨前任及現任公職人員公開支持自己。然而,美國左翼雜誌「雅各賓」對其爭取某部分保守派選民支持的策略並不樂觀,認為可能以災難告終。

彈劾總統成敗關鍵,盡在共和黨人手中?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宣佈,正式對總統杜林普展開彈劾調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政治新聞數碼總監 Zachary B. Wolf 撰文,認為最終將難以成事。美國史上從未有成功彈劾總統的案例,而更重要的是,這次與在彈劾前已辭職的尼克遜,以及遭遇彈劾的克林頓有所不同 —— 因為從一開始,便難以令參議員倒戈。

民主黨可如何抵制中國,又避免鸚鵡學舌?

美國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撰文提醒,對華強硬已經是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一致共識,即使杜林普連任失敗,恐怕民主黨亦不會讓步。現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所苦惱,只是如何在抵制中國同時,不會鸚鵡學舌,把杜林普的套路照搬。

民主黨外交政策,與老布殊同歸殊途?

美國前總統老布殊日前離世,民主共和兩黨成員紛紛致辭悼念,對他生前貢獻讚譽有加,尤其是合縱連橫的外交手腕,使冷戰結束未有釀成國際重盪。有前奧巴馬政府官員撰文指,雖然老布殊是共和黨人,但其國際主義的外交方針,早就成為民主黨的嚮導,甚至形容奧巴馬是老布殊外交的真正繼承人。

陶傑:美夢幻滅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一天之內,總統杜林普即解除司法部長塞申斯職務,委任其忠實支持者韋德克頂上;同時在記者會怒斥與他咬文嚼字的有線新聞網絡記者,並宣佈沒收其記者證。這兩招連下殺手,是向美國和世界證明:中期選舉之後,杜林普內政外交,都會將凌厲囂霸的手段升級,而不是向一個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妥協。

美國中期選舉:年輕首投族成關鍵

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共和黨於參議院贏下過半數議席,力保不失,民主黨則取得眾議院控制權,時隔 8 年,重奪多數黨身份。今屆政治氣氛更見濃厚,美國民眾投票意欲大為踴躍,尤其年輕選民人數空前激增,更被視為民主黨與杜林普政權平分秋色的關鍵。「經濟學人」分析指出,民主黨對於拉攏年輕選民的態度,較共和黨積極,而且普遍美國年輕人對杜林普的工作滿意程度只有 26%,更有 59% 的年輕人表示他們是「永遠不會」投票給杜林普。隨著新生代的政治覺悟,以及反對黨回歸國會,有政治分析員形容:「對杜林普來說,挫折只是剛剛開始。」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重奪眾議院,反助杜林普連任?

美國中期選舉今日正式開鑼,將會改選參議院約 3 分 1 議席,以及眾議院全數 435 個議席。現時參眾兩院均由共和黨控制,民主黨固然望能「撥亂反正」,贏得眾議院過半數議席重掌主導。倒是不少共和黨擁躉因厭惡杜林普,決定要倒戈相向,為民主黨再添勝算。不過「華盛頓郵報」分析,共和黨若失眾議院,反而對杜林普有利,助他連任總統。

大遊行過後:爭取加強槍管的青年,真會投票嗎?

上週六在美國各地發動的「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數以十萬人計上街示威,爭取加強槍械管制,當中絕大部分是年輕人 —— 校園槍擊案的受害者,或更多是潛在受害者。他們高呼「VOTE THEM OUT」的口號,呼籲支持者在 11 月舉行的中期選舉,將反對加強槍管的議員趕出國會。但問題是,這些喊得聲嘶力竭的青少年,很多從不投票,甚至並未登記成為選民。8 個月過後,他們真會付諸行動,以選票來發聲嗎?

鄭立:非難!——保皇黨戰民主黨戰共產黨激戰排外法西斯

「非難!」的擴充版,雖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你不會在裡面見到常見的美國日本蘇聯德國英國,而是四個不同的意識形態,分別是保皇黨、民主黨、共產黨和法西斯。遊戲裡每個玩者扮演不同的意識形態,每個意識形態不僅代表一個勢力,它們同時也有不同的特性和計分方式,而最後以最高分者勝利,所以意識形態會影響你的玩法。

這樣寫政治書,人人也想買

近日在亞馬遜暢銷榜上,政治書 Reasons To Vote For Democrats: A Comprehensive Guide 高踞首位,縱然這是本「無字天書」。買家就愛它「掛羊頭賣狗肉」,說要解釋投給民主黨的原因,但結果 266 頁都是白紙,全心諷刺此黨對所有施政範疇皆很無知。但你或許不知道,其實敵對陣營也有這類「留白」作品,既比此書出版更早,也比此書嘲得更狠。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下)

奧巴馬任內 8 年,美國貧富差距擴大?是,也不是。奧巴馬政府在緩和貧富不均方面的支出比例冠絕歷屆總統,任內所有階層工資見漲,基層和中產受惠程度近數十年最大,貧窮人口大幅下降,加上平價醫保法案實行以來,起碼 1,600 萬基層得以津貼投保,即使陷入貧困亦不至於失去醫療保障。生活質素與經濟條件普遍改善之下,為甚麼在數字上貧富程度依然日益懸殊?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上)

奧巴馬卸任在即,各大傳媒盤點任內 8 年經濟政策,一方面肯定奧巴馬帶領美國走出金融海嘯危機,另一方面批評改革措施不足,成果「不夠完美」。經濟雖然是數據主導的範疇,但統計數字並非事實的全部,要客觀評價功過,不可不知其背景。譬如,論斷奧巴馬的經濟遺產之前,不如先問一地經濟與該國領袖有多大關係?

似曾相識的美國大選

最新點票顯示,希拉莉贏多 200 萬以上普選票,然而出於選舉人票制度,與白宮仍失諸交臂,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因而再掀爭議。本屆大選被視為 2000 年戈爾對布殊的翻版,其實,美國早於 19 世紀已有同類選舉結果,甚至出現過「舊版杜林普」候選人,有見及此,有人製作了一幅「總統週期表」,以大選制度及其結果為主題,介紹政治常識之餘亦闡明一個道理:歷史永遠新中帶舊。

陳蕾:在奧巴馬之前,另一位瞄準白宮的黑人領袖

點票後,當選人固然成為萬千焦點,落敗者只得黯然下台,當中有些華麗轉身,投身其他崗位,但更多消失於公眾視線。Huffington Post 的 Podcast 節目 Candidate Confessional 特意訪問多位在美國選舉落敗的公眾人物和有份籌謀的競選經理,剖白承受失敗的心路歷程,當中嘉賓包括在 1984 年和 1988 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著名黑人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