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

|共8篇|

以「俄羅斯奧委會」名義作賽,有多侮辱?

今屆東京奧運禁止俄羅斯選手以國家身份出賽,以作為禁藥問題的懲罰,過往的俄羅斯隊成了俄羅斯奧委會(ROC)代表隊。不過,俄國民眾並不「玻璃心」,他們不太在乎運動員是否以國家名義出賽,因即使沒有國旗、國歌加持,祖國運動員仍能在賽場上收獲多面獎牌。

「沉默就是敵人」:尼日利亞人以發帖對抗 Twitter 禁令

看不順眼就封鎖,大概是很多極權者的「施政」方針。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疑因自己的帖文被刪,近日一聲令下便封了 Twitter 作為報復,司法部長更揚言會對設法使用者予以檢控。但禁得了平台,禁不住反抗。不少民眾持續發帖抗議,展示拒絕順服於專政之心,即使一字一句或許改變不了甚麼,但他們更加認同一則發帖:「沉默就是敵人。」

海外用家 —— 失去 Google 的華為 Mate 30 能值多少?

華為近日推出新智能電話系列 Mate 30,在美國政府的實體清單下,電話無法預載、使用 Google 應用程式及服務。對中國廣大的愛國消費者而言,沒有 Gmail、Google Maps 等應用程式,也許問題不大,反正在中國封鎖之下,本來已無 Google。但身為海外用家,一部無法使用 Google 應用程式的智能電話卻是大大不便。人們不禁要問:Mate 30 能值多少?

手機在歐滯銷,華為改走「榮耀」路線

華為手機在歐洲曾甚吃香,但被美府列入出口黑名單後,旋即遭利潤最高的國際市場唾棄。上週華為創辦人兼行政總裁任正非承認,旗下手機的海外銷量比去年 6 月下跌 40%。美媒 CNN MONEY 分析,華為手機因禁令沒了 Google 服務及支援,而失去了大批歐洲客,還有即將到手的業界龍頭位置。

悉尼禁酒令:禁酒同時禁活力

大城市大多是不夜城,但悉尼中心的深夜,卻是杳無人煙,這並非當地人「深閨」,而是近 5 年前,州政府實施宵禁及限制酒精銷售。一些居民及商家表示,是時候要有所改變,因為危險消除的同時,城市的活力及魅力也因此被消去。近日澳洲記者 Besha Rodell 及 Isabella Kwai 就在 「紐約時報」撰文,深入探討禁酒如何影響悉尼。

納粹宣傳片應在德國解禁嗎?

納粹德國當年能煽動人心,那些宣傳片可謂「功不可沒」。二戰結束至今,仍有 44 套納粹宣傳片被禁止公開放映,惟在演講及討論時才獲准播放。不少人質疑,在這網絡時代,當媒體消費已經徹底改變,相關禁令是否已經過時。電影專家 Anne Siegmayer 近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解釋為何禁令仍是合適和必需。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